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云,顾嬷嬷傅云傅婉古代在线看

傅云傅婉古代

傅云傅婉古代

作者:闪闪惹人爱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17 10:08:1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高分好评小说《傅云傅婉古代》的主角是傅云傅婉景元,这里为您提供傅云傅婉古代小说阅读。傅云傅婉古代该小说讲述了:顾嬷嬷见此,也忙护在傅云身前,拍了拍她的背:“姑娘不要害怕,这些都是官差,是来追查犯人的,他们也是怕贼人伤了你。”
节选

“嬷嬷。”“唉,天气炎热,姑娘这一路受苦了。”顾嬷嬷看着傅云微微惨白的小脸,自然地从丫鬟手中接过浸湿了的锦帕敷在傅云的额间。冰凉的触感散去了几分灼热,赶路的虚弱之感也渐渐的散去,她直起了身子,轻轻开口:“嬷嬷,我们这是到哪里了?”“现在已经到江城了,姑娘且再坚持一下,等到了晚上我们找到驿站,等姑娘休息好我们再赶路,再过几日,姑娘就可以见到夫人他们了。”顾嬷嬷回道,她这才发现,傅云似乎有些变化了,之前的傅云对自己总是显出一副畏畏惧惧的态度,可现在的傅云,语气亲昵自然,让她却而止步的生疏之感也从傅云眼底消散了下去。再次听到江城这个名字,傅云还有些恍惚。江城,上一世,就是在江城,她遇见了同行的齐国公府世子,她上辈子的夫君,齐景元。“嬷嬷,我们可不可以从这里直接到岭南?”“岭南?”顾嬷嬷也有些惊讶。“不行。”还不等顾嬷嬷做出回应,身旁站着的丫鬟已经先出了声:“二姑娘,你坐马车的当然不辛苦,可我们还要一路服侍你,你这样突然绕道去岭南,白白多了一天的路程,你难道就不知道体恤体恤下人吗?”说话的丫鬟叫沉香,最开始也是他她一直说傅云的身份是二小姐,比不得从小就金尊玉贵的傅婉。一见她,傅云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是主子,你是下人,你说呢?”气氛随着傅云的话一凝,就连顾嬷嬷也意外的打量了傅云好几眼,只见她现在说话的神态还有气势,没有刚开始的那股小家子气,更多了几分雍容华贵,像极了真正的名门淑女,顾嬷嬷率先回应道:“姑娘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就去岭南。“嬷嬷,你为什么要听二姑娘的,让我们多受一遍的苦楚啊!”沉香不甘心的大喊道,说完,便对上顾嬷嬷凌厉的眼刀,瞳孔一缩闭了嘴。顾嬷嬷她当然不敢得罪,只是这乡下来的二姑娘这么快就拿出了小姐派头,三言两语就增加了一天的行程,这样的性子对京城的大姑娘十分不利,着实可恨。心中这样想,沉香对傅云的恨意便越发浓烈了。因为傅云要求在岭南住下,他们一行人赶路的进程也加快了许多,终于在月明中天之际找到了一家驿馆。驿站的人只道傅云是京中的贵女,自然是用心招待,马上便腾出了最好的客房给他们,三四月的岭南,正是荔枝成熟之际,常有日啖三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之言,故而每年这个时间,来岭南注意这里的达官贵人都不少,布置的客房也是极尽奢华。由下人打来了热水,顾嬷嬷侍候着傅云重新净身。洗净风尘,傅云一身轻松,披了件中衣,送走顾嬷嬷,转而打开了窗户。晚风带着几分凉意,吹得傅云更加的清醒。京城的南阳侯里,还有她心心念念的母亲和兄长,这一世,她一定要护住他们。忽的,鼻尖划过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味,傅云神色一凝,脖颈上也瞬时被什么硬物给抵住。傅云有一种死亡跗骨的感觉,冷铁冰刃逼近了她的肌肤,随即又恢复了一片镇定:“阁下是谁,杀了我对你可没有任何的好处。”“这位姑娘,倒是不怕死。”

“嬷嬷。”

“唉,天气炎热,姑娘这一路受苦了。”

顾嬷嬷看着傅云微微惨白的小脸,自然地从丫鬟手中接过浸湿了的锦帕敷在傅云的额间。

冰凉的触感散去了几分灼热,赶路的虚弱之感也渐渐的散去,她直起了身子,轻轻开口:“嬷嬷,我们这是到哪里了?”

“现在已经到江城了,姑娘且再坚持一下,等到了晚上我们找到驿站,等姑娘休息好我们再赶路,再过几日,姑娘就可以见到夫人他们了。”

顾嬷嬷回道,她这才发现,傅云似乎有些变化了,之前的傅云对自己总是显出一副畏畏惧惧的态度,可现在的傅云,语气亲昵自然,让她却而止步的生疏之感也从傅云眼底消散了下去。

再次听到江城这个名字,傅云还有些恍惚。

江城,上一世,就是在江城,她遇见了同行的齐国公府世子,她上辈子的夫君,齐景元。

“嬷嬷,我们可不可以从这里直接到岭南?”

“岭南?”顾嬷嬷也有些惊讶。

“不行。”

还不等顾嬷嬷做出回应,身旁站着的丫鬟已经先出了声:“二姑娘,你坐马车的当然不辛苦,可我们还要一路服侍你,你这样突然绕道去岭南,白白多了一天的路程,你难道就不知道体恤体恤下人吗?”

说话的丫鬟叫沉香,最开始也是他她一直说傅云的身份是二小姐,比不得从小就金尊玉贵的傅婉。

一见她,傅云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是主子,你是下人,你说呢?”

气氛随着傅云的话一凝,就连顾嬷嬷也意外的打量了傅云好几眼,只见她现在说话的神态还有气势,没有刚开始的那股小家子气,更多了几分雍容华贵,像极了真正的名门淑女,

顾嬷嬷率先回应道:“姑娘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就去岭南。

“嬷嬷,你为什么要听二姑娘的,让我们多受一遍的苦楚啊!”

沉香不甘心的大喊道,说完,便对上顾嬷嬷凌厉的眼刀,瞳孔一缩闭了嘴。

顾嬷嬷她当然不敢得罪,只是这乡下来的二姑娘这么快就拿出了小姐派头,三言两语就增加了一天的行程,这样的性子对京城的大姑娘十分不利,着实可恨。

心中这样想,沉香对傅云的恨意便越发浓烈了。

因为傅云要求在岭南住下,他们一行人赶路的进程也加快了许多,终于在月明中天之际找到了一家驿馆。

驿站的人只道傅云是京中的贵女,自然是用心招待,马上便腾出了最好的客房给他们,

三四月的岭南,正是荔枝成熟之际,常有日啖三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之言,故而每年这个时间,来岭南注意这里的达官贵人都不少,布置的客房也是极尽奢华。

由下人打来了热水,顾嬷嬷侍候着傅云重新净身。

洗净风尘,傅云一身轻松,披了件中衣,送走顾嬷嬷,转而打开了窗户。

晚风带着几分凉意,吹得傅云更加的清醒。

京城的南阳侯里,还有她心心念念的母亲和兄长,这一世,她一定要护住他们。

忽的,鼻尖划过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味,傅云神色一凝,脖颈上也瞬时被什么硬物给抵住。

傅云有一种死亡跗骨的感觉,冷铁冰刃逼近了她的肌肤,随即又恢复了一片镇定:“阁下是谁,杀了我对你可没有任何的好处。”

“这位姑娘,倒是不怕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