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云嫡女傅碗冒牌货-郑重,云儿傅云嫡女傅碗冒牌货在线阅读

傅云嫡女傅碗冒牌货

傅云嫡女傅碗冒牌货

作者:闪闪惹人爱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07 17:35:4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熬夜必看小说《傅云嫡女傅碗冒牌货》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主人公是傅云祁燃,傅云嫡女傅碗冒牌货小说讲述了:“我可不敢同太子做兄弟,这太大逆不道!”傅越赶紧改口。祁燃挑眉:“无妨,以后便是了,大舅哥。”
节选

傅越飞身而下,站在祁燃面前,问:“听说你想娶我妹妹?”“皇上赐婚。”祁燃冷淡道。傅越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他上前,捏住祁燃的衣领,一脸狰狞:“你不心悦云儿,为何要耽误她?你知道只要你拒绝,皇上是不会固执行事的。”“你觉得还有比我更配得上她的人吗?”祁燃不慌不忙的问。傅越一愣,随即道:“这世上好男儿多的是,不是你以后或许成为九五至尊就是最好的人选。我的妹妹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但更值得有一个爱她护她的男人!”“只有我,给她最荣耀的位置,才会给她最好的保护。”祁燃道,“而你不能保证,以后她嫁给了别人,那人会一直保护她,让她在任何地方都无人敢伤害她。”傅越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好,最起码,云儿应该嫁给一个她喜爱之人。见他面容松动,祁燃继续说道:“你还记得那日在满花楼,她被齐笑汝推下高架吗?”他自然记得!傅越脸色凝重,他恨不能将那个蛇蝎心肠的女子五马分尸!“若是云儿嫁给了别人,那人多方衡量,或许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我不一样,傅越,我能保证这世上无人能伤害她,包括我。”祁燃看着傅越,脸上是真诚和郑重。傅越一愣,祁燃作为太子,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无需向任何人许诺什么,但是他现在,却向他郑重保证,会对云儿负责。“你心悦云儿吗?”傅越问。祁燃一愣,想到那个大胆的丫头,不管是岭南见到他时的临危不乱,还是那日高架之上的威风凛凛,他都不讨厌。甚至在她摔下架子之时,他心中的紧张和害怕不容忽视。更何况,今日听到皇上说他的太子妃是傅云而不是顾轻歌之时,他甚至有些淡淡的高兴。或许,他是心悦她的。傅越眼睁睁的看着祁燃点了点头,恨不得立刻晕过去。“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想娶我妹妹!”祁燃失笑,他道:“我可还记得,当年你知道你妹妹被抱错之后,在我这里哭的跟个姑娘似的,还信誓旦旦的说,等你妹妹找回来了,便给我做媳妇儿,因为我是你最好的兄弟。”“我可不敢同太子做兄弟,这太大逆不道!”傅越赶紧改口。祁燃挑眉:“无妨,以后便是了,大舅哥。”傅越顿时像吃了苍蝇一般,麻溜的从地上起来,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他回头,郑重的说道:“别忘了你今日说的话,若是我知道她在你这里受了委屈,就算是杀了你,我也要将她带走。”祁燃看着傅越消失在黑夜的背影,回道:“好。”傅云此时并不知道她的婚事已经被安排好了,她还在同顾轻歌一起泡在池子里,由顾嬷嬷带着丫鬟洗漱。顾轻歌生无可恋的趴在池子边上,任由丫鬟们拿着猪鬃给她搓洗,时不时的龇牙咧嘴。傅云在一旁看着好笑。良久,丫鬟才帮她洗完,擦干之后,顾轻歌刚想跑,就被顾嬷嬷拦住了:“小姐还未擦精油呢。”“啥玩意儿?”顾轻歌一脸茫然。洗完澡,擦干净,不就可以去睡觉了吗?还擦啥?

傅越飞身而下,站在祁燃面前,问:“听说你想娶我妹妹?”

“皇上赐婚。”祁燃冷淡道。

傅越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他上前,捏住祁燃的衣领,一脸狰狞:“你不心悦云儿,为何要耽误她?你知道只要你拒绝,皇上是不会固执行事的。”

“你觉得还有比我更配得上她的人吗?”祁燃不慌不忙的问。

傅越一愣,随即道:“这世上好男儿多的是,不是你以后或许成为九五至尊就是最好的人选。我的妹妹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但更值得有一个爱她护她的男人!”

“只有我,给她最荣耀的位置,才会给她最好的保护。”祁燃道,“而你不能保证,以后她嫁给了别人,那人会一直保护她,让她在任何地方都无人敢伤害她。”

傅越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好,最起码,云儿应该嫁给一个她喜爱之人。

见他面容松动,祁燃继续说道:“你还记得那日在满花楼,她被齐笑汝推下高架吗?”

他自然记得!傅越脸色凝重,他恨不能将那个蛇蝎心肠的女子五马分尸!

“若是云儿嫁给了别人,那人多方衡量,或许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我不一样,傅越,我能保证这世上无人能伤害她,包括我。”祁燃看着傅越,脸上是真诚和郑重。

傅越一愣,祁燃作为太子,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无需向任何人许诺什么,但是他现在,却向他郑重保证,会对云儿负责。

“你心悦云儿吗?”傅越问。

祁燃一愣,想到那个大胆的丫头,不管是岭南见到他时的临危不乱,还是那日高架之上的威风凛凛,他都不讨厌。

甚至在她摔下架子之时,他心中的紧张和害怕不容忽视。更何况,今日听到皇上说他的太子妃是傅云而不是顾轻歌之时,他甚至有些淡淡的高兴。

或许,他是心悦她的。

傅越眼睁睁的看着祁燃点了点头,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想娶我妹妹!”

祁燃失笑,他道:“我可还记得,当年你知道你妹妹被抱错之后,在我这里哭的跟个姑娘似的,还信誓旦旦的说,等你妹妹找回来了,便给我做媳妇儿,因为我是你最好的兄弟。”

“我可不敢同太子做兄弟,这太大逆不道!”傅越赶紧改口。

祁燃挑眉:“无妨,以后便是了,大舅哥。”

傅越顿时像吃了苍蝇一般,麻溜的从地上起来,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他回头,郑重的说道:“别忘了你今日说的话,若是我知道她在你这里受了委屈,就算是杀了你,我也要将她带走。”

祁燃看着傅越消失在黑夜的背影,回道:“好。”

傅云此时并不知道她的婚事已经被安排好了,她还在同顾轻歌一起泡在池子里,由顾嬷嬷带着丫鬟洗漱。

顾轻歌生无可恋的趴在池子边上,任由丫鬟们拿着猪鬃给她搓洗,时不时的龇牙咧嘴。

傅云在一旁看着好笑。

良久,丫鬟才帮她洗完,擦干之后,顾轻歌刚想跑,就被顾嬷嬷拦住了:“小姐还未擦精油呢。”

“啥玩意儿?”顾轻歌一脸茫然。

洗完澡,擦干净,不就可以去睡觉了吗?

还擦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