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唐门阅读-一两江湖之绝顶小说

一两江湖之绝顶

一两江湖之绝顶

作者:一两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07 09:47:1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唐且芳和月深红小说叫做《一两江湖之绝顶》,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唐且芳月深红该小说讲述了:唐且芳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背靠着阶前的柱子,懒洋洋道。「六千多只灯笼?」月深红有些意外,「这么多?」「这里只有九百三十五只,那六千只,在听水榭。」
节选

在江湖中,人们成名的方法有很多种,有人靠剑法,有人靠医术,有人靠占卜,甚至有人靠恶名,却没有一个人,成名有他这样容易。他靠辈分成名。唐门家主叫他「叔爷」,就意味着世上绝大部分人要叫他「叔公」,便是问武院里的夫子、武当山上的真人,见了他,也要恭称一声「前辈」。月深红没有想到救自己的人,真的是唐门「且」字辈高手。月通听说之后,又惊又喜,「他真说自己是唐且芳?」犹有些不信,生怕有人冒名,追问,「他可是二十上下,遍身珠宝?」月深红点头,「虽然没有浑身珠宝,但较一般人来说,确实华丽许多。」月通大喜,携了寿礼与谢礼,带着女儿往唐门来。唐门向来以暗器毒药闻名,在人们的心目中,似乎也变得像这两样东西一样神秘恐怖。因此每一个来到唐门的人,都会有些意外。无论怎么看,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宅院,只是更大一些,更精致一些,道路更多一些,让人更容易眼晕和迷路一些而已。昆字辈子弟将月氏父女引入大门,过了偏厅,就是堂前花厅,次后是正厅,然后是层叠不尽的屋宇在眼前展开,一时之间看不到边际。来的大多是武林名宿与新秀,几乎汇集了江湖中所有出名人物。月通跟众人打过招呼,带着女儿在灯烛的光芒下穿过重重楼阁,道:「红儿,唐门家主对七叔爷最是信任,要是他能在旁边说上几句话,你哥哥的事便成了大半。前面便是他的居所,进去好生说话。」面前是一所院子,还没有进院门,就觉得红光耀眼。原来院中点满了红灯笼,屋檐下,树梢上,甚至梁柱上,都挂满了。一个人正弯腰点地上的一只灯笼,红融融的光芒里,一身珠光耀眼,只见他腰上系着一条白玉腰带,镶满拇指大的珍珠,颗颗浑圆。束发的珠冠换了一顶,比白天那顶更加华丽,细密地垂下幕布一样的珠带,几乎与黑发一样长度。果然是穿着华丽,浑身珠宝。白天那一身月深红已经觉得过于摆阔,然而跟现在相比,不过是萤火虫比之明月罢了。听到动静,正在点灯的唐且芳回过身来,脸上似有一丝惊喜,那一刻他眼中的亮光,丝毫不比身上的珠光逊色,然而目光落在月氏父女身上,这明珠一般的目光便黯淡下来,恢复了常态。月通已抢上前去,抱拳行礼,口称「叔爷」。月深红郑重谢过救命之恩,将谢礼献上。唐且芳脸上露出笑容,「月通,你真是越老越多礼。救你女儿不过是举手之劳。何况,也是你女儿聪明,见了我就说明身份来意,不然,我是不愿意多管闲事的。」聊了片刻,父女俩正要告辞,唐且芳道:「小深红留下。」向月通一笑,「我正闷得无趣,把你女儿留下来陪我老人家说说话。」月通笑呵呵从命。唐且芳将手里的火折子递给月深红,「把剩下的灯笼替我点上吧。」「点这么多灯笼,有什么讲究吗?」「因为到今天为止,有人活了六千九百三十五天,所以要点六千九百三十五只灯笼。」唐且芳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背靠着阶前的柱子,懒洋洋道。「六千多只灯笼?」月深红有些意外,「这么多?」「这里只有九百三十五只,那六千只,在听水榭。」一阵寒风来,险些将月深红手里的火折子吹灭,唐且芳声音低低的有些含糊不清,「这么冷的风,现在还不回来,一定冻惨了。」「开了春,天气已经不算冷了吧。」「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初春仍然是可怕的寒冷呢。」「叔公说的,是贵家主吧?他是个很怕冷的人吗?」「嗯,他上辈子是只冻猫子。」忽地,他把眼一瞪,「不许叫我叔公。」月深红一怔。他瞪眼的样子十分稚气,实在不能让人把这副模样同他的辈分联想在一起。

在江湖中,人们成名的方法有很多种,有人靠剑法,有人靠医术,有人靠占卜,甚至有人靠恶名,却没有一个人,成名有他这样容易。

他靠辈分成名。

唐门家主叫他「叔爷」,就意味着世上绝大部分人要叫他「叔公」,便是问武院里的夫子、武当山上的真人,见了他,也要恭称一声「前辈」。

月深红没有想到救自己的人,真的是唐门「且」字辈高手。

月通听说之后,又惊又喜,「他真说自己是唐且芳?」犹有些不信,生怕有人冒名,追问,「他可是二十上下,遍身珠宝?」

月深红点头,「虽然没有浑身珠宝,但较一般人来说,确实华丽许多。」

月通大喜,携了寿礼与谢礼,带着女儿往唐门来。

唐门向来以暗器毒药闻名,在人们的心目中,似乎也变得像这两样东西一样神秘恐怖。因此每一个来到唐门的人,都会有些意外。

无论怎么看,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宅院,只是更大一些,更精致一些,道路更多一些,让人更容易眼晕和迷路一些而已。

昆字辈子弟将月氏父女引入大门,过了偏厅,就是堂前花厅,次后是正厅,然后是层叠不尽的屋宇在眼前展开,一时之间看不到边际。

来的大多是武林名宿与新秀,几乎汇集了江湖中所有出名人物。月通跟众人打过招呼,带着女儿在灯烛的光芒下穿过重重楼阁,道:「红儿,唐门家主对七叔爷最是信任,要是他能在旁边说上几句话,你哥哥的事便成了大半。前面便是他的居所,进去好生说话。」

面前是一所院子,还没有进院门,就觉得红光耀眼。

原来院中点满了红灯笼,屋檐下,树梢上,甚至梁柱上,都挂满了。一个人正弯腰点地上的一只灯笼,红融融的光芒里,一身珠光耀眼,只见他腰上系着一条白玉腰带,镶满拇指大的珍珠,颗颗浑圆。束发的珠冠换了一顶,比白天那顶更加华丽,细密地垂下幕布一样的珠带,几乎与黑发一样长度。

果然是穿着华丽,浑身珠宝。白天那一身月深红已经觉得过于摆阔,然而跟现在相比,不过是萤火虫比之明月罢了。

听到动静,正在点灯的唐且芳回过身来,脸上似有一丝惊喜,那一刻他眼中的亮光,丝毫不比身上的珠光逊色,然而目光落在月氏父女身上,这明珠一般的目光便黯淡下来,恢复了常态。

月通已抢上前去,抱拳行礼,口称「叔爷」。月深红郑重谢过救命之恩,将谢礼献上。

唐且芳脸上露出笑容,「月通,你真是越老越多礼。救你女儿不过是举手之劳。何况,也是你女儿聪明,见了我就说明身份来意,不然,我是不愿意多管闲事的。」

聊了片刻,父女俩正要告辞,唐且芳道:「小深红留下。」向月通一笑,「我正闷得无趣,把你女儿留下来陪我老人家说说话。」

月通笑呵呵从命。

唐且芳将手里的火折子递给月深红,「把剩下的灯笼替我点上吧。」

「点这么多灯笼,有什么讲究吗?」

「因为到今天为止,有人活了六千九百三十五天,所以要点六千九百三十五只灯笼。」唐且芳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背靠着阶前的柱子,懒洋洋道。

「六千多只灯笼?」月深红有些意外,「这么多?」

「这里只有九百三十五只,那六千只,在听水榭。」

一阵寒风来,险些将月深红手里的火折子吹灭,唐且芳声音低低的有些含糊不清,「这么冷的风,现在还不回来,一定冻惨了。」

「开了春,天气已经不算冷了吧。」

「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初春仍然是可怕的寒冷呢。」

「叔公说的,是贵家主吧?他是个很怕冷的人吗?」

「嗯,他上辈子是只冻猫子。」忽地,他把眼一瞪,「不许叫我叔公。」

月深红一怔。他瞪眼的样子十分稚气,实在不能让人把这副模样同他的辈分联想在一起。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