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始至终只是一个他云洛心,求你小说阅读

从始至终只是一个他

从始至终只是一个他

作者:臭臭公子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6-22 19:53:3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你我两清 第2章 拱手相让 第3章 毕生修为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女主是云洛心小说《从始至终只是一个他》,这里提供主角是云洛心楚墨玹萫银的小说阅读。从始至终只是一个他小说主要讲述了:本源之力的耗损让云洛心面色煞白,冷汗淋漓,但她强忍着痛意一声未吭。“给你。”许诺要给的,她从未想过食言。楚墨玹看着她寂静而又隐忍着痛苦的脸,心脏隐隐似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但很快,他便收敛了心思。
节选

“师父不可,给出去的东西断然没有收回的道理,一切都是心儿心甘情愿的……”她哑声道。夜旸痛心问道:“就算你做的那一切都只是替别人做了嫁衣,你也心甘情愿?”云洛心的五指无力地拢了拢:“事已至此,心儿别无他求……只想孩子平安,望师父成全。”夜旸看着她苍白脸颊上透着的坚定,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往后你只能听天由命了。”夜旸说着,扶着云洛心在床榻上坐下,随后抬手放在她腹部之上,将掌心中源源不断的灵力灌输入内。感受到那幼小而又顽强的生命在微弱搏动,让他严肃的神情也染上了一抹温和。“这孩子,极其有灵性……”夜旸话未说完,背后一道劲风袭来,直直击到了他身上!“噗——”夜旸踉跄侧倒,口吐鲜血。刚才他全神贯注用自身治愈灵力为那胎儿稳固神魂,所以才无法第一时间反击和避开。云洛心慌忙自床上坐起来,想去扶受伤的夜旸,但被大步冲进来的楚墨玹一掌甩开。“身为凰后不守妇道,竟然敢在本王的宫殿跟奸夫苟且!”他训斥道。云洛心失望看着他,支撑着站起来拦在夜旸前面。“他是我师父,刚才只是在替我疗伤而已,你休得污蔑他……”“哼,被我捉奸在床还这般相护?”楚墨玹冷哼一声,怒气肆涨,“师徒关系又怎样,是师父也是男人!”他说着再次甩掌朝夜旸击去,云洛心连忙以身相挡,但已然来不及,那一掌直中夜旸,生生用灵力再他胸口捅出了个血窟窿!“师父——”云洛心嘶喊。夜旸看着自己的生命力源源不断自血窟窿中流逝,虚弱地抬眸看向她:“这便是你拿命相救的男人……”他话未说完便直接昏厥了过去,倒在血泊中。“师父,我错了……”云洛心泣不成声,她想用自己的无忧花瓣来替夜旸疗伤,但她的举止愈发激怒了对面火气滔天的男人。“来人!”楚墨玹大掌一扬,四周涌进众身穿铠甲的兵将,纷纷举起手中的长矛对准浑身是血的夜旸。“将这奸夫带去黑煞渊给吞天兽做食物!让那鸾鸟族十万生灵看看勾引凰后的下场!”他发令道。夜旸被带走,云洛心连制止的能力都没有。若不是因为自己,师父根本不会毫无反击之力!她匍匐跪在楚墨玹脚下,苦苦哀求:“求你放了我师父……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楚墨玹居高临下看着她,神情中尽是怒火未消的冷意:“口口声声说爱了本王数千年,现在为了别的男人居然可以这般下贱……云洛心,你可真令本王刮目相看!”云洛心千疮百孔的心已经痛到麻木,她卑微地拽着他的袍角:“我和师父真的是清白的……求你相信我,只要你信我一次,求你了……”楚墨玹无情抬脚,将云洛心绊倒至地。“本王只信亲眼所见,那奸夫死定了……至于你肚子里的孽种到底是本王的还是那奸夫的,本王会找羽医来剖腹认亲!”

“师父不可,给出去的东西断然没有收回的道理,一切都是心儿心甘情愿的……”她哑声道。

夜旸痛心问道:“就算你做的那一切都只是替别人做了嫁衣,你也心甘情愿?”

云洛心的五指无力地拢了拢:“事已至此,心儿别无他求……只想孩子平安,望师父成全。”

夜旸看着她苍白脸颊上透着的坚定,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往后你只能听天由命了。”

夜旸说着,扶着云洛心在床榻上坐下,随后抬手放在她腹部之上,将掌心中源源不断的灵力灌输入内。

感受到那幼小而又顽强的生命在微弱搏动,让他严肃的神情也染上了一抹温和。

“这孩子,极其有灵性……”

夜旸话未说完,背后一道劲风袭来,直直击到了他身上!

“噗——”夜旸踉跄侧倒,口吐鲜血。

刚才他全神贯注用自身治愈灵力为那胎儿稳固神魂,所以才无法第一时间反击和避开。

云洛心慌忙自床上坐起来,想去扶受伤的夜旸,但被大步冲进来的楚墨玹一掌甩开。

“身为凰后不守妇道,竟然敢在本王的宫殿跟奸夫苟且!”他训斥道。

云洛心失望看着他,支撑着站起来拦在夜旸前面。

“他是我师父,刚才只是在替我疗伤而已,你休得污蔑他……”

“哼,被我捉奸在床还这般相护?”楚墨玹冷哼一声,怒气肆涨,“师徒关系又怎样,是师父也是男人!”

他说着再次甩掌朝夜旸击去,云洛心连忙以身相挡,但已然来不及,那一掌直中夜旸,生生用灵力再他胸口捅出了个血窟窿!

“师父——”云洛心嘶喊。

夜旸看着自己的生命力源源不断自血窟窿中流逝,虚弱地抬眸看向她:“这便是你拿命相救的男人……”

他话未说完便直接昏厥了过去,倒在血泊中。

“师父,我错了……”云洛心泣不成声,她想用自己的无忧花瓣来替夜旸疗伤,但她的举止愈发激怒了对面火气滔天的男人。

“来人!”楚墨玹大掌一扬,四周涌进众身穿铠甲的兵将,纷纷举起手中的长矛对准浑身是血的夜旸。

“将这奸夫带去黑煞渊给吞天兽做食物!让那鸾鸟族十万生灵看看勾引凰后的下场!”他发令道。

夜旸被带走,云洛心连制止的能力都没有。

若不是因为自己,师父根本不会毫无反击之力!

她匍匐跪在楚墨玹脚下,苦苦哀求:“求你放了我师父……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楚墨玹居高临下看着她,神情中尽是怒火未消的冷意:“口口声声说爱了本王数千年,现在为了别的男人居然可以这般下贱……云洛心,你可真令本王刮目相看!”

云洛心千疮百孔的心已经痛到麻木,她卑微地拽着他的袍角:“我和师父真的是清白的……求你相信我,只要你信我一次,求你了……”

楚墨玹无情抬脚,将云洛心绊倒至地。

“本王只信亲眼所见,那奸夫死定了……至于你肚子里的孽种到底是本王的还是那奸夫的,本王会找羽医来剖腹认亲!”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