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宠的妃子小说-名字是宫殿,宫女

不受宠的妃子

不受宠的妃子

作者:我比青山还妩媚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07 12:32: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不受宠的妃子》作者是我比青山还妩媚,这里为您提供不受宠的妃子赵妃陈王赵秋狐小说阅读,不受宠的妃子该小说讲述了:听说皇帝一天都待在他的寝殿里没有出来,我忽然想到,或许那些失踪的女孩子们,都被藏在他的寝殿里,或是寝殿下面的地宫里。
节选

我有时候觉得皇帝真的很好笑,若是真的如古方所说吃个什么可以长生不老,那为何写出这个方子的人没有活到现在呢?就他还想长生不老,也不想想自己在位做了什么,也配长生不老吗?我总是觉得,只有为万千生灵捐躯奉献的人,只有有能力庇佑方土家园的人,才有资格提及长生不老,才有资格长生不老。他们英勇慷慨的魂魄照亮历史的长河,流传千古的名字引领着一代代英烈前仆后继,这,才是真正的长生不老。而一具只知吃喝玩乐的躯体,哪怕长生不老了,和连投了十世的猪狗,并没有区别。皇帝老儿还没有研制出他的不老药,底下终有人受够了他的暴政、他的昏聩无能,终于起了暴乱,恰逢此时,北境也来犯了。石块、烽烟的灰烬开始在宫殿上空笼罩,混着脂粉的香味儿,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荒凉。宫女的失踪也没有人管了,卷绿说我们殿里又丢了好几个,只是如今每个人都自身难保,也没有精力去关心别人的死活。我有时候想,皇帝是不是以为他多抓些人,加快把不老药在敌军攻陷城门之前造出来吃掉,他是不是就能长生不老、敌军就能放他一命了?一想到阿爹为了这样一个扶不上墙的蠢货奉献了自己的生命,我就气得想把狗皇帝摔死在太庙前。京城早已被北境的军队包围,皇宫里弥漫着恐惧的氛围,谁也不知道我们的军队还能守多久,我们的援军能不能及时赶到。所幸我从来相貌平平,身材平平,除去华饰,瑟瑟发抖时同普通宫女无甚么大的区别。从叛军开始进宫京城起,我每天都在锦绣的宫妃外衣下套着丫鬟奴婢的装束,就怕什么时候宫殿被攻破,我好赶紧装成宫女躲起来。我不能坐以待毙,要趁这时间多想想其他的退路。按理来讲,宫殿下面应该都是有个密道或者地宫存在的,所以我不如找机会跟着皇帝,或许能跟着躲进去。听说皇帝一天都待在他的寝殿里没有出来,我忽然想到,或许那些失踪的女孩子们,都被藏在他的寝殿里,或是寝殿下面的地宫里。这种情况太容易反水了,我若是和他一起被发现,我就真的难逃一死了。白天夜晚的喊杀声越来越响了,连暗夜的风声,都像是箭雨划破长空时的呼啸。借着少时阿爹教授的简单武功,我偷偷爬到后山的一棵大樟树上,躲在树叶里。本来想要躲在井里的,但是想了想,感觉天上比地下更安全一点。身上带了两天的干粮和水,吃喝拉撒都在树叶和风声的掩护下在树上解决。京城已经被攻破了,陈王宫被攻破也不过就一两天的功夫吧。断壁残垣,摧枯拉朽,没有什么人会愿意救这样一个无能的暴君,救这样一个注定短命的王朝。今夜的箭雨声很是呜咽,寂静得像是暴风雨前海浪的前奏。我向来睡眠浅,警觉的很,突然的寂静让我立刻醒来,嗅着空气中诡异的静默,我心下了然。陈朝,要殁了。有一个臃肿的黑影携着几声女子的抽噎赶来,我眼力好,听觉也灵敏,只是不动声色地在树叶的缝隙里看这两道黑影顺着枯井上老旧的轱辘转下去。没多久,喊杀声、尖叫声、兵戈相击声爆炸一样从宫殿里传来,摇曳的火焰把这暗夜照得有如白昼,“哔”一声,信号弹的白光划破了云层笼罩的漆黑的夜,宣告着这个荒诞朝代的结束。我一直没有睡,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前殿熊熊燃烧起的火焰,看着死寂的没有生气的枯井,看着烧杀抢掠一点点把时间磨去,一点点把东方染白。新主人在前殿庆祝,谈笑声远远传来。并没有想象中的搜查,也是,皇帝,哦不,先皇一定是安排了替身,叫那北来的军队还以为陈朝君主已经死亡。他不要以为他逃得过一劫,还有我呢,我是不会放过他的。趁着劲风刮过,扯落一袭树叶,我把一个做工精细华丽的香囊精准地丢到了井边。希望没有人看到树上有人。

我有时候觉得皇帝真的很好笑,若是真的如古方所说吃个什么可以长生不老,那为何写出这个方子的人没有活到现在呢?

就他还想长生不老,也不想想自己在位做了什么,也配长生不老吗?

我总是觉得,只有为万千生灵捐躯奉献的人,只有有能力庇佑方土家园的人,才有资格提及长生不老,才有资格长生不老。

他们英勇慷慨的魂魄照亮历史的长河,流传千古的名字引领着一代代英烈前仆后继,这,才是真正的长生不老。

而一具只知吃喝玩乐的躯体,哪怕长生不老了,和连投了十世的猪狗,并没有区别。

皇帝老儿还没有研制出他的不老药,底下终有人受够了他的暴政、他的昏聩无能,终于起了暴乱,恰逢此时,北境也来犯了。

石块、烽烟的灰烬开始在宫殿上空笼罩,混着脂粉的香味儿,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荒凉。

宫女的失踪也没有人管了,卷绿说我们殿里又丢了好几个,只是如今每个人都自身难保,也没有精力去关心别人的死活。

我有时候想,皇帝是不是以为他多抓些人,加快把不老药在敌军攻陷城门之前造出来吃掉,他是不是就能长生不老、敌军就能放他一命了?

一想到阿爹为了这样一个扶不上墙的蠢货奉献了自己的生命,我就气得想把狗皇帝摔死在太庙前。

京城早已被北境的军队包围,皇宫里弥漫着恐惧的氛围,谁也不知道我们的军队还能守多久,我们的援军能不能及时赶到。

所幸我从来相貌平平,身材平平,除去华饰,瑟瑟发抖时同普通宫女无甚么大的区别。从叛军开始进宫京城起,我每天都在锦绣的宫妃外衣下套着丫鬟奴婢的装束,就怕什么时候宫殿被攻破,我好赶紧装成宫女躲起来。

我不能坐以待毙,要趁这时间多想想其他的退路。

按理来讲,宫殿下面应该都是有个密道或者地宫存在的,所以我不如找机会跟着皇帝,或许能跟着躲进去。

听说皇帝一天都待在他的寝殿里没有出来,我忽然想到,或许那些失踪的女孩子们,都被藏在他的寝殿里,或是寝殿下面的地宫里。

这种情况太容易反水了,我若是和他一起被发现,我就真的难逃一死了。

白天夜晚的喊杀声越来越响了,连暗夜的风声,都像是箭雨划破长空时的呼啸。

借着少时阿爹教授的简单武功,我偷偷爬到后山的一棵大樟树上,躲在树叶里。

本来想要躲在井里的,但是想了想,感觉天上比地下更安全一点。

身上带了两天的干粮和水,吃喝拉撒都在树叶和风声的掩护下在树上解决。

京城已经被攻破了,陈王宫被攻破也不过就一两天的功夫吧。断壁残垣,摧枯拉朽,没有什么人会愿意救这样一个无能的暴君,救这样一个注定短命的王朝。

今夜的箭雨声很是呜咽,寂静得像是暴风雨前海浪的前奏。

我向来睡眠浅,警觉的很,突然的寂静让我立刻醒来,嗅着空气中诡异的静默,我心下了然。

陈朝,要殁了。

有一个臃肿的黑影携着几声女子的抽噎赶来,我眼力好,听觉也灵敏,只是不动声色地在树叶的缝隙里看这两道黑影顺着枯井上老旧的轱辘转下去。

没多久,喊杀声、尖叫声、兵戈相击声爆炸一样从宫殿里传来,摇曳的火焰把这暗夜照得有如白昼,“哔”一声,信号弹的白光划破了云层笼罩的漆黑的夜,宣告着这个荒诞朝代的结束。

我一直没有睡,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前殿熊熊燃烧起的火焰,看着死寂的没有生气的枯井,看着烧杀抢掠一点点把时间磨去,一点点把东方染白。

新主人在前殿庆祝,谈笑声远远传来。并没有想象中的搜查,也是,皇帝,哦不,先皇一定是安排了替身,叫那北来的军队还以为陈朝君主已经死亡。

他不要以为他逃得过一劫,还有我呢,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趁着劲风刮过,扯落一袭树叶,我把一个做工精细华丽的香囊精准地丢到了井边。希望没有人看到树上有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