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南智雅,我耐心不多-李砚,林朗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南智雅,我耐心不多

南智雅,我耐心不多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7-22 10:27: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南智雅我耐心不多》是一本不可多得优质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南智雅李砚陆文彦之间的故事,已经为你整理好了,南智雅我耐心不多该小说讲述了:林朗神色狰狞了一瞬,立马恢复冷静,沉着脸开口:“李砚,这是南智雅的家,你凭什么替她做主?”李砚露出一个笑,森森白牙,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这女人,前不久还在我这里要了五十万,你说,她拿什么换的?”
节选

南智雅下意识的用手中的钥匙狠狠往男人头上砸了一下,趁着林朗吃痛松手的空挡飞速往楼下跑。可男人的反应比她想象的要快得多,南智雅还没跑到楼梯口,便被林朗一把拉了回去。男人粗暴的从她口袋里拿出钥匙,将她推进了房间里。看着浑身带着邪佞气息的男人,南智雅无措的退到沙发后,她心中止不住的颤抖:“林朗,你又想干什么!”林朗嘴角微勾,步步逼近反问道:“你说呢,南智雅?”上挑的尾音,带来的是无尽的危险,南智雅在那一瞬间,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与恶魔相对,对于林朗的人品,她不敢恭维。可此时此刻,她根本找不到自救的办法。“林朗,你别过来了!”南智雅有些崩溃的喊道。林朗就停下了脚步,他静静的看着南智雅,眼里似是怀念似是贪婪。南智雅稳了稳心神:“林朗,南家欠你的已经还清了,我不欠你什么,你放过我吧。”林朗拧了眉,不悦的开口:“你我并不相欠,但你本该是我的妻子。”“林朗!当年是你仗着家世想要上门强娶我!我从未喜欢过你!”“南智雅,当年是你自己答应你父亲要嫁给我。你都进了林家的门,怎么算是强娶?”林朗不紧不慢的开口。南智雅已经退到了窗边,她有些失控的大喊道:“当年是我爸爸以李砚母亲要挟我,我不得不答应。我是进了林家,可我却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不是吗!”这个孩子是她不可提及的痛处,此刻说出来,依旧是心痛如绞。南智雅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林朗看出了这一点,便不再出声刺激她,而是快步上前将她压在墙壁与自己之间。他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将南智雅钳制在怀里。他不顾南智雅的挣扎,右手缓缓抚上她的脸,目光流连在女人白皙的锁骨上:“南智雅,两年前的今天,我就该要了你。”“你不要再说了!”南智雅想起那晚的痛楚,只觉得身上每一处都泛起难堪。“砰!”林朗还想说什么,身后传来一声巨响。两人看去,却见门口站着的,不是李砚还有谁?“你们在干什么!”李砚眼里寒芒闪烁。林朗换了个姿态,将南智雅挡在身后,正对着李砚。南智雅求助的看向李砚,却没从那人的眼里,看出丝毫救赎的意味。两个男人之间涌动着一触即发的火星。李砚已然不是当年那个毫无根基的穷小子,只是站在那里,便给人带去无言的压迫。林朗也是豪门大少当惯了,从来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只是,当年随意可以处置的男人,现在却成了一句话便能决定林家前途的李家掌权人。

南智雅下意识的用手中的钥匙狠狠往男人头上砸了一下,趁着林朗吃痛松手的空挡飞速往楼下跑。

可男人的反应比她想象的要快得多,南智雅还没跑到楼梯口,便被林朗一把拉了回去。

男人粗暴的从她口袋里拿出钥匙,将她推进了房间里。

看着浑身带着邪佞气息的男人,南智雅无措的退到沙发后,她心中止不住的颤抖:“林朗,你又想干什么!”

林朗嘴角微勾,步步逼近反问道:“你说呢,南智雅?”

上挑的尾音,带来的是无尽的危险,南智雅在那一瞬间,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与恶魔相对,对于林朗的人品,她不敢恭维。可此时此刻,她根本找不到自救的办法。

“林朗,你别过来了!”南智雅有些崩溃的喊道。

林朗就停下了脚步,他静静的看着南智雅,眼里似是怀念似是贪婪。

南智雅稳了稳心神:“林朗,南家欠你的已经还清了,我不欠你什么,你放过我吧。”

林朗拧了眉,不悦的开口:“你我并不相欠,但你本该是我的妻子。”

“林朗!当年是你仗着家世想要上门强娶我!我从未喜欢过你!”

“南智雅,当年是你自己答应你父亲要嫁给我。你都进了林家的门,怎么算是强娶?”林朗不紧不慢的开口。

南智雅已经退到了窗边,她有些失控的大喊道:“当年是我爸爸以李砚母亲要挟我,我不得不答应。我是进了林家,可我却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不是吗!”

这个孩子是她不可提及的痛处,此刻说出来,依旧是心痛如绞。

南智雅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林朗看出了这一点,便不再出声刺激她,而是快步上前将她压在墙壁与自己之间。

他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将南智雅钳制在怀里。

他不顾南智雅的挣扎,右手缓缓抚上她的脸,目光流连在女人白皙的锁骨上:“南智雅,两年前的今天,我就该要了你。”

“你不要再说了!”南智雅想起那晚的痛楚,只觉得身上每一处都泛起难堪。

“砰!”

林朗还想说什么,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两人看去,却见门口站着的,不是李砚还有谁?

“你们在干什么!”李砚眼里寒芒闪烁。

林朗换了个姿态,将南智雅挡在身后,正对着李砚。

南智雅求助的看向李砚,却没从那人的眼里,看出丝毫救赎的意味。

两个男人之间涌动着一触即发的火星。

李砚已然不是当年那个毫无根基的穷小子,只是站在那里,便给人带去无言的压迫。

林朗也是豪门大少当惯了,从来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

只是,当年随意可以处置的男人,现在却成了一句话便能决定林家前途的李家掌权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