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悴闻喜公主-陈医官,明儿红颜悴闻喜公主章节试读

红颜悴闻喜公主

红颜悴闻喜公主

作者:大风起兮云飞扬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21 14:45:2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红颜悴闻喜公主》是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小说,情节与文笔俱佳,红颜悴闻喜公主主要讲述了:"嫂嫂,"卓玛也看看我"嫂嫂只是长的小,比我还大一岁呢。"羌王摆摆手:"你们去玩吧。"走了。我七姐姐十五岁的时候都誉满京城,是第一美人了,我特喵还是个小娃娃?
节选

谁知八哥听了抚掌大笑:"好主意,小十一,不战而屈人之兵。"出了城门,小桃子看着我故作老城的说:"公主,想哭就哭吧,到了羌国可就不能哭了,八皇子说当着外人的面哭,会被人看不起。"我爬在小桃子怀里哭的昏天暗地,小桃子大概只是跟我客气一句,没想到我真哭,还哭的这么惨烈,慌了手脚安慰我。后来到了羌国还真没哭过,比如现在,我在大风沙中紧抱着车轱辘,被吹的满脸沙都没哭。羌王带人赶来的时候,看到东倒西歪的车队以及吹的灰不溜秋的我,压根没看清楚我长什么样。我也没看清楚他长啥样,风沙眯眼了。羌国的宫殿用灰色大石砌成,庄严肃穆,远远看去如雄踞在沙漠里的猛兽。据说羌王把最豪华的一间房子给了我,装饰的色彩斑斓。我看着一屋子满目琳琅色彩各异的装饰,叹了口气,吩咐了小桃子带人慢慢收拾改动,在不辜负了别人美意的情况下,尽量让这间屋子看起来正常一些,我好难。三天后,举行了大婚典礼,我正式成为羌王的大妃,还是不知道自己夫君长什么样,典礼时满头珠翠晃过来晃过去,羌王离的也远,看不清楚,大婚典礼完事后,羌王遣人来说公务繁忙,让我早早安歇。我估计羌王怕我是个细作,打算给我娶过来供起来。我让小桃子关了门,招来陪我和亲的宫人,正色道:"你们现在是我身边亲近的人,我们刚来人家地盘,要谨言慎行,万不可让人抓了把柄,你们跟着我安安分分的过日子,我便好好护着你们。"跟我来的人,就是锅大杂烩,有贵妃的人,父皇的人,太子的人以及别人的人,我怕这些人里有几个二愣子,在人家地盘上瞎搞,回来连累我这无辜的炮灰公主,让他们能安分一阵是一阵。我关起门来不出院子,时间长了,大家看我挺安静,便开始有人来串门。开始来的是个穿红衣服的姑娘,叫卓玛还是啥,在我这儿吃了顿午饭又来吃晚饭,第二天我还没起,在外面拍门:"嫂嫂开门,早饭做好没。"小桃子开了门,呼啦啦进来好几个,又两个月后,我带来的满满两车粮食,吃没了。可是跟羌王后宫的女人都混熟了,我这院子天天热闹的紧,她们今天带个羊腿,明天带个兔子,我的厨子忙的底朝天。与大家开始走动后,我让小桃子把原来的衣裙改了改,裙子短了些,袖子窄一些,原来那个飘飘欲仙的广袖吃起烤肉来不是那么方便,头发挽了个单螺髻,插了根鎏金荷花簪,方便利落。卓玛说我的簪子好看,我便又从嫁妆里翻了翻,项圈,镯子送出去好多个,然后我的人缘越来越好了,卓玛开始带我出去逛。便遇见了羌王。那是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眉眼深邃,五官立体,黑是黑了点,倒是不难看。整个人站在那里不怒自威,很有上位者的气势。卓玛很自豪:"我大哥,我们的王。"又拉了我:"大哥,这是嫂嫂。"卓玛力气大,给我攥了个趔趄,我尴尬的微笑行礼,成亲几个月终于见到了我那传说中子民万分景仰的夫君。当然,这些传说是卓玛告诉我的,就是他哥怎么英明神武,怎么治国有方,怎么怎么厉害。英明神武的羌王点了一下他高贵的头,顺便打量了我一眼:"怎么是个小娃娃?"我去,小娃娃,你才小娃娃,老娘已经15岁了,是少女,长的还挺好看的少女。可是看着身边比我小一岁的卓玛都比我高了一个头,算了,我还会长高的。"嫂嫂,"卓玛也看看我"嫂嫂只是长的小,比我还大一岁呢。"羌王摆摆手:"你们去玩吧。"走了。我七姐姐十五岁的时候都誉满京城,是第一美人了,我特喵还是个小娃娃?日子就那么一晃,三年过去了,我依旧在羌王的后宫做摆设,羌王孩子都生了好几个,这精力,啧啧。我也没成炮灰,大约是我父皇日日吃着流心山楂糕,不忍心了。锦姑姑告诉我刘都指挥使在郓城,主管边境军事贸易,各项事宜处理得当,天盛得利,也没让羌国太吃亏,这仗暂时便不用打,我的小命也暂时保住了。我说怪不得我天盛朝繁荣昌盛,一个五品边将都有此才能,锦姑姑顿了顿,大概想说:你是不是傻,忍住了,说:"娴妃娘娘未出阁时,爱女扮男装惩强扶弱,与闹市救过当时年少的挨揍的刘都指挥使,后来还差点拜了把子,被将军拦住了。娘娘进宫后,老奴听说刘家公子病了一阵子,好了,就离了京城守边境了。"我喝着果子酒,听的津津有味,哎呀,我母妃还有这么一段往事,这刘都指挥使本来以为自己喜欢上一男子各种纠结难过,后来又发现是个女子欣喜不已,还没有所动作,这女子又进了宫,这是怎样一个百转千回千回百转的故事啊。我突然受到启发,在小桃子进来送点心时说:"桃子,我给你说门亲事吧,你这年纪在天盛孩子都满地跑了。"小桃子放下点心,头也不抬:"奴婢不嫁,奴婢要陪着大妃。"我很是感动:"我觉着小陈医官还是不错的。""那行。"小桃子飞快的答到,顺便含羞带怯的低了头。我本来准备再说说小陈医官的优点,没想到反转这么快,长篇大论只好憋回肚子里,很是郁郁"赶明儿我问问小陈医官。"第二天刚吃完早饭,小桃子就不断的暗示我赶紧去问问。我说的赶明儿它是过两天或者三天的,是个概数,小桃子觉的赶明儿就是明天,那就去吧。小陈医官醉心医药学,只喜欢给人看病,天天带着两个小药童忙进忙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研究草,我又身体健康吃嘛嘛香,已经有段日子没见着小陈医官了。这几年,小陈医官在羌王宫里也算小有名气,起初没有羌国人找他看病,刚来的外族人,人家不信任。后来小陈医官免费看病并免费赠送草药,我那两大车药草很快就不多了,话说我们主仆这爱白送人东西的毛病,真是要命,在小陈医官送出去我一根大人参后,锦姑姑捶胸顿足,值钱的玩意就那么些,快被你俩败光了,把剩下的一根锁到自己屋子里了。我溜达进去的时候,小陈医官正忙着写医案,没顾得上理我。我只好等他写完了,清了清嗓子:"小陈医官,我来是跟你说个事。我想给你说个亲。"

谁知八哥听了抚掌大笑:"好主意,小十一,不战而屈人之兵。"

出了城门,小桃子看着我故作老城的说:"公主,想哭就哭吧,到了羌国可就不能哭了,八皇子说当着外人的面哭,会被人看不起。"

我爬在小桃子怀里哭的昏天暗地,小桃子大概只是跟我客气一句,没想到我真哭,还哭的这么惨烈,慌了手脚安慰我。后来到了羌国还真没哭过,比如现在,我在大风沙中紧抱着车轱辘,被吹的满脸沙都没哭。

羌王带人赶来的时候,看到东倒西歪的车队以及吹的灰不溜秋的我,压根没看清楚我长什么样。我也没看清楚他长啥样,风沙眯眼了。

羌国的宫殿用灰色大石砌成,庄严肃穆,远远看去如雄踞在沙漠里的猛兽。据说羌王把最豪华的一间房子给了我,装饰的色彩斑斓。我看着一屋子满目琳琅色彩各异的装饰,叹了口气,吩咐了小桃子带人慢慢收拾改动,在不辜负了别人美意的情况下,尽量让这间屋子看起来正常一些,我好难。

三天后,举行了大婚典礼,我正式成为羌王的大妃,还是不知道自己夫君长什么样,典礼时满头珠翠晃过来晃过去,羌王离的也远,看不清楚,大婚典礼完事后,羌王遣人来说公务繁忙,让我早早安歇。我估计羌王怕我是个细作,打算给我娶过来供起来。

我让小桃子关了门,招来陪我和亲的宫人,正色道:"你们现在是我身边亲近的人,我们刚来人家地盘,要谨言慎行,万不可让人抓了把柄,你们跟着我安安分分的过日子,我便好好护着你们。"跟我来的人,就是锅大杂烩,有贵妃的人,父皇的人,太子的人以及别人的人,我怕这些人里有几个二愣子,在人家地盘上瞎搞,回来连累我这无辜的炮灰公主,让他们能安分一阵是一阵。

我关起门来不出院子,时间长了,大家看我挺安静,便开始有人来串门。开始来的是个穿红衣服的姑娘,叫卓玛还是啥,在我这儿吃了顿午饭又来吃晚饭,第二天我还没起,在外面拍门:"嫂嫂开门,早饭做好没。"

小桃子开了门,呼啦啦进来好几个,又两个月后,我带来的满满两车粮食,吃没了。可是跟羌王后宫的女人都混熟了,我这院子天天热闹的紧,她们今天带个羊腿,明天带个兔子,我的厨子忙的底朝天。

与大家开始走动后,我让小桃子把原来的衣裙改了改,裙子短了些,袖子窄一些,原来那个飘飘欲仙的广袖吃起烤肉来不是那么方便,头发挽了个单螺髻,插了根鎏金荷花簪,方便利落。卓玛说我的簪子好看,我便又从嫁妆里翻了翻,项圈,镯子送出去好多个,然后我的人缘越来越好了,卓玛开始带我出去逛。便遇见了羌王。

那是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眉眼深邃,五官立体,黑是黑了点,倒是不难看。整个人站在那里不怒自威,很有上位者的气势。

卓玛很自豪:"我大哥,我们的王。"又拉了我:"大哥,这是嫂嫂。"

卓玛力气大,给我攥了个趔趄,我尴尬的微笑行礼,成亲几个月终于见到了我那传说中子民万分景仰的夫君。当然,这些传说是卓玛告诉我的,就是他哥怎么英明神武,怎么治国有方,怎么怎么厉害。

英明神武的羌王点了一下他高贵的头,顺便打量了我一眼:"怎么是个小娃娃?"

我去,小娃娃,你才小娃娃,老娘已经15岁了,是少女,长的还挺好看的少女。可是看着身边比我小一岁的卓玛都比我高了一个头,算了,我还会长高的。

"嫂嫂,"卓玛也看看我"嫂嫂只是长的小,比我还大一岁呢。"

羌王摆摆手:"你们去玩吧。"走了。

我七姐姐十五岁的时候都誉满京城,是第一美人了,我特喵还是个小娃娃?

日子就那么一晃,三年过去了,我依旧在羌王的后宫做摆设,羌王孩子都生了好几个,这精力,啧啧。我也没成炮灰,大约是我父皇日日吃着流心山楂糕,不忍心了。锦姑姑告诉我刘都指挥使在郓城,主管边境军事贸易,各项事宜处理得当,天盛得利,也没让羌国太吃亏,这仗暂时便不用打,我的小命也暂时保住了。

我说怪不得我天盛朝繁荣昌盛,一个五品边将都有此才能,锦姑姑顿了顿,大概想说:你是不是傻,忍住了,说:"娴妃娘娘未出阁时,爱女扮男装惩强扶弱,与闹市救过当时年少的挨揍的刘都指挥使,后来还差点拜了把子,被将军拦住了。娘娘进宫后,老奴听说刘家公子病了一阵子,好了,就离了京城守边境了。"

我喝着果子酒,听的津津有味,哎呀,我母妃还有这么一段往事,这刘都指挥使本来以为自己喜欢上一男子各种纠结难过,后来又发现是个女子欣喜不已,还没有所动作,这女子又进了宫,这是怎样一个百转千回千回百转的故事啊。

我突然受到启发,在小桃子进来送点心时说:"桃子,我给你说门亲事吧,你这年纪在天盛孩子都满地跑了。"

小桃子放下点心,头也不抬:"奴婢不嫁,奴婢要陪着大妃。"

我很是感动:"我觉着小陈医官还是不错的。"

"那行。"小桃子飞快的答到,顺便含羞带怯的低了头。

我本来准备再说说小陈医官的优点,没想到反转这么快,长篇大论只好憋回肚子里,很是郁郁"赶明儿我问问小陈医官。"

第二天刚吃完早饭,小桃子就不断的暗示我赶紧去问问。我说的赶明儿它是过两天或者三天的,是个概数,小桃子觉的赶明儿就是明天,那就去吧。

小陈医官醉心医药学,只喜欢给人看病,天天带着两个小药童忙进忙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研究草,我又身体健康吃嘛嘛香,已经有段日子没见着小陈医官了。

这几年,小陈医官在羌王宫里也算小有名气,起初没有羌国人找他看病,刚来的外族人,人家不信任。后来小陈医官免费看病并免费赠送草药,我那两大车药草很快就不多了,话说我们主仆这爱白送人东西的毛病,真是要命,在小陈医官送出去我一根大人参后,锦姑姑捶胸顿足,值钱的玩意就那么些,快被你俩败光了,把剩下的一根锁到自己屋子里了。

我溜达进去的时候,小陈医官正忙着写医案,没顾得上理我。我只好等他写完了,清了清嗓子:"小陈医官,我来是跟你说个事。我想给你说个亲。"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