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荷沙雕妃子上位记知乎-古代小说阅读

沙雕妃子上位记知乎

沙雕妃子上位记知乎

作者:尸姐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07 15:20:2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当下热门小说《沙雕妃子上位记知乎》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赵妃遥临喜荷,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沙雕妃子上位记知乎该小说讲述了:遥临。每次毒舌完都会想办法哄我开心的遥临。因为我怕黑就整晚都守在我房门外的遥临。总是故作冷淡的模样去掩饰内心温柔的遥临。
节选

比起主仆,我们三人更像是患难与共的伙伴。喜荷是明媚的光,给我这间凄凉的寝宫增添一丝活力。遥临是守护神,尽管他清冷又毒舌,却一直护我周全。遥临与我同岁,年幼便入了宫,深知人心与规矩。他教给我如何在这宫中安稳生存,如何在不受宠的情况下明哲保身。那些懵懂迷茫的岁月,因为有了遥临的帮助,才能平安度过。我这种入宫五年还未侍寝的妃子,一直是所有人的嘲笑对象。下人们肆无忌惮地议论讥讽我,见到我甚至都懒得行礼。我装作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故意去偷听那些刺耳的对话。只有遥临看穿了我濒临崩溃的心,伸出手轻轻捂住了我的耳朵。那一刻,我从遥临眼中看见了浓到化不开的温柔。就算全世界都瞧不上我,他也一定会挡在我身前,无条件维护我。有一年冬天,我不小心染了伤风,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交代后事,叮嘱遥临和喜荷把我的遗物收拾收拾分了后,各自去跟个好主子。喜荷趴在我床上大哭:“娘娘,说什么傻话呢?您哪还有什么遗物啊!早都被败光了!”我一气之下咳得更厉害了。只有遥临始终保持冷静,从楚妃那儿拿了些药,没日没夜地守在我床边照顾。我以为遥临天生就那么镇定自若,却在一次半夜醒来时,发现他正用掌心温柔地试探我额头的温度,脸上写满忧愁。见我睁眼,他猛地收回手,表情恢复镇静,仿佛我刚才只是做了个梦。不久后我终于痊愈,遥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似乎比我这个病人受的折磨还要多。一日我睡醒后,发现寝宫里只剩下了喜荷一人。我以为遥临终于受不了我这个拖油瓶,也像其他人一样离开了,外衣都没穿就疯了般冲出去。见遥临正站在院子门口,我毫无形象地扑过去死死搂住他的胳膊:“遥临,我再也不跟你乱发脾气,再也不生病给你添麻烦,再也不好吃懒做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不要抛下我好不好?”如果那一幕被外人看见,然后传到皇帝耳朵里,我一定会被当场杖毙。但我当时管不了什么生与死,一门心思只想留下遥临。遥临沉默许久,才轻轻叹了口气:“奴才只是去办点事。”我的眼泪还挂在睫毛上:“那你答应我,永远都不离开。”遥临无奈地勾起嘴角:“奴才绝不离开娘娘。”我松了口气:“突然很想嗑瓜子。”遥临低声道:“奴才这就去楚妃宫里拿,您先回屋,外面冷。”我笑嘻嘻地松开他的胳膊:“我等你!”每每想起那个痛哭流涕搂着遥临胳膊的自己,我都恨不能钻进地缝里。简直丢尽了一个妃子的脸。

比起主仆,我们三人更像是患难与共的伙伴。

喜荷是明媚的光,给我这间凄凉的寝宫增添一丝活力。

遥临是守护神,尽管他清冷又毒舌,却一直护我周全。

遥临与我同岁,年幼便入了宫,深知人心与规矩。他教给我如何在这宫中安稳生存,如何在不受宠的情况下明哲保身。

那些懵懂迷茫的岁月,因为有了遥临的帮助,才能平安度过。

我这种入宫五年还未侍寝的妃子,一直是所有人的嘲笑对象。

下人们肆无忌惮地议论讥讽我,见到我甚至都懒得行礼。

我装作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故意去偷听那些刺耳的对话。只有遥临看穿了我濒临崩溃的心,伸出手轻轻捂住了我的耳朵。

那一刻,我从遥临眼中看见了浓到化不开的温柔。

就算全世界都瞧不上我,他也一定会挡在我身前,无条件维护我。

有一年冬天,我不小心染了伤风,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交代后事,叮嘱遥临和喜荷把我的遗物收拾收拾分了后,各自去跟个好主子。

喜荷趴在我床上大哭:“娘娘,说什么傻话呢?您哪还有什么遗物啊!早都被败光了!”

我一气之下咳得更厉害了。

只有遥临始终保持冷静,从楚妃那儿拿了些药,没日没夜地守在我床边照顾。

我以为遥临天生就那么镇定自若,却在一次半夜醒来时,发现他正用掌心温柔地试探我额头的温度,脸上写满忧愁。

见我睁眼,他猛地收回手,表情恢复镇静,仿佛我刚才只是做了个梦。

不久后我终于痊愈,遥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似乎比我这个病人受的折磨还要多。

一日我睡醒后,发现寝宫里只剩下了喜荷一人。

我以为遥临终于受不了我这个拖油瓶,也像其他人一样离开了,外衣都没穿就疯了般冲出去。

见遥临正站在院子门口,我毫无形象地扑过去死死搂住他的胳膊:“遥临,我再也不跟你乱发脾气,再也不生病给你添麻烦,再也不好吃懒做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不要抛下我好不好?”

如果那一幕被外人看见,然后传到皇帝耳朵里,我一定会被当场杖毙。

但我当时管不了什么生与死,一门心思只想留下遥临。

遥临沉默许久,才轻轻叹了口气:“奴才只是去办点事。”

我的眼泪还挂在睫毛上:“那你答应我,永远都不离开。”

遥临无奈地勾起嘴角:“奴才绝不离开娘娘。”

我松了口气:“突然很想嗑瓜子。”

遥临低声道:“奴才这就去楚妃宫里拿,您先回屋,外面冷。”

我笑嘻嘻地松开他的胳膊:“我等你!”

每每想起那个痛哭流涕搂着遥临胳膊的自己,我都恨不能钻进地缝里。

简直丢尽了一个妃子的脸。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