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你要幸福啊-李砚,都是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你要幸福啊

你要幸福啊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7-22 09:31:3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提供《你要幸福啊》小说的在线阅读,该小说讲述了李砚南智利和南智雅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你要幸福啊该小说讲述了:看着母亲不断蠕动的嘴唇,南智雅忍着泪凑过去——“好好照顾你妹妹,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准对她不利。不然我死都不会放过你……”
节选

接下来,南母又添油加醋的说了南智雅当年跟李砚交往的过程中,还与林朗有染的话。大概是母女连心,南母和南智利说出的话都是一模一样。​李砚沉默半晌后发出一声嗤笑,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推开门走了出去。他脚步飞快,向来表情不多的脸上,再次因为南智雅染上了怒意。来到走廊尽头,一个女人的身影突然从电梯出来。李砚顿在了脚步。南智雅抬眼,也愣在了原地。四目相对,南智雅漂亮的眼不自觉的瞪大。她心里装着千言万语,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奈痛处,万般情绪。李砚也看着她,心中升腾着暴虐的戾气,眼神冷的有如实质。但他什么都没说,收回目光,像是不认识南智雅这个人一样,侧身越过她离开了。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南智雅呆呆的站在原地,只觉心中最后一点温度都随之离开了。她无神无声的走到南母的病房门口,却看到南智利紧紧依偎在南母怀里,高兴地说道:“妈,你对我可真好!”“傻孩子,你是我的宝贝女儿,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南母慈爱的拍了拍她的头。南智雅觉得仿佛有把钝刀子,在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里慢慢研磨。那种神情,是她可想不可及的温暖,是她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有的区别对待。从小到大,南智利有的永远都比她好。不管对错,永远都是她给南智利道歉。她虽有南家大小姐的名头,但得到的只有父母的忽视和漠然。“妈,我先走了,我晚上要跟李砚参加晚宴,就不能来看你了。”她听到南智利说。这句话给南智雅心里的那把刀加了力,瞬间将她捅了个对穿。南智利推开门看见南智雅,却是不屑一笑,连句招呼都不打就快乐的离开了。南母抬头看到了愣在门口,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南智雅。却是当即脸色一沉,骂了一句:“你来干什么,一副晦气样!”南智雅张了张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终于,她说:“妈,我也是你的女儿。”南母脸色一变,刻薄的开口:“自打你出生,就有大师说你命格不好!果然,南家破产,你爸死了,我也身患重病。就因为你是我女儿,一切的灾难都是你带来的!”南智雅仓皇的退了几步,看着亲妈充满厌恶的脸,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南母没心思跟她多说,直接厌恶的开口:“你走,我不需要你这种丧门星女儿!”南智雅的眼眶越发的红,面对这个生了自己的人,终究是说不出什么,只能颓然离开。

接下来,南母又添油加醋的说了南智雅当年跟李砚交往的过程中,还与林朗有染的话。

大概是母女连心,南母和南智利说出的话都是一模一样。

李砚沉默半晌后发出一声嗤笑,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脚步飞快,向来表情不多的脸上,再次因为南智雅染上了怒意。

来到走廊尽头,一个女人的身影突然从电梯出来。

李砚顿在了脚步。

南智雅抬眼,也愣在了原地。

四目相对,南智雅漂亮的眼不自觉的瞪大。

她心里装着千言万语,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奈痛处,万般情绪。

李砚也看着她,心中升腾着暴虐的戾气,眼神冷的有如实质。

但他什么都没说,收回目光,像是不认识南智雅这个人一样,侧身越过她离开了。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南智雅呆呆的站在原地,只觉心中最后一点温度都随之离开了。

她无神无声的走到南母的病房门口,却看到南智利紧紧依偎在南母怀里,高兴地说道:“妈,你对我可真好!”

“傻孩子,你是我的宝贝女儿,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南母慈爱的拍了拍她的头。

南智雅觉得仿佛有把钝刀子,在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里慢慢研磨。

那种神情,是她可想不可及的温暖,是她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有的区别对待。

从小到大,南智利有的永远都比她好。

不管对错,永远都是她给南智利道歉。她虽有南家大小姐的名头,但得到的只有父母的忽视和漠然。

“妈,我先走了,我晚上要跟李砚参加晚宴,就不能来看你了。”她听到南智利说。

这句话给南智雅心里的那把刀加了力,瞬间将她捅了个对穿。

南智利推开门看见南智雅,却是不屑一笑,连句招呼都不打就快乐的离开了。

南母抬头看到了愣在门口,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南智雅。

却是当即脸色一沉,骂了一句:“你来干什么,一副晦气样!”

南智雅张了张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终于,她说:“妈,我也是你的女儿。”

南母脸色一变,刻薄的开口:“自打你出生,就有大师说你命格不好!果然,南家破产,你爸死了,我也身患重病。就因为你是我女儿,一切的灾难都是你带来的!”

南智雅仓皇的退了几步,看着亲妈充满厌恶的脸,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

南母没心思跟她多说,直接厌恶的开口:“你走,我不需要你这种丧门星女儿!”

南智雅的眼眶越发的红,面对这个生了自己的人,终究是说不出什么,只能颓然离开。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