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两江湖之绝顶发如雪by一两-一两的小说一两江湖之绝顶发如雪

一两江湖之绝顶发如雪

一两江湖之绝顶发如雪

作者:一两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7-07 08:59:4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当下热门小说《一两江湖之绝顶发如雪》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百里无双央落雪,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一两江湖之绝顶发如雪该小说讲述了:央落雪的视线落在她的眉心,那儿有一道红芒,初看像是细笔朱砂画上去的女儿妆,细看却如同烟霞一样若隐若现,“这道红芒,是跟剑气一起来的吗?”
节选

央落雪看了她一眼,道:“我有三不看,非疑症不看,非难症不看,非杂症不看。如果那名僧人得的不是所谓绝症,我也懒得出手的。”

他的声音淡淡的仿佛很和气,说出来的话却有说不出来的傲气。

百里无双是娑定城第一人,何曾受过这样的冷淡,微微吸了口气,“只要神医答应出诊,无论要什么我都可以为你办到。”

“无论什么吗……”央落雪抚额,思索了一会儿,“可是,我想不到要什么啊……而且,这里好花好景,我为什么要离开?”他倚树而坐,望向她时眼睫上翘如一道墨线,“就凭大小姐安排两名侍女替我铺床叠被?”

“那么,”百里无双压下胸中的不快,再继续下去,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忍受得了这人句句刺人的口气,“告辞。”她说着转身便走。

他却在她身后一笑,声音轻得仿若自语,却刚刚好让她听到,“不过如此啊。”

冰冷的剑气自气海蔓上眉睫,百里无双缓缓地回过身来,脸上如同冰封,冷然道:“愿意出诊就答应去娑定城,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央神医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身边的桃花被剑气摧伤,飘零如雨,央落雪却似感觉不到,靠着树干懒洋洋地换了个姿势,“原来,那个让你这样请求我去救的人,在你心中的地位也不过如此啊——几句话都受不了,又怎么值得我出手?要救人,总要救值得救的人吧?你甚至不肯为那个人放下你大小姐的架子,我又何必为那个人放下此刻的美景?”

一面说,他一面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眼睛悠闲地望着茶水注入茶杯,“大小姐,收起你的剑气吧。伤了我不要紧,伤了娑定城和药王谷的和气就不好了。”

最后一句让百里无双止住了脚步。

这么多年来作为娑定城的当家人,娑定城的利害早盖过了自身的喜怒,剑气很快地收敛下来,她淡淡道:“都说医者父母心,我以为神医身为药王谷的大弟子,身为药王的衣钵传人,多少有几分医者心肠,看来是我错了。”

一面说,她已经一面转身离开。就在她转过头去的那一瞬,眉心红芒淡去,不似方才那样浓烈的红,央落雪的眸子里忽然有了一丝惊动,他猛然起身,去扣她的脉门。

头顶百汇,腹下气海,手腕脉门,是练武之人身上的禁地。百里无双的手腕一被央落雪的指尖碰到,不用任何思索,剑气已自然而然地涌上手臂。央落雪只觉蓦然有一股大力掀翻了他,整个人跌飞出去,撞在树干上,一刹桃花零落如雨,他的唇角溢出一道血丝。百里无双有点惊讶。虽然早就听说央落雪痴心医道,武功一般,但没想到他“一般”到这个地步。不过她瞬即明白,他出手时没有带丝毫内力——他不是想偷袭她,他只是想把脉。“抱歉,央神医。”虽然嘴上说抱歉,脸上却仍然淡淡的,没有半分抱歉的意思,“你突然扣我脉门,我不自觉震开了你。”“咳咳……”央落雪胸中翻涌,气息不平,“好强的剑气……”他看上去没有不悦,眼中反而有异常明亮的神采,跟方才那懒洋洋冷淡淡的样子完全不同,“让我看看你的脉相,我同你去娑定城。”百里无双挑了挑眉,“此话当真?”“骗你干什么?”说着,指尖已搭上她的脉门,他的相貌清秀如同处子,此刻的眼神却充满锋利而狂热的光芒。一个人武功练到某种程度,会有一股力量从气海发出,跟着血液随四经八脉在体内循环往复。这是内力。练武之人的脉搏往往稳泰如山,绵长如海,有些人甚至可以用内力改变自己的脉相。但百里无双脉相里显示出来的力量,跟一般的内力完全不同。让一个完全不解医道的人来听脉,会感到她的心跳比常人快很多。但央落雪的手指一搭上去,立刻感觉到比常人快出的那部分心跳,并不是“心在跳动”!那是另一股力量,有了自己的脉搏,听上去,就好像百里无双的胸膛里有两颗心脏。多年来的学医生涯里以及前人所留下无数医典里,都没有遇到过有这种脉相。这也许是医术史上从未有过的先例。身体里藏着另一种生命的力量……这样的症状,即使是身为药王的师父,也没有遇到过吧?“我早就听说,娑定城的百里无双身负无形剑气,我一直以为只是内力的一种,没想到这样特别。”他的视线落在她的眉心,那儿有一道红芒,初看像是细笔朱砂画上去的女儿妆,细看却如同烟霞一样若隐若现,“这道红芒,是跟剑气一起来的吗?”“是的。”百里无双带着一丝诧异看了他一眼,这个人此时的热烈与方才坐在树下的时候判若两人。“什么时候有的?”

头顶百汇,腹下气海,手腕脉门,是练武之人身上的禁地。百里无双的手腕一被央落雪的指尖碰到,不用任何思索,剑气已自然而然地涌上手臂。央落雪只觉蓦然有一股大力掀翻了他,整个人跌飞出去,撞在树干上,一刹桃花零落如雨,他的唇角溢出一道血丝。

百里无双有点惊讶。虽然早就听说央落雪痴心医道,武功一般,但没想到他“一般”到这个地步。不过她瞬即明白,他出手时没有带丝毫内力——他不是想偷袭她,他只是想把脉。

“抱歉,央神医。”虽然嘴上说抱歉,脸上却仍然淡淡的,没有半分抱歉的意思,“你突然扣我脉门,我不自觉震开了你。”

“咳咳……”央落雪胸中翻涌,气息不平,“好强的剑气……”他看上去没有不悦,眼中反而有异常明亮的神采,跟方才那懒洋洋冷淡淡的样子完全不同,“让我看看你的脉相,我同你去娑定城。”

百里无双挑了挑眉,“此话当真?”

“骗你干什么?”

说着,指尖已搭上她的脉门,他的相貌清秀如同处子,此刻的眼神却充满锋利而狂热的光芒。

一个人武功练到某种程度,会有一股力量从气海发出,跟着血液随四经八脉在体内循环往复。这是内力。练武之人的脉搏往往稳泰如山,绵长如海,有些人甚至可以用内力改变自己的脉相。但百里无双脉相里显示出来的力量,跟一般的内力完全不同。让一个完全不解医道的人来听脉,会感到她的心跳比常人快很多。但央落雪的手指一搭上去,立刻感觉到比常人快出的那部分心跳,并不是“心在跳动”!

那是另一股力量,有了自己的脉搏,听上去,就好像百里无双的胸膛里有两颗心脏。

多年来的学医生涯里以及前人所留下无数医典里,都没有遇到过有这种脉相。这也许是医术史上从未有过的先例。身体里藏着另一种生命的力量……这样的症状,即使是身为药王的师父,也没有遇到过吧?

“我早就听说,娑定城的百里无双身负无形剑气,我一直以为只是内力的一种,没想到这样特别。”他的视线落在她的眉心,那儿有一道红芒,初看像是细笔朱砂画上去的女儿妆,细看却如同烟霞一样若隐若现,“这道红芒,是跟剑气一起来的吗?”

“是的。”百里无双带着一丝诧异看了他一眼,这个人此时的热烈与方才坐在树下的时候判若两人。“什么时候有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