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涛大哥不完美犯罪:律师如何与变态杀人狂沟通在线看

不完美犯罪:律师如何与变态杀人狂沟通

不完美犯罪:律师如何与变态杀人狂沟通

作者:刘焱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07-08 09:44:3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当下热门小说《不完美犯罪律师如何与变态杀人狂沟通》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卢涛律师,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不完美犯罪律师如何与变态杀人狂沟通该小说讲述了:高档餐厅果然没有让他失望,雅致的装饰,有礼貌的服务生,客厅中央还有钢琴师正在演奏。钢琴曲很好听,但卢涛听不懂,他怯生生地问服务生是什么曲子。服务生告诉他是《SongsFromASecretGarden》,他点了点头:「我知道,是外国歌曲。」
节选

警方通过查询发现,卢涛没有前科,不是网上在逃人员。找来被害人家属进行辨认,他们完全不认识卢涛这个人。卢涛提出抗议,无缘无故扣押他,属于警方滥用职权。老民警提出去他的住处搜一下,卢涛紧绷脖颈,望着天花板说了句,「那就去吧!」那是一个单间,里面只有床和折叠桌,地上散落着胶桶和切割机等工具。真正吸引人注意的,是卢涛贴在墙上的市行政图、交通图,以及他自己画的草图。卢涛用红笔在图上做了些记号,点、线、圈基本上覆盖了地图的三分之一,旁边歪歪斜斜地写了「混乱区域」,「最佳路线」。几张便利贴分别贴在地图的四个方位,写着「虚伪虚荣者死」,「目中无人者死」,「强酸溶解?」「购物清单」之类的字句。在枕头底下,民警搜到一台老式佳能数码相机,里面保存着两位死者的裸照,血还没有凝固。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的罪名对卢涛进行刑事拘留。审讯时,卢涛对老民警说,「算什么本事,你不过是瞎猫碰见死耗子,看你怎么定罪?」卢涛认为侦查员没有出示搜查令,案发现场无任何属于他的痕迹,再加上零口供,不一定能定他的罪。一个月后,我去派出所办事,碰到卢涛的大哥在那里说要请律师,民警用手指了指我。我过去了解了下情况,卢涛大哥说,「只要你能见到我四弟,给他辩护就行了。」我从卢涛大哥口中得知,卢涛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很聪明,但家境窘迫,只能供他读到初一,现如今35岁,在老家还有几间房。「他对朋友很好,受欺负能忍,但和亲人好像有仇,年三十都能掀桌子。」卢涛大哥感慨道:「可能我们都是他说的那种没用的人,他看着就来气。」「这么说,卢涛怎么会去杀两个跟他毫不相干的人?」我对这个说法存疑。卢涛大哥的回答更让我匪夷所思:「他不喜欢这两个女人吧。」签委托协议时,我顺口说了句,这是个大案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主任?不过收费可能会更贵。卢涛大哥双手交叉在胸口,似笑非笑,「不大,不大,杀一两个人不算大案,你不要诓我。」这是我第一次接连环杀人犯的案子,为了了解当事人,特意去问了卢涛身边的人。他们说卢涛比较讲究,不占人便宜,做事讲规矩,过马路一定要等红绿灯,如果不是老爱说那些莫名其妙的理论,相处起来还蛮舒服。而我在第一天会见卢涛时,就遭到了他的挑衅。他扫视我几眼说,「凭什么你是律师,我是犯人?」我压住怒火,说自己是他的律师,两人算是在一条战壕里,不该分你我。「嗯,有点法律素养,我也上过大学,在XX大学听过XX教授的课。」他俨然前辈般点评,「法律系的女生很有气质,她们才是我未来老婆的人选。」卢涛还说自己喜欢坐在第一排,这样能更快接受知识,「我被教授夸过两次,他说法学院有位经济法教授是当兵出身,也是通过自考改变的命运。」教授的这句话让他备受鼓舞。「伊顿公学知道吗?我下课从教室走出来,就像个绅士。要是让我做法官,肯定很有魅力,案子也办得漂亮。」「那位教授是我的犯罪心理学老师,课讲得不错,这样说来,我该叫你一声师兄。」其实卢涛去听课那会儿,我早毕业了,为了不被他排斥,我才故意这么说。这样的话让卢涛很受用,他用食指敲了敲桌子,「咱师兄弟同仇敌忾,杀出一条血路。」我对卢涛说:「你可以自考,然后司法考试,接着考研究生再读博,以后说不定就跟教授一样了。」「别的我都可以,就英语不行,我在农村上初中,英语都是老师用汉语标出来教我们,那26个字母我都读不准,要唱字母歌才能唱得全。」卢涛还提议道:「我们要进行教育改革,英语改成选修,不要必修,你就说你们律师有什么时候说英语吗?」

警方通过查询发现,卢涛没有前科,不是网上在逃人员。找来被害人家属进行辨认,他们完全不认识卢涛这个人。

卢涛提出抗议,无缘无故扣押他,属于警方滥用职权。

老民警提出去他的住处搜一下,卢涛紧绷脖颈,望着天花板说了句,「那就去吧!」

那是一个单间,里面只有床和折叠桌,地上散落着胶桶和切割机等工具。

真正吸引人注意的,是卢涛贴在墙上的市行政图、交通图,以及他自己画的草图。

卢涛用红笔在图上做了些记号,点、线、圈基本上覆盖了地图的三分之一,旁边歪歪斜斜地写了「混乱区域」,「最佳路线」。几张便利贴分别贴在地图的四个方位,写着「虚伪虚荣者死」,「目中无人者死」,「强酸溶解?」「购物清单」之类的字句。

在枕头底下,民警搜到一台老式佳能数码相机,里面保存着两位死者的裸照,血还没有凝固。

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的罪名对卢涛进行刑事拘留。审讯时,卢涛对老民警说,「算什么本事,你不过是瞎猫碰见死耗子,看你怎么定罪?」

卢涛认为侦查员没有出示搜查令,案发现场无任何属于他的痕迹,再加上零口供,不一定能定他的罪。

一个月后,我去派出所办事,碰到卢涛的大哥在那里说要请律师,民警用手指了指我。

我过去了解了下情况,卢涛大哥说,「只要你能见到我四弟,给他辩护就行了。」

我从卢涛大哥口中得知,卢涛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很聪明,但家境窘迫,只能供他读到初一,现如今35岁,在老家还有几间房。

「他对朋友很好,受欺负能忍,但和亲人好像有仇,年三十都能掀桌子。」卢涛大哥感慨道:「可能我们都是他说的那种没用的人,他看着就来气。」

「这么说,卢涛怎么会去杀两个跟他毫不相干的人?」我对这个说法存疑。

卢涛大哥的回答更让我匪夷所思:「他不喜欢这两个女人吧。」

签委托协议时,我顺口说了句,这是个大案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主任?不过收费可能会更贵。

卢涛大哥双手交叉在胸口,似笑非笑,「不大,不大,杀一两个人不算大案,你不要诓我。」

这是我第一次接连环杀人犯的案子,为了了解当事人,特意去问了卢涛身边的人。

他们说卢涛比较讲究,不占人便宜,做事讲规矩,过马路一定要等红绿灯,如果不是老爱说那些莫名其妙的理论,相处起来还蛮舒服。

而我在第一天会见卢涛时,就遭到了他的挑衅。

他扫视我几眼说,「凭什么你是律师,我是犯人?」

我压住怒火,说自己是他的律师,两人算是在一条战壕里,不该分你我。

「嗯,有点法律素养,我也上过大学,在XX大学听过XX教授的课。」他俨然前辈般点评,「法律系的女生很有气质,她们才是我未来老婆的人选。」

卢涛还说自己喜欢坐在第一排,这样能更快接受知识,「我被教授夸过两次,他说法学院有位经济法教授是当兵出身,也是通过自考改变的命运。」教授的这句话让他备受鼓舞。

「伊顿公学知道吗?我下课从教室走出来,就像个绅士。要是让我做法官,肯定很有魅力,案子也办得漂亮。」

「那位教授是我的犯罪心理学老师,课讲得不错,这样说来,我该叫你一声师兄。」其实卢涛去听课那会儿,我早毕业了,为了不被他排斥,我才故意这么说。

这样的话让卢涛很受用,他用食指敲了敲桌子,「咱师兄弟同仇敌忾,杀出一条血路。」

我对卢涛说:「你可以自考,然后司法考试,接着考研究生再读博,以后说不定就跟教授一样了。」

「别的我都可以,就英语不行,我在农村上初中,英语都是老师用汉语标出来教我们,那26个字母我都读不准,要唱字母歌才能唱得全。」

卢涛还提议道:「我们要进行教育改革,英语改成选修,不要必修,你就说你们律师有什么时候说英语吗?」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