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赖上我了?by丢了一只龙-丢了一只龙的小说你这是赖上我了?

你这是赖上我了?

你这是赖上我了?

作者:丢了一只龙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7-21 15:47:3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解约 第2章 换角 第3章 替身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抖音热文《你这是赖上我了》的男女主是苏贝陆赫霆安锦,在这里提供你这是赖上我了阅读,内容高潮迭起,值得一看。你这是赖上我了该小说讲述了:一瞬间,苏贝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了般,僵在了原地,满眼空洞。“债主上门要债,也是你指使的么?”苏贝满是质问的话语冲出了喉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陆赫霆声音依旧冷漠无情。
节选

良久,医生才从里面出来:“你就是病人家属?请节哀,我们尽力了。”苏贝看着躺在病床上白布蒙过头顶的人,腿一软:扶着墙才堪堪站稳。她颤抖的伸出手掀开白布,看着苏母灰败的面容,一口血从胸腔涌上,被她生生的压了下去。缓缓将白布盖回:她哑声道:“我爸……怎么样了?”“苏先生没什么大碍,只是伤到了小腿骨,好好养着,以后不会影响生活。”医生说着,拿过缴费单递给苏贝,“这是手术费与住院费:麻烦你去缴纳一下。”苏贝沉默的接过,看着上面的数字,眼前一阵晕眩。苏家破产时欠下的债务,公司的违约金,再加上这些药费……苏贝深吸一口气,债务压身的感觉似是要将她压垮!而如今,她能求的人也不过就那一个!想到刚刚离开陆氏时:陆赫霆的态度,苏贝满心冰凉。那个男人…真的会帮她么?!抱着疑惑,苏贝刚刚走出医院门,就被人群围住。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叽叽喳喳,各种质问纷沓而至。那一刻,她恍若陷入了一个魔咒,她什么都听不清,只能看到记者的嘴不断动作着。她陷在其中,避无可避。“唰一一!”一道水声响起,周围忽然恢复了寂静。记者惊愕的看着满身油漆的苏贝,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而苏贝看着满手的猩红,有心辩解什么,最后只是沉默离开。人心偏失,她就是解释了,又有谁会信。顶着这样的狼狈模样回到陆氏,苏贝进到洗手间,将脸上的油漆洗净。即使是来寻陆赫霆帮助,她也下意识的想要将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他。趁着前台不注意上了二十三层,刚要推开陆赫霆办公室的门,却在听见里面传来的话时,生生的顿在了原地。办公室内。陆赫霆看着桌前站着的喻森,沉声道:“你是为了苏贝在指责我?!”“我只是觉得如果苏小姐知道您做过的事,就不会缠着您了。毕竟苏家破产,她被解约,还有最近网上的一切,都是您在背后推波助澜。”喻森说这话时,扫了眼手机上的提示消息。“陆家的事你清楚,我做的这一切,不过是我该做的。”陆赫霆冷声说道。“可是您父母的死是意外,苏先生的车祸却是您一手造就。”喻森反驳着,而后压低了声线道,“当然,您也间接害死了苏小姐的母亲。”陆赫霆闻言眼睛猛然一缩,其中闪过抹挣扎。喻森将一切看在眼中,后退了一步道:“辞呈我已经交到人事,今天跟您说这些,只是希望您好好想想,苏先生纵然可恶,可这一切和苏小姐又有什么关系?”他是故意的?!可苏贝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她大步上前,高声质问道:“陆赫霆,你说话!”

良久,医生才从里面出来:“你就是病人家属?请节哀,我们尽力了。”

苏贝看着躺在病床上白布蒙过头顶的人,腿一软:扶着墙才堪堪站稳。

她颤抖的伸出手掀开白布,看着苏母灰败的面容,一口血从胸腔涌上,被她生生的压了下去。

缓缓将白布盖回:她哑声道:“我爸……怎么样了?”

“苏先生没什么大碍,只是伤到了小腿骨,好好养着,以后不会影响生活。”医生说着,拿过缴费单递给苏贝,“这是手术费与住院费:麻烦你去缴纳一下。”苏贝沉默的接过,看着上面的数字,眼前一阵晕眩。

苏家破产时欠下的债务,公司的违约金,再加上这些药费……

苏贝深吸一口气,债务压身的感觉似是要将她压垮!

而如今,她能求的人也不过就那一个!

想到刚刚离开陆氏时:陆赫霆的态度,苏贝满心冰凉。

那个男人…真的会帮她么?!

抱着疑惑,苏贝刚刚走出医院门,就被人群围住。

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叽叽喳喳,各种质问纷沓而至。

那一刻,她恍若陷入了一个魔咒,她什么都听不清,只能看到记者的嘴不断动作着。

她陷在其中,避无可避。

“唰一一!”

一道水声响起,周围忽然恢复了寂静。

记者惊愕的看着满身油漆的苏贝,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而苏贝看着满手的猩红,有心辩解什么,最后只是沉默离开。

人心偏失,她就是解释了,又有谁会信。

顶着这样的狼狈模样回到陆氏,苏贝进到洗手间,将脸上的油漆洗净。

即使是来寻陆赫霆帮助,她也下意识的想要将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他。

趁着前台不注意上了二十三层,刚要推开陆赫霆办公室的门,却在听见里面传来的话时,生生的顿在了原地。

办公室内。

陆赫霆看着桌前站着的喻森,沉声道:“你是为了苏贝在指责我?!”

“我只是觉得如果苏小姐知道您做过的事,就不会缠着您了。毕竟苏家破产,她被解约,还有最近网上的一切,都是您在背后推波助澜。”喻森说这话时,扫了眼手机上的提示消息。“陆家的事你清楚,我做的这一切,不过是我该做的。”陆赫霆冷声说道。

“可是您父母的死是意外,苏先生的车祸却是您一手造就。”喻森反驳着,而后压低了声线道,“当然,您也间接害死了苏小姐的母亲。”

陆赫霆闻言眼睛猛然一缩,其中闪过抹挣扎。

喻森将一切看在眼中,后退了一步道:“辞呈我已经交到人事,今天跟您说这些,只是希望您好好想想,苏先生纵然可恶,可这一切和苏小姐又有什么关系?”

他是故意的?!

可苏贝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她大步上前,高声质问道:“陆赫霆,你说话!”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