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家妃知乎闲扫落花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崔家妃知乎

崔家妃知乎

作者:闲扫落花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07 14:46: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女主角崔氏阿姣的小说书名是《崔家妃知乎》,该小说的男主是宁王阿妁,作者是闲扫落花,崔家妃知乎该小说讲述了:我就是在这场宫宴上终于又看见了宁王。一年未见,他变得更黑,更瘦,也比以前更加沉稳。他救灾有功,被册封亲王,成了大臣们称颂和追捧的贤才,周身的气派竟已不同往昔。
节选

那年我刚满十六岁,阿娘告诉我,我要嫁给太子,成为他的太子妃。第二任太子妃。太子的第一任太子妃是我的堂姐,不过几个月前她突然得怪病薨了。东宫传来消息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阿妁死了,太子该多伤心啊。整个上京城的人都知道,太子和太子妃是多么般配多么恩爱的一对。「天造地设」「比翼双飞」,这些戏文里的唱词仿佛都是为他们造的。现在,阿妁死了还不到半年,太子就要续弦,而且下一任太子妃还是阿妁的族妹,这种伤天害理,没有道德的事我是绝对干不出来的。于是我把头埋在被子里,用最大的声音高呼:「我不嫁!我不嫁!」阿娘把我从被子里扯出来,温柔劝道:「阿姣听话,嫁给太子有什么不好?等以后太子当了皇帝,你就是皇后,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我的脸哭得像只花猫:「当皇后有什么好,给我当皇帝我也不嫁!」阿娘很快失去了耐心,脸色也不如平时那般慈爱,厉声道:「不嫁也得嫁,由不得你!」我委屈地瘪嘴:「为什么太子老是找崔家的女儿做他的太子妃?」阿娘顿了顿,才道:「他不敢不找。」我更加委屈:「那还有阿姗和阿妩,她们一个比我大,一个比我美,为什么不挑她们?」阿娘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阿姣,你是嫡女,现在崔家适婚的嫡女也只有你了。」阿娘说,挑太子妃不在乎年纪和才貌,但必须是嫡出。所以,我很不幸地被选中了。我不想嫁给太子,除了他是我姐夫之外,还因为我真正想嫁的人是宁王。宁王是陛下第五个儿子,生母是许惠妃。宁王和我年纪相仿,我俩青梅竹马,从小像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宁王张张嘴,我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话;宁王变胖还是变瘦,有没有长高,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我未及笄前,我和宁王几乎天天玩在一起。许惠妃曾经打趣,要定下我做她的儿媳妇,陛下听过,虽然没金口玉言颁旨赐婚,但也默许了。既然陛下默许了,所有人也都觉得我将来一定会是宁王妃,可如今我要嫁的人偏偏不是宁王,阿娘他们好像根本忘了从前的那些事,但我想太子肯定不会像他们那样容易遗忘。不知道太子是不是也觉得让我做他的太子妃实在荒唐?我偷偷去了一趟宁王府,王府的侍从告诉我宁王入宫去了。我想,今儿不是十五,按祖制,成年皇子未奉诏是不能进宫的,他若此时入宫,大抵是因为许惠妃。惠妃长年病体缠身,整个像是水做成的美人,说话的时候气若游丝,再温柔不过。我说,好吧,我等他回来。但我直等到第三天,宁王才回来,我看见他的时候,他的脸色很憔悴,我便问他:「惠妃娘娘的病怎么样了?是不是好点了?」他不回答,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我,冷冰冰道:「你来做什么?」我气得跳起脚来:「我等了你三天!我有话要跟你说。」他只寒着脸。

那年我刚满十六岁,阿娘告诉我,我要嫁给太子,成为他的太子妃。

第二任太子妃。

太子的第一任太子妃是我的堂姐,不过几个月前她突然得怪病薨了。

东宫传来消息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阿妁死了,太子该多伤心啊。

整个上京城的人都知道,太子和太子妃是多么般配多么恩爱的一对。「天造地设」「比翼双飞」,这些戏文里的唱词仿佛都是为他们造的。

现在,阿妁死了还不到半年,太子就要续弦,而且下一任太子妃还是阿妁的族妹,这种伤天害理,没有道德的事我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于是我把头埋在被子里,用最大的声音高呼:「我不嫁!我不嫁!」

阿娘把我从被子里扯出来,温柔劝道:「阿姣听话,嫁给太子有什么不好?等以后太子当了皇帝,你就是皇后,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我的脸哭得像只花猫:「当皇后有什么好,给我当皇帝我也不嫁!」

阿娘很快失去了耐心,脸色也不如平时那般慈爱,厉声道:「不嫁也得嫁,由不得你!」

我委屈地瘪嘴:「为什么太子老是找崔家的女儿做他的太子妃?」

阿娘顿了顿,才道:「他不敢不找。」

我更加委屈:「那还有阿姗和阿妩,她们一个比我大,一个比我美,为什么不挑她们?」

阿娘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阿姣,你是嫡女,现在崔家适婚的嫡女也只有你了。」

阿娘说,挑太子妃不在乎年纪和才貌,但必须是嫡出。所以,我很不幸地被选中了。

我不想嫁给太子,除了他是我姐夫之外,还因为我真正想嫁的人是宁王。

宁王是陛下第五个儿子,生母是许惠妃。宁王和我年纪相仿,我俩青梅竹马,从小像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

宁王张张嘴,我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话;宁王变胖还是变瘦,有没有长高,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未及笄前,我和宁王几乎天天玩在一起。

许惠妃曾经打趣,要定下我做她的儿媳妇,陛下听过,虽然没金口玉言颁旨赐婚,但也默许了。

既然陛下默许了,所有人也都觉得我将来一定会是宁王妃,可如今我要嫁的人偏偏不是宁王,阿娘他们好像根本忘了从前的那些事,但我想太子肯定不会像他们那样容易遗忘。

不知道太子是不是也觉得让我做他的太子妃实在荒唐?

我偷偷去了一趟宁王府,王府的侍从告诉我宁王入宫去了。

我想,今儿不是十五,按祖制,成年皇子未奉诏是不能进宫的,他若此时入宫,大抵是因为许惠妃。

惠妃长年病体缠身,整个像是水做成的美人,说话的时候气若游丝,再温柔不过。

我说,好吧,我等他回来。

但我直等到第三天,宁王才回来,我看见他的时候,他的脸色很憔悴,我便问他:「惠妃娘娘的病怎么样了?是不是好点了?」

他不回答,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我,冷冰冰道:「你来做什么?」

我气得跳起脚来:「我等了你三天!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只寒着脸。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