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姨娘,钱都阅读-盛世嫡妃(叶璃)小说

盛世嫡妃(叶璃)

盛世嫡妃(叶璃)

作者:凤轻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6-11 18:37:3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1.退婚?赐婚? 第2章 2.嫁妆 第3章 3.舅母来了 第4章 4.王氏的算计 第5章 5.强买强卖 第6章 6.王爷,买东西是要付钱的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当下热门小说《盛世嫡妃》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叶璃定王,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盛世嫡妃该小说讲述了:“赵姨娘这是什么话,王爷岂会在乎区区这一点小钱?何况…慎德轩是开门做生意的。别说是王爷,就是皇上也没有不给钱的道理吧?”叶璃讶然道。
节选

叶璃沉默了一下,十分淡定的往旁边退了一步道:“不知道女儿做错了什么,还请父亲明示。”见她完全没有要认错的样子,叶尚书又要大怒。一边的老太太咳了一声打断了他的怒气道:“璃儿,今天在慎德轩你在黎王面前失了礼数,若是传了出去别人还当咱们叶家教女无方。回头等你四妹大婚回门之日,你去向黎王殿下陪个礼。这些日子你就在自己院里呆着吧。”叶璃扫了一眼搂着叶莹唇边闪过一丝笑意的王氏,抬起头茫然的看着老太太道:“祖母恕罪。既然祖母说是璃儿错了那定是璃儿做的不对,只是璃儿愚钝还是不知道错在哪儿。还求祖母指点一二才好。”老太太一怔,望着一脸茫然不解的叶璃说不出话来。王氏扶着叶莹坐好,起身走到叶璃跟前和蔼的笑道:“璃儿,王爷是当今的亲弟弟,你今儿惹得王爷不高兴,若是王爷怪罪下来咱们家可是谁也当不起的。好好地跟老太太和老爷认个错,咱们不会怪你的。”叶璃眨了眨眼睛,抿着朱唇思索了片刻,脸上不解的神色更浓,“惹王爷生气?可是璃儿并未与王爷多说什么啊。王爷要买玉观音只是身上银两未带足,璃儿也让人将东西取了给王爷带走了,并没有故意留难啊。王爷怎么会生气?难道…难道那玉观音有什么瑕疵?”众人语塞,一边的赵姨娘扑哧一声,掩唇低笑道:“三小姐,夫人的意思是…您怎么能收王爷的钱呢?”黎王去买东西却没带银子,说出去谁信?分明就是压根没准备给银子却被叶璃用话拿住了,就连往常拿的东西都要补足银两,能不生气么?“赵姨娘这是什么话,王爷岂会在乎区区这一点小钱?何况…慎德轩是开门做生意的。别说是王爷,就是皇上也没有不给钱的道理吧?”叶璃讶然道。赵姨娘也不生气,咯咯笑道:“三小姐说的是。就是宫里采买也是要给钱的。若是都不给钱…谁还做生意呢?”“住口!胡说什么!”叶尚书没好气的扫了一眼刚进门不久正得宠的爱妾。赵姨娘眨了一下媚眼也识趣的不再多说了。叶璃一脸恍然大悟,转向王氏道:“莫非王爷当真为了此事生气?难不成…这京城里所有商家都是从不收王爷银两的?若是如此,倒真是璃儿做错了。祖母和父亲放心便是。回头璃儿便命人将银两送回去,另外再加三千两当是向王爷赔罪了。”王氏连忙拉住,心里是有苦难言。若真是让叶璃这么办了,只怕王爷在京城买东西从来不给钱的名声就要传遍了。叶璃才不管王氏的脸上,有些担忧又有些委屈的对老太太道:“若真是如此,这慎德轩还有这些铺子还是早些关门了好。”叶尚书冷着脸道:“慎德轩是你的陪嫁,关了做什么。到时候你嫁娶定国王府也不好看。”叶璃皱着眉道:“可是…这慎德轩一月盈余还不足一千两,王爷每次来看中的东西都超过三千两以上。若是王爷每月来一次……”闻言,老太太和叶尚书都是一怔,不由得将目光看向王氏。慎德轩是京城数得上古玩店,每月的盈余怎么可能不足一千两?还有这黎王也真是,堂堂一个王爷,偶尔一次去店里拿样东西也就算了,经常去拿像什么话。就是皇帝也没有经常白拿臣子东西的道理。王氏一愣,咬着牙不敢说话脸色开始有些发白。老太太盯着王氏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要知道这些年叶夫人的嫁妆铺子收入都是归入府中用度的。若是有人从中作梗,那就等于贪了叶府的银子。当初叶夫人还重病的时候老老太太也是掌了一段时间的家的,自然深知慎德轩是叶夫人陪嫁中最赚钱的两家铺子之一,每月盈余最少也在三千两之上。王氏咬牙低声道:“回老太太,这两年…许是生意不太好罢…”她如何敢说那些钱都进了她自己的私库。叶璃对着老太太行了个礼,幽幽道:“夫人整日里忙着府中的事务,怎么会知道外面的事情。老太太有所不知,咱们家里可是被下面的人坑苦了。这几日璃儿仔细对了各个铺子的账目,就拿慎德轩来说,实际上每年盈余最少也在三万两以上,可是从三年前开始每年上缴府里的居然还不足一万两。竟有一多半是被下面的管事给吞掉了。原本娘亲生前交代,这十二家铺子到璃儿出嫁之前只要经营得益,至少可盈利二十五万两。除了府里的花用以外,她也算是府中姐妹和弟弟们的嫡母,自然要给姐妹们添妆用的。没想到…如今母亲的一片苦心却是白费了。这几年,交给府里的银两尚不足十万两。这是账册,请祖母过目。”这一下不只叶尚书和老太太,就连其他的小姐和姨娘的脸色都变了。凭空十几万两不见踪影,而且这其中还有给自己女儿的嫁妆。大厅里立刻吵了起来,“老爷,老太太,夫人临了了还想着咱们这些姐妹和庶子庶女,老爷可一定要将那些杀千刀的东西惩治了才是啊。”“就是,真是一个个黑心肝,连咱们府里的钱都敢贪。”“你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老太太脸色阴沉的将账册扔到王氏脚边,王氏怎么也没想到原本是要惩罚叶璃的,怎么叶璃几句话就将事情扯到自己身上了。捧着账册越往后翻王夫人的手越发的颤抖起来。心中深恨自己从前竟小觑了这个丫头,明明从来没有教过她理家掌权的事,但是这账册上竟然半点痕迹也瞒不住她。甚至连店里的暗帐都翻了出来,显然拿捏人的手段也并不一般,“老太太…老爷,妾身……”老太太冷哼一声道:“难怪让你办嫁妆你说府里拿不出钱来,感情钱都拿回去贴你娘家了?”“老太太,媳妇冤枉啊。都是下面的人贪心,媳妇根本不知道这些…”“不知道?不知道你那堂弟在慎德轩当掌柜?不知道你匆匆忙忙的把几个铺子的掌柜都换了?”老太太盯着王氏,老太太一辈子为了这个家,最恨的就是王氏拿着叶家的钱去补贴自己娘家,这是任何一个婆婆都不能容忍的事情,何况王氏还不是明媒正娶而是从侧室抬上来的,“璃丫头,那些吃里扒外的东西何在?”叶璃垂眸,恭敬的答道:“璃儿自作主张将那些人都押了起来。签了卖身契的各打了十板子,外聘的准备送去官府。”老太太皱了皱眉,道:“你这丫头还是太过心软了。十板子能当什么事?让人将慎德轩和藏珍阁的掌柜的带上来。”慎德轩和藏珍阁一家古玩一家饰品,正是十二家店中最赚钱的,几乎占了所有收入的一半。不一会儿,几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被人拖了进来。那王掌柜一见到王氏便哀嚎起来,“妹妹,妹夫,救命啊……”叶尚书脸色铁青的瞪了一眼王氏,并不开口。王氏又气又怒,连声道:“放肆,还不快放开舅老爷!”叶璃歉然笑道:“原来真的是王家的舅老爷,璃儿还当是四妹开的玩笑呢。王家虽说不是大家却也有不少人在朝为官,怎么竟会做了慎德轩的掌柜。不过…慎德轩的师傅和伙计告王掌柜前后几年,贪墨慎德轩银两超过八万两。不知……”“这定然是那些小人污蔑。我堂兄怎么会贪墨银两?”王氏断然道。叶璃看了看老太太,也不反驳,道:“既然夫人愿意为王掌柜作保,璃儿怎敢不信?一会儿便请王掌柜和慎德轩的师傅以及伙计去一趟京城府尹那里当面对质吧。”王氏脸色一变,连忙道:“不过是些许小事哪里用得着麻烦京城府尹?”新上任的京城府尹秦牧号称铁面判官,落到他手里哪里能得了好。叶璃安抚的对王氏笑道:“夫人放心,若是果真冤枉了舅老爷,璃儿自然亲自向舅老爷磕头谢罪。来人,将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拉出去再打五十大板!”一回头,叶璃指着趴在一边的藏珍阁掌柜寒声道。刚刚不久前才挨了十大板的掌柜顿时脸色如土,“三小姐饶命啊!三小姐…夫人,救命啊…”王氏黑着脸不说话。老太太老眼微微一咪,淡声吩咐道:“照三小姐吩咐的办。”看向叶璃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意,叶璃自然知道老太太在打量自己,也不在意,冷然盯着掌柜的道:“你和王掌柜不同,你是卖身给徐家给我娘亲陪嫁的奴才。娘亲在世的时候待你不薄,这才短短几年你就敢如此背主。就算打死了你也没人敢多少半句话!给我狠狠地打!”掌柜的软到在地,身子不住的发抖。在场的众人也都不由得有些心悸,原本以为这个默默无闻的三小姐是个没心机好欺负的,却原来是他们这些人看走了眼。“不…三小姐饶命啊…夫人,救命…夫人,我贪得钱有有大半都是给您了啊,你不能见死不救!”

叶璃沉默了一下,十分淡定的往旁边退了一步道:“不知道女儿做错了什么,还请父亲明示。”

见她完全没有要认错的样子,叶尚书又要大怒。一边的老太太咳了一声打断了他的怒气道:“璃儿,今天在慎德轩你在黎王面前失了礼数,若是传了出去别人还当咱们叶家教女无方。回头等你四妹大婚回门之日,你去向黎王殿下陪个礼。这些日子你就在自己院里呆着吧。”叶璃扫了一眼搂着叶莹唇边闪过一丝笑意的王氏,抬起头茫然的看着老太太道:“祖母恕罪。既然祖母说是璃儿错了那定是璃儿做的不对,只是璃儿愚钝还是不知道错在哪儿。还求祖母指点一二才好。”

老太太一怔,望着一脸茫然不解的叶璃说不出话来。

王氏扶着叶莹坐好,起身走到叶璃跟前和蔼的笑道:“璃儿,王爷是当今的亲弟弟,你今儿惹得王爷不高兴,若是王爷怪罪下来咱们家可是谁也当不起的。好好地跟老太太和老爷认个错,咱们不会怪你的。”

叶璃眨了眨眼睛,抿着朱唇思索了片刻,脸上不解的神色更浓,“惹王爷生气?可是璃儿并未与王爷多说什么啊。王爷要买玉观音只是身上银两未带足,璃儿也让人将东西取了给王爷带走了,并没有故意留难啊。王爷怎么会生气?难道…难道那玉观音有什么瑕疵?”

众人语塞,一边的赵姨娘扑哧一声,掩唇低笑道:“三小姐,夫人的意思是…您怎么能收王爷的钱呢?”黎王去买东西却没带银子,说出去谁信?分明就是压根没准备给银子却被叶璃用话拿住了,就连往常拿的东西都要补足银两,能不生气么?

“赵姨娘这是什么话,王爷岂会在乎区区这一点小钱?何况…慎德轩是开门做生意的。别说是王爷,就是皇上也没有不给钱的道理吧?”叶璃讶然道。

赵姨娘也不生气,咯咯笑道:“三小姐说的是。就是宫里采买也是要给钱的。若是都不给钱…谁还做生意呢?”

“住口!胡说什么!”叶尚书没好气的扫了一眼刚进门不久正得宠的爱妾。赵姨娘眨了一下媚眼也识趣的不再多说了。

叶璃一脸恍然大悟,转向王氏道:“莫非王爷当真为了此事生气?难不成…这京城里所有商家都是从不收王爷银两的?若是如此,倒真是璃儿做错了。祖母和父亲放心便是。回头璃儿便命人将银两送回去,另外再加三千两当是向王爷赔罪了。”王氏连忙拉住,心里是有苦难言。若真是让叶璃这么办了,只怕王爷在京城买东西从来不给钱的名声就要传遍了。叶璃才不管王氏的脸上,有些担忧又有些委屈的对老太太道:“若真是如此,这慎德轩还有这些铺子还是早些关门了好。”

叶尚书冷着脸道:“慎德轩是你的陪嫁,关了做什么。到时候你嫁娶定国王府也不好看。”

叶璃皱着眉道:“可是…这慎德轩一月盈余还不足一千两,王爷每次来看中的东西都超过三千两以上。若是王爷每月来一次……”

闻言,老太太和叶尚书都是一怔,不由得将目光看向王氏。慎德轩是京城数得上古玩店,每月的盈余怎么可能不足一千两?还有这黎王也真是,堂堂一个王爷,偶尔一次去店里拿样东西也就算了,经常去拿像什么话。就是皇帝也没有经常白拿臣子东西的道理。

王氏一愣,咬着牙不敢说话脸色开始有些发白。老太太盯着王氏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要知道这些年叶夫人的嫁妆铺子收入都是归入府中用度的。若是有人从中作梗,那就等于贪了叶府的银子。当初叶夫人还重病的时候老老太太也是掌了一段时间的家的,自然深知慎德轩是叶夫人陪嫁中最赚钱的两家铺子之一,每月盈余最少也在三千两之上。

王氏咬牙低声道:“回老太太,这两年…许是生意不太好罢…”她如何敢说那些钱都进了她自己的私库。

叶璃对着老太太行了个礼,幽幽道:“夫人整日里忙着府中的事务,怎么会知道外面的事情。老太太有所不知,咱们家里可是被下面的人坑苦了。这几日璃儿仔细对了各个铺子的账目,就拿慎德轩来说,实际上每年盈余最少也在三万两以上,可是从三年前开始每年上缴府里的居然还不足一万两。竟有一多半是被下面的管事给吞掉了。原本娘亲生前交代,这十二家铺子到璃儿出嫁之前只要经营得益,至少可盈利二十五万两。除了府里的花用以外,她也算是府中姐妹和弟弟们的嫡母,自然要给姐妹们添妆用的。没想到…如今母亲的一片苦心却是白费了。这几年,交给府里的银两尚不足十万两。这是账册,请祖母过目。”这一下不只叶尚书和老太太,就连其他的小姐和姨娘的脸色都变了。凭空十几万两不见踪影,而且这其中还有给自己女儿的嫁妆。大厅里立刻吵了起来,“老爷,老太太,夫人临了了还想着咱们这些姐妹和庶子庶女,老爷可一定要将那些杀千刀的东西惩治了才是啊。”

“就是,真是一个个黑心肝,连咱们府里的钱都敢贪。”

“你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

老太太脸色阴沉的将账册扔到王氏脚边,王氏怎么也没想到原本是要惩罚叶璃的,怎么叶璃几句话就将事情扯到自己身上了。捧着账册越往后翻王夫人的手越发的颤抖起来。心中深恨自己从前竟小觑了这个丫头,明明从来没有教过她理家掌权的事,但是这账册上竟然半点痕迹也瞒不住她。甚至连店里的暗帐都翻了出来,显然拿捏人的手段也并不一般,“老太太…老爷,妾身……”

老太太冷哼一声道:“难怪让你办嫁妆你说府里拿不出钱来,感情钱都拿回去贴你娘家了?”

“老太太,媳妇冤枉啊。都是下面的人贪心,媳妇根本不知道这些…”

“不知道?不知道你那堂弟在慎德轩当掌柜?不知道你匆匆忙忙的把几个铺子的掌柜都换了?”老太太盯着王氏,老太太一辈子为了这个家,最恨的就是王氏拿着叶家的钱去补贴自己娘家,这是任何一个婆婆都不能容忍的事情,何况王氏还不是明媒正娶而是从侧室抬上来的,“璃丫头,那些吃里扒外的东西何在?”

叶璃垂眸,恭敬的答道:“璃儿自作主张将那些人都押了起来。签了卖身契的各打了十板子,外聘的准备送去官府。”

老太太皱了皱眉,道:“你这丫头还是太过心软了。十板子能当什么事?让人将慎德轩和藏珍阁的掌柜的带上来。”慎德轩和藏珍阁一家古玩一家饰品,正是十二家店中最赚钱的,几乎占了所有收入的一半。

不一会儿,几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被人拖了进来。那王掌柜一见到王氏便哀嚎起来,“妹妹,妹夫,救命啊……”叶尚书脸色铁青的瞪了一眼王氏,并不开口。王氏又气又怒,连声道:“放肆,还不快放开舅老爷!”叶璃歉然笑道:“原来真的是王家的舅老爷,璃儿还当是四妹开的玩笑呢。王家虽说不是大家却也有不少人在朝为官,怎么竟会做了慎德轩的掌柜。不过…慎德轩的师傅和伙计告王掌柜前后几年,贪墨慎德轩银两超过八万两。不知……”

“这定然是那些小人污蔑。我堂兄怎么会贪墨银两?”王氏断然道。

叶璃看了看老太太,也不反驳,道:“既然夫人愿意为王掌柜作保,璃儿怎敢不信?一会儿便请王掌柜和慎德轩的师傅以及伙计去一趟京城府尹那里当面对质吧。”

王氏脸色一变,连忙道:“不过是些许小事哪里用得着麻烦京城府尹?”新上任的京城府尹秦牧号称铁面判官,落到他手里哪里能得了好。

叶璃安抚的对王氏笑道:“夫人放心,若是果真冤枉了舅老爷,璃儿自然亲自向舅老爷磕头谢罪。来人,将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拉出去再打五十大板!”一回头,叶璃指着趴在一边的藏珍阁掌柜寒声道。刚刚不久前才挨了十大板的掌柜顿时脸色如土,“三小姐饶命啊!三小姐…夫人,救命啊…”王氏黑着脸不说话。老太太老眼微微一咪,淡声吩咐道:“照三小姐吩咐的办。”看向叶璃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意,叶璃自然知道老太太在打量自己,也不在意,冷然盯着掌柜的道:“你和王掌柜不同,你是卖身给徐家给我娘亲陪嫁的奴才。娘亲在世的时候待你不薄,这才短短几年你就敢如此背主。就算打死了你也没人敢多少半句话!给我狠狠地打!”掌柜的软到在地,身子不住的发抖。在场的众人也都不由得有些心悸,原本以为这个默默无闻的三小姐是个没心机好欺负的,却原来是他们这些人看走了眼。

“不…三小姐饶命啊…夫人,救命…夫人,我贪得钱有有大半都是给您了啊,你不能见死不救!”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