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妮亲一个瑶台剪灯:天庭写手,在线加更-龙山,司命司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瑶台剪灯:天庭写手,在线加更

瑶台剪灯:天庭写手,在线加更

作者:哈妮亲一个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08 07:46:0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阿执梦鱼少神小说《瑶台剪灯天庭写手在线加更》,哈妮亲一个,提供阿执梦鱼少神小说阅读。瑶台剪灯天庭写手在线加更小说主要讲述了:梦鱼的父亲镇国大将军与皇族亲近,又深受皇帝倚重,梦鱼与兄弟们得以入宫伴读。阿执虽是公主,却也只是个小人物,不大受人关注,没那么多阻绊,因此,梦鱼和阿执见面机会颇多。
节选

司命叹口气:「要是有那么好办我会找你?」司命看了看旁边没人,对阿执说:「白马山神这回铁了心要做痴情种,为了那个茑萝,竟然跟上头打包票说,只要天庭需要,白马山的铜矿铁矿锡矿随便采,上头已经打招呼要我手下留情了,我能真的照章办事?」阿执当场倒吸一口凉气:「可维龙山正恨得牙痒痒,咱们的话本子还得让他过目,咱们怎么动手脚?」「所以啊,上头的意思是写三本,给维龙山一本虐的,白马山一本甜的,真要渡劫,上头就用那本虐中带甜的。」阿执一听,立刻收拾纸笔要走人:「爱谁谁,本大仙接不了。」司命连忙拦住,又是哄又是劝:「你可是司命司的业务骨干,这点小活,不是手到擒来?」阿执还在收东西。「奖金翻倍好不好?」阿执抱起了文件筐。「公休翻倍好不好?」阿执一脚跨出了司命司。「以后绝不给你派急活。」「成交。」就这样,阿执一口气接了三个本子。写的时候,她还稍微叹息了一下,同样都是地仙飞升而来,她伏案奋笔疾书,不过赚得一个天庭文案职位,再看人家茑萝,先是维龙山神,后来又是白马山神,在感情的无缝隙连接中,稳打稳扎,一步步实现仙生价值,这回渡劫完成,若是做了白马山神的王妃,比她这苦哈哈爬格子的,高出的岂止一两个阶层。现如今,那茑萝和白马山神在人间甜甜蜜蜜渡劫,而她执仙子却要使出毕生所学,发挥社交技能,做足全套茶艺,应付眼前打上门来的梦鱼。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了司命司的脸面,她一个业务骨干也要做公关。唉,像她这样的复合型人才,司命上哪里找去。不过,话说回来,专供司命司休沐的山谷只有司命司自己人知道,他能找到这里,难道是司命送的人头?三「小仙这茅草屋偏僻得很,难为少神还能找得到。」梦鱼倒很坦诚地耍赖皮:「我去天庭,天庭先把司命推出来。去找司命,司命又把执仙子推出来。所以,我们维龙山的冤屈,都在执仙子一人手上。」果不其然,司命还是这么不仗义。不过,他找了一圈,天庭把锅甩给她一个基层人员,也是默认她可以酌情操作。「少神说要改本子,不知您有什么要求?」「我知道,天庭绝不做赔本生意。白马山托关系改本子,那命运线根本缠不到命运树上去,他和茑萝的劫数,只会混乱不堪,本子再锦鲤,现实也会崩成苦虐文。所以,对我来说,改本子毫无意义,我想让执仙子跟我到人间走一趟,看看他俩到底怎么过活,随看随改。」阿执端茶的手抖了抖,大哥,确定要这么执着吗?我好好的公休,可就要泡汤了。「这……动静有点大吧。小仙恐怕要跟司命打个招呼。」「不必。」梦鱼甩出一个卷轴。阿执拿来一看,原来是天庭特批,准许阿执自由行事。「既如此,请少神放心,我明日就回司命司取来改运笔,陪您到人间走一趟。」「改运笔司命也给了,万事俱备。」阿执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拉上云端。梦鱼指着云朵上摆的全套功夫茶具揶揄道:「我这茶艺,师出茶仙,你可以用心学学。毕竟你在司命司的日子还长,将来再要应付我这种人,可以拖延时间,想好说辞。」阿执依旧笑嘻嘻:「少神想得极是周到。」

司命叹口气:「要是有那么好办我会找你?」司命看了看旁边没人,对阿执说:「白马山神这回铁了心要做痴情种,为了那个茑萝,竟然跟上头打包票说,只要天庭需要,白马山的铜矿铁矿锡矿随便采,上头已经打招呼要我手下留情了,我能真的照章办事?」

阿执当场倒吸一口凉气:「可维龙山正恨得牙痒痒,咱们的话本子还得让他过目,咱们怎么动手脚?」

「所以啊,上头的意思是写三本,给维龙山一本虐的,白马山一本甜的,真要渡劫,上头就用那本虐中带甜的。」

阿执一听,立刻收拾纸笔要走人:「爱谁谁,本大仙接不了。」

司命连忙拦住,又是哄又是劝:「你可是司命司的业务骨干,这点小活,不是手到擒来?」

阿执还在收东西。

「奖金翻倍好不好?」

阿执抱起了文件筐。

「公休翻倍好不好?」

阿执一脚跨出了司命司。

「以后绝不给你派急活。」

「成交。」

就这样,阿执一口气接了三个本子。

写的时候,她还稍微叹息了一下,同样都是地仙飞升而来,她伏案奋笔疾书,不过赚得一个天庭文案职位,再看人家茑萝,先是维龙山神,后来又是白马山神,在感情的无缝隙连接中,稳打稳扎,一步步实现仙生价值,这回渡劫完成,若是做了白马山神的王妃,比她这苦哈哈爬格子的,高出的岂止一两个阶层。

现如今,那茑萝和白马山神在人间甜甜蜜蜜渡劫,而她执仙子却要使出毕生所学,发挥社交技能,做足全套茶艺,应付眼前打上门来的梦鱼。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了司命司的脸面,她一个业务骨干也要做公关。唉,像她这样的复合型人才,司命上哪里找去。

不过,话说回来,专供司命司休沐的山谷只有司命司自己人知道,他能找到这里,难道是司命送的人头?

「小仙这茅草屋偏僻得很,难为少神还能找得到。」

梦鱼倒很坦诚地耍赖皮:「我去天庭,天庭先把司命推出来。去找司命,司命又把执仙子推出来。所以,我们维龙山的冤屈,都在执仙子一人手上。」

果不其然,司命还是这么不仗义。不过,他找了一圈,天庭把锅甩给她一个基层人员,也是默认她可以酌情操作。

「少神说要改本子,不知您有什么要求?」

「我知道,天庭绝不做赔本生意。白马山托关系改本子,那命运线根本缠不到命运树上去,他和茑萝的劫数,只会混乱不堪,本子再锦鲤,现实也会崩成苦虐文。所以,对我来说,改本子毫无意义,我想让执仙子跟我到人间走一趟,看看他俩到底怎么过活,随看随改。」

阿执端茶的手抖了抖,大哥,确定要这么执着吗?我好好的公休,可就要泡汤了。

「这……动静有点大吧。小仙恐怕要跟司命打个招呼。」

「不必。」梦鱼甩出一个卷轴。阿执拿来一看,原来是天庭特批,准许阿执自由行事。

「既如此,请少神放心,我明日就回司命司取来改运笔,陪您到人间走一趟。」

「改运笔司命也给了,万事俱备。」

阿执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拉上云端。

梦鱼指着云朵上摆的全套功夫茶具揶揄道:「我这茶艺,师出茶仙,你可以用心学学。毕竟你在司命司的日子还长,将来再要应付我这种人,可以拖延时间,想好说辞。」

阿执依旧笑嘻嘻:「少神想得极是周到。」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