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唐家,齐国-阅读-威武将军文才武德平定南江(初雪)

威武将军文才武德平定南江

威武将军文才武德平定南江

作者:初雪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18 12:49:4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功高盖主 第2章 终究还是不信我 第3章 所谓宠爱,不过笑话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威武将军文才武德平定南江》是一本不可多得优质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唐伊歌容司南叶芷兰之间的故事,已经为你整理好了,威武将军文才武德平定南江该小说讲述了:“饶了他?”容司南厌恶地看着她,上前一步,扣住她的下巴,“唐伊歌,你是不是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们刚才差点就亲在一块了吧!你当朕是瞎子聋子吗?!”
节选

“你……什么意思?”唐伊歌的神经被戳动,直愣愣地转头看向她。叶芷兰轻笑,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没什么意思,就是告诉你,好多事情都是我做的,也好让你死个明白。”“你说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唐伊歌震惊地瞪大眼睛,旋即抬掌对着她拍过去,“我杀了你!”叶芷兰迅速后退,动作利落握住她的手腕,眼神骤然凶狠起来,反手就是一掌,狠狠地拍向唐伊歌。一股劲气顺着皮肤冲进五脏六腑,唐伊歌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在地上,嘴里不住地涌出鲜血来,艰涩地开口:“你会武功?”“自然是会武功的。”叶芷兰看着她一脸震惊,得意地挑起她的下巴,“唐伊歌,枉你为容司南征战多年,最后还不是落得这个下场?”“若是你早些时候答应哥哥说的话,来我齐国做大将军,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事到如今,你后悔吗?”叶芷兰“咯咯咯”地笑起来。唐伊歌瘫软在地上,五脏六腑如同绞在一起似的,痛得她面色苍白,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你……”殿外突然出现脚步声,叶芷兰变色一变,随后抓起她头上的簪子放入她手心,握着她的手掌举起簪子对着自己胸口狠狠插下去,惊呼一声,“唐姐姐,你为什么……”容司南进来后便看到叶芷兰被刺杀的样子,急怒攻心,猛然上前,一掌拍飞唐伊歌,抱住跌倒在地的叶芷兰,“芷兰,你怎么样?”“你这个毒妇!”容司南面容暴躁,目光狠戾地看向唐伊歌,毫不留情地下令,“来人,将这贱人拖下去,打断双手,关入水牢,没有朕的命令,谁都不许放出来。”叶芷兰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容司南还是不杀她,禁不住红了眼眶,抱住容司南,“容哥哥,我好疼啊!好疼啊!”唐伊歌仰着头,容色凄苦,但考虑到百姓,还是忍不住开口,“容司南,她是齐国的奸细,我根本没有伤她!”“住口!芷兰若真是奸细,当初又何必救朕,没想到你现在还学会污蔑旁人了,真是心思恶毒!”容司南看着叶芷兰气息微弱,只觉得心口一阵绞痛,厌恶地看向唐伊歌,怒喝一声。唐伊歌咬牙,一颗心一点点碎成粉末,一字一句地说:“容司南,你若是不信我,日后一定会后悔的。”容司南最烦她说这句话,目中迸出杀意,“唐伊歌,你是不是以为朕没了你就不行?没了你,朕一定会后悔?”“朕告诉你,齐国已经来了话,只要将你交出去,此前他们攻占的城池便会还回来。”容司南冷笑,“这些城池都是你爹通敌叛国卖给他们的,若唐府真的不曾叛国,他们为什么要花这么大代价来换你?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唐伊歌满脸惊愕,手掌下意识地握紧,不住摇头,“这不可能——!”“不可能?”容司南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上前揪住她的头发,“唐伊歌,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不,这都是你骗我的,我爹不可能叛国,容司南,你休想给我安上莫须有的罪名,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唐府满门忠烈,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唐伊歌不住摇头,情绪激动。若真让齐国将她给换过去,外人必然会以为她唐家跟齐国当真有关系。但唐伊歌十分清楚,她征战多年,没少斩杀齐国将士,齐国提出这样的条件,定然是想要折辱她,折辱唐家!容司南冷冷地瞥她一眼,语气冷酷无比,“放心,朕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的,朕还等着用你换城池呢!”唐伊歌跪在地上,泪流满面,不住摇头,眼底染上一丝乞求,“你不能……”“朕有什么不能的?若非你爹叛国,朕的子民怎么会落到齐国人手中,如今他们派了使臣来,朕若是不答应此事,他们便杀城中百姓泄愤。”“唐伊歌,这都是你应得的,是你唐家害了他们!”容司南毫不留情地打断她的话,声音冷酷如冰。唐伊歌心如死灰,看他抱着叶芷兰视若珍宝,带着她离开,唇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手掌搭在腹部,喃喃自语:“孩子,娘怕是保不住你了,娘对不起你……”第二日一大早,宫中的侍卫便将她绑起来,拉扯着往城门去。齐国和北燕约定的交换地点在天隘关,如今两国的交界处,唐伊歌坐在囚牢车里,一路行走了两个月才到达边关。

“你……什么意思?”唐伊歌的神经被戳动,直愣愣地转头看向她。

叶芷兰轻笑,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没什么意思,就是告诉你,好多事情都是我做的,也好让你死个明白。”

“你说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唐伊歌震惊地瞪大眼睛,旋即抬掌对着她拍过去,“我杀了你!”

叶芷兰迅速后退,动作利落握住她的手腕,眼神骤然凶狠起来,反手就是一掌,狠狠地拍向唐伊歌。

一股劲气顺着皮肤冲进五脏六腑,唐伊歌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在地上,嘴里不住地涌出鲜血来,艰涩地开口:“你会武功?”

“自然是会武功的。”叶芷兰看着她一脸震惊,得意地挑起她的下巴,“唐伊歌,枉你为容司南征战多年,最后还不是落得这个下场?”

“若是你早些时候答应哥哥说的话,来我齐国做大将军,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事到如今,你后悔吗?”叶芷兰“咯咯咯”地笑起来。

唐伊歌瘫软在地上,五脏六腑如同绞在一起似的,痛得她面色苍白,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你……”

殿外突然出现脚步声,叶芷兰变色一变,随后抓起她头上的簪子放入她手心,握着她的手掌举起簪子对着自己胸口狠狠插下去,惊呼一声,“唐姐姐,你为什么……”

容司南进来后便看到叶芷兰被刺杀的样子,急怒攻心,猛然上前,一掌拍飞唐伊歌,抱住跌倒在地的叶芷兰,“芷兰,你怎么样?”

“你这个毒妇!”容司南面容暴躁,目光狠戾地看向唐伊歌,毫不留情地下令,“来人,将这贱人拖下去,打断双手,关入水牢,没有朕的命令,谁都不许放出来。”

叶芷兰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容司南还是不杀她,禁不住红了眼眶,抱住容司南,“容哥哥,我好疼啊!好疼啊!”

唐伊歌仰着头,容色凄苦,但考虑到百姓,还是忍不住开口,“容司南,她是齐国的奸细,我根本没有伤她!”

“住口!芷兰若真是奸细,当初又何必救朕,没想到你现在还学会污蔑旁人了,真是心思恶毒!”容司南看着叶芷兰气息微弱,只觉得心口一阵绞痛,厌恶地看向唐伊歌,怒喝一声。

唐伊歌咬牙,一颗心一点点碎成粉末,一字一句地说:“容司南,你若是不信我,日后一定会后悔的。”

容司南最烦她说这句话,目中迸出杀意,“唐伊歌,你是不是以为朕没了你就不行?没了你,朕一定会后悔?”

“朕告诉你,齐国已经来了话,只要将你交出去,此前他们攻占的城池便会还回来。”

容司南冷笑,“这些城池都是你爹通敌叛国卖给他们的,若唐府真的不曾叛国,他们为什么要花这么大代价来换你?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唐伊歌满脸惊愕,手掌下意识地握紧,不住摇头,“这不可能——!”

“不可能?”容司南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上前揪住她的头发,“唐伊歌,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

“不,这都是你骗我的,我爹不可能叛国,容司南,你休想给我安上莫须有的罪名,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唐府满门忠烈,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唐伊歌不住摇头,情绪激动。

若真让齐国将她给换过去,外人必然会以为她唐家跟齐国当真有关系。

但唐伊歌十分清楚,她征战多年,没少斩杀齐国将士,齐国提出这样的条件,定然是想要折辱她,折辱唐家!

容司南冷冷地瞥她一眼,语气冷酷无比,“放心,朕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的,朕还等着用你换城池呢!”

唐伊歌跪在地上,泪流满面,不住摇头,眼底染上一丝乞求,“你不能……”

“朕有什么不能的?若非你爹叛国,朕的子民怎么会落到齐国人手中,如今他们派了使臣来,朕若是不答应此事,他们便杀城中百姓泄愤。”

“唐伊歌,这都是你应得的,是你唐家害了他们!”容司南毫不留情地打断她的话,声音冷酷如冰。

唐伊歌心如死灰,看他抱着叶芷兰视若珍宝,带着她离开,唇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手掌搭在腹部,喃喃自语:“孩子,娘怕是保不住你了,娘对不起你……”

第二日一大早,宫中的侍卫便将她绑起来,拉扯着往城门去。

齐国和北燕约定的交换地点在天隘关,如今两国的交界处,唐伊歌坐在囚牢车里,一路行走了两个月才到达边关。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