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涉这是你的当票-姜涉,梅岳绾姜涉这是你的当票在线阅读

姜涉这是你的当票

姜涉这是你的当票

作者:吾玉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21 18:25:0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姜涉这是你的当票》小说为吾玉的倾情力作,讲述了梅岳绾姜涉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姜涉这是你的当票该小说讲述了:梅岳绾摇摇头:“没什么意思,就是因为没意思……”她似笑似叹,白琉璃般的眼底却掩着一丝哀伤:“这么多年,我觉得没意思了,从今往后,你想去哪就去哪吧,不会再有人拦着你了。”
节选

阳光炙热,姜涉不易察觉地上前一步,以后背挡住炙阳,低头对伞下人道:“你来这做什么?”梅岳绾一双瞳孔依然白似琉璃,抬首望着姜涉,轻轻道:“姜涉,今天是我的生辰,你会回去一起吃饭吗?”“我……”姜涉顿了顿:“恐怕不会回去。”他语气不太自然,只因先前他便说过这天他要去押镖,结果人却在镖局里和师妹闲谈,这种被当场戳穿的感觉让他有些不自在。梅岳绾却不甚在意,只是莞尔一笑:“是啊,我知道你不会回去,所以我便来找你了。”她慢慢摸向胸前,取出那张薄薄的纸,迎着院落斜风,微眯了眼眸。“姜涉,这是你的当票,从今天起,还给你了,你自由了。”她每一个字都极轻极缓,落下时却如巨雷一般,不仅让姜涉神情一震,更叫院中一片哗然。梅家当铺的这张薄纸,牵制了姜涉数十年,因典当规矩,他既无法自赎其身,也无法叫任何人替他赎当,镖局的人想要为他出头都不能。可现在,梅岳绾居然就那么轻易地拿出来,当着他的面,说要还他自由。姜涉勉力平复起伏的胸膛,盯着伞下那张脸:“你这是什么意思?”梅岳绾摇摇头:“没什么意思,就是因为没意思……”她似笑似叹,白琉璃般的眼底却掩着一丝哀伤:“这么多年,我觉得没意思了,从今往后,你想去哪就去哪吧,不会再有人拦着你了。”当票被塞入姜涉手心,竹骨伞下的身影忽然显得那样单薄,“送给你,你一定未给我准备生辰礼物,但不要紧,我送给你也是一样的。”“因为,这也是送给我自己的。”雪白的面孔深吸口气,风中衣裙拂动,带着些许怅然,些许解脱。“姜涉,你不知道吧,喜欢你……真的太辛苦了,我好像没有力气了,也不想再日复一日地等待了,就停在这里吧,我把当票还给你,随你去哪闯荡都好,我们就当从未相识过,我不再记挂你,你也别再厌恶我了,行不行?”姜涉怔怔地握着那张当票,一动不动地看着伞下的人,脑袋空了般。他理当狂喜才对,可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反而有一股无以言说的荒谬从脚底升起。炙阳烤着后背,人却已在恍惚间,置身到多年前一个冬日,漫天飞雪,寒风凛冽。他听到一记稚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清清浅浅的,笑中带着柔软的善意。“爹,你看,那个小哥哥的眉毛好漂亮啊。”嗡然一声,镜像坠在雪地中,一切戛然而止,堪堪停在这里。(二)浔阳城的那年冬天,雪积了三尺厚,比往年都要冷,梅家当铺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柜台下争执着。那大的是城里有名的赌徒,小的是他儿子,才七八岁的模样,穿得很是单薄破旧,眉目却极为坚毅,死死拖住父亲。“不行,不能当,娘说了,这是家里最后一点值钱的东西了,当了都不能过年了……”那赌徒老子暴躁得很,一脚将儿子踹开,毫不留情:“滚滚滚,死一边儿去,别妨碍老子发财!”他说着扬手一抖,柜台上立刻洒满一堆乱糟糟的物什,那掌事皱眉摇头,赌徒却毫不在意,将碎银和票据一把卷入怀中,急切地就欲奔出门,改改手气去谋他的“生财大计”。孩子见状,脸色一白,没拖住父亲,反而被他掀倒在地,跌坐在柜台下半天没起。便在这时,一个声音自大堂一侧传出——

阳光炙热,姜涉不易察觉地上前一步,以后背挡住炙阳,低头对伞下人道:“你来这做什么?”

梅岳绾一双瞳孔依然白似琉璃,抬首望着姜涉,轻轻道:“姜涉,今天是我的生辰,你会回去一起吃饭吗?”

“我……”姜涉顿了顿:“恐怕不会回去。”

他语气不太自然,只因先前他便说过这天他要去押镖,结果人却在镖局里和师妹闲谈,这种被当场戳穿的感觉让他有些不自在。

梅岳绾却不甚在意,只是莞尔一笑:“是啊,我知道你不会回去,所以我便来找你了。”

她慢慢摸向胸前,取出那张薄薄的纸,迎着院落斜风,微眯了眼眸。

“姜涉,这是你的当票,从今天起,还给你了,你自由了。”

她每一个字都极轻极缓,落下时却如巨雷一般,不仅让姜涉神情一震,更叫院中一片哗然。

梅家当铺的这张薄纸,牵制了姜涉数十年,因典当规矩,他既无法自赎其身,也无法叫任何人替他赎当,镖局的人想要为他出头都不能。

可现在,梅岳绾居然就那么轻易地拿出来,当着他的面,说要还他自由。

姜涉勉力平复起伏的胸膛,盯着伞下那张脸:“你这是什么意思?”

梅岳绾摇摇头:“没什么意思,就是因为没意思……”

她似笑似叹,白琉璃般的眼底却掩着一丝哀伤:“这么多年,我觉得没意思了,从今往后,你想去哪就去哪吧,不会再有人拦着你了。”

当票被塞入姜涉手心,竹骨伞下的身影忽然显得那样单薄,“送给你,你一定未给我准备生辰礼物,但不要紧,我送给你也是一样的。”

“因为,这也是送给我自己的。”雪白的面孔深吸口气,风中衣裙拂动,带着些许怅然,些许解脱。

“姜涉,你不知道吧,喜欢你……真的太辛苦了,我好像没有力气了,也不想再日复一日地等待了,就停在这里吧,我把当票还给你,随你去哪闯荡都好,我们就当从未相识过,我不再记挂你,你也别再厌恶我了,行不行?”

姜涉怔怔地握着那张当票,一动不动地看着伞下的人,脑袋空了般。

他理当狂喜才对,可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反而有一股无以言说的荒谬从脚底升起。

炙阳烤着后背,人却已在恍惚间,置身到多年前一个冬日,漫天飞雪,寒风凛冽。

他听到一记稚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清清浅浅的,笑中带着柔软的善意。

“爹,你看,那个小哥哥的眉毛好漂亮啊。”

嗡然一声,镜像坠在雪地中,一切戛然而止,堪堪停在这里。

(二)

浔阳城的那年冬天,雪积了三尺厚,比往年都要冷,梅家当铺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柜台下争执着。

那大的是城里有名的赌徒,小的是他儿子,才七八岁的模样,穿得很是单薄破旧,眉目却极为坚毅,死死拖住父亲。

“不行,不能当,娘说了,这是家里最后一点值钱的东西了,当了都不能过年了……”

那赌徒老子暴躁得很,一脚将儿子踹开,毫不留情:“滚滚滚,死一边儿去,别妨碍老子发财!”

他说着扬手一抖,柜台上立刻洒满一堆乱糟糟的物什,那掌事皱眉摇头,赌徒却毫不在意,将碎银和票据一把卷入怀中,急切地就欲奔出门,改改手气去谋他的“生财大计”。

孩子见状,脸色一白,没拖住父亲,反而被他掀倒在地,跌坐在柜台下半天没起。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自大堂一侧传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