李砚,南母终究是忍不住小说-李砚,南母小说叫什么名字

终究是忍不住

终究是忍不住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7-22 17:24:1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女主是南智雅小说《终究是忍不住》,这里提供主角是南智雅李砚南智利的小说阅读。终究是忍不住小说主要讲述了:可仅剩的理智让她终究还是忍住了脚步,南智雅紧紧靠着墙壁,冰冷逐渐蔓延全身。此刻,她和李砚只不过隔着一个拐角的距离,却好似天涯海角,是此生难以到达的彼岸。
节选

“南智利,你没有良心的吗?”南智雅不可置信的朝她走去。到这个时候了,南智利还在颠倒黑白。病床上被她间接害死的,可是她们的亲生母亲!就在这瞬间,李砚上前一步,将面上惊慌的南智利护在身后。他低头冷喝道:“南智雅,你发什么疯!”南智雅抬眼看着他,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她用力眨了眨眼让自己眼前清晰,惨笑一声:“李砚,你睁开眼睛看看,你身后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你这么做!”“难道像你一样,一边吊着我一边勾着林朗,才是值得的人吗?”李砚讽刺的开口。见南智雅似乎要反驳,南智利连忙轻声道:“姐姐,你做的那些事,妈都告诉李少了。”一刹那,南智雅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转头看病床上已无声息的南母。好似一盆冰水迎头浇在脸上,南智雅胸腔中为母亲不甘的怒意,这一刻,尽数化为苦涩和冰冷。她爱的人,以保护神的姿态站在始作俑者身前,对她恶语相向;她的母亲,在临死前还要为了妹妹,将她生命里的爱和希望,尽数剥夺。看着片刻前还张牙舞爪的女人,瞬间塌下肩膀,像是失去了所有生气,李砚心里划过一丝闷闷的情绪。意识到这点,他脸色一沉,很快又重新冷下心肠:“你还有什么话说。”南智雅扯动嘴角,笑的如提线木偶:“没有了,李少。”李砚见她这副样子,越发觉得她做戏已经出神入化。他看了看南母的尸体,突然冷声道:“南伯母的葬礼你就不用来了,像你这种女儿,去了我怕她难过,死的应该是你才对。”南智雅愣住了,脸色一点点的苍白,甚至觉得可能是她幻听,要不怎么会听到这个男人让她去死呢?李砚没有再看她,转身就叫人把南母抬走了。南智利跟在他身后,嘴角不住的向上飞扬。南智雅就这么呆呆的站在空荡的病房,许久,她才轻笑一声。“李砚,如你所愿。”三天后,南母下葬,南智利和李砚走在队伍前面。南智利手里端着南母的遗像,哭的泪眼婆娑。来客见南智雅居然连母亲的葬礼都没有出现,纷纷指责她不孝。南智雅远远跟在灵车后面,送了母亲最后一程。人都走后,她才来到墓前,看着碑上母亲的遗像,眼中却无悲也无怨。南智雅把一捧白菊放在墓碑前,轻轻说:“妈,这一世,你生了我,却从没爱过我。南智利的事我不会再说,欠你的我还清了。”她捂住胃,忍住那快逼得她窒息的疼,惨淡一笑:“现在我也要死了。你欠我的,也不用还,只愿我们下辈子再也没有纠葛。”

“南智利,你没有良心的吗?”南智雅不可置信的朝她走去。

到这个时候了,南智利还在颠倒黑白。

病床上被她间接害死的,可是她们的亲生母亲!

就在这瞬间,李砚上前一步,将面上惊慌的南智利护在身后。

他低头冷喝道:“南智雅,你发什么疯!”

南智雅抬眼看着他,眼中蒙上一层水雾。

她用力眨了眨眼让自己眼前清晰,惨笑一声:“李砚,你睁开眼睛看看,你身后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你这么做!”

“难道像你一样,一边吊着我一边勾着林朗,才是值得的人吗?”李砚讽刺的开口。

见南智雅似乎要反驳,南智利连忙轻声道:“姐姐,你做的那些事,妈都告诉李少了。”

一刹那,南智雅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转头看病床上已无声息的南母。

好似一盆冰水迎头浇在脸上,南智雅胸腔中为母亲不甘的怒意,这一刻,尽数化为苦涩和冰冷。

她爱的人,以保护神的姿态站在始作俑者身前,对她恶语相向;

她的母亲,在临死前还要为了妹妹,将她生命里的爱和希望,尽数剥夺。

看着片刻前还张牙舞爪的女人,瞬间塌下肩膀,像是失去了所有生气,李砚心里划过一丝闷闷的情绪。

意识到这点,他脸色一沉,很快又重新冷下心肠:“你还有什么话说。”

南智雅扯动嘴角,笑的如提线木偶:“没有了,李少。”

李砚见她这副样子,越发觉得她做戏已经出神入化。

他看了看南母的尸体,突然冷声道:“南伯母的葬礼你就不用来了,像你这种女儿,去了我怕她难过,死的应该是你才对。”

南智雅愣住了,脸色一点点的苍白,甚至觉得可能是她幻听,要不怎么会听到这个男人让她去死呢?

李砚没有再看她,转身就叫人把南母抬走了。

南智利跟在他身后,嘴角不住的向上飞扬。

南智雅就这么呆呆的站在空荡的病房,许久,她才轻笑一声。

“李砚,如你所愿。”

三天后,南母下葬,南智利和李砚走在队伍前面。

南智利手里端着南母的遗像,哭的泪眼婆娑。

来客见南智雅居然连母亲的葬礼都没有出现,纷纷指责她不孝。

南智雅远远跟在灵车后面,送了母亲最后一程。

人都走后,她才来到墓前,看着碑上母亲的遗像,眼中却无悲也无怨。

南智雅把一捧白菊放在墓碑前,轻轻说:“妈,这一世,你生了我,却从没爱过我。南智利的事我不会再说,欠你的我还清了。”

她捂住胃,忍住那快逼得她窒息的疼,惨淡一笑:“现在我也要死了。你欠我的,也不用还,只愿我们下辈子再也没有纠葛。”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