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校服,到婚纱秦淮有,姜岁岁小说阅读

从校服,到婚纱

从校服,到婚纱

作者:雁南妃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6-11 15:46:1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从校服到婚纱》是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小说,情节与文笔俱佳,从校服到婚纱主要讲述了:她看着秦淮出来,笑了笑:“看到你的一瞬间,觉得医生口中的五年,太陌生了,明明没有改变,直到现在才有感觉。”
节选

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和姜岁岁说,别和秦淮玩,他是个小疯子。和姜岁岁不同,秦淮是个真正的孤儿,他的母亲砍死了父亲,搂着父亲的尸体,当着他的面从高楼跳下去,摔成一团血肉模糊,分不清楚谁是谁。他睡在血泊里被警察抱走,进了孤儿院不哭不闹,冷静地让人害怕,警察好几次让心理医生来给做测试,反社会人格没检查出来,精神有一定的狂躁,抗压能力差是真的。男孩子之间的地盘争斗更严重,半大小子往往会动手打架,但谁也不会像秦淮那样往死了下黑手。打到最后,孤儿院里无论年纪,都无人敢和他动手。按理说,姜岁岁是不会和秦淮有接触的,直到青春发育期,她的身体有了些细微的变化,胸脯更大,更加美丽,像那个妓女母亲。一些男孩开始调戏她,有些大胆心黑的,趁着半夜将她堵在了回廊楼梯里,满嘴的污言秽语。无非是女承母业。秦淮就是在那个时候,从天而降,像一匹孤狼一样,要咬碎敌人的喉咙。他把人按在地面,打了个头破血流,被警察带走,最后因为不满十六岁被无罪释放。姜岁岁就站在门口,等着他回孤儿院。姜岁岁学着电影里的台词,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他就懒洋洋的说:“我那是狂躁症突然发作了。”姜岁岁自顾自的继续:“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秦淮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两人什么都没说,但是就这么好上了。大家都说,秦淮有病,将来要杀人的。姜岁岁是真没看出来,秦淮一天比一天温柔,在学校里收到的情书一天比一天多,即便是知道秦淮有女朋友。甚至有疯狂的女孩跑进了秦淮的寝室,脱了衣服,大胆而奔放。秦淮当然什么都没做,直接去学校外边开了个房,闻讯而来的姜岁岁那叫一个不满,她叫着:“你第一个看见的,居然不是我的。”灯光昏暗,秦淮神色莫名:“那看看啊?”两个人就看了看。秦淮没弄明白到底怎么来,研究了好久,最后在一家小旅店把事情办成了。二十块钱一晚的旅店,窄窄小小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画面不清晰的彩电,隔壁都是叫床的动静。姜岁岁疼的直流眼泪,秦淮气馁了很久,一直自责技术不好。等着两人结婚了,也熟稔了,她一高兴,看着电影喝酒,醉醺醺的倒在沙发上,拉着秦淮的手说:“咱们两个说好了一辈子,少一天少一分钟少一秒都不算一辈子。”秦淮温柔笑了笑,安抚了两句,然后说:“我下楼给你买解酒药去。”姜岁岁等着他,等啊,等的心口疼。她痛苦的叫了一声,猛的睁开了眼。姜岁岁的灵魂是轻飘飘的,没有任何感受。她可以走,可以动,但都只是形态的动作,没有触感。而这一次,她睁开眼睛,感受到了阳光,空气中的干燥,以及动一动手指触摸床,和护工如同摆弄猪肉一样擦拭自己大腿的疼痛感。她虚弱的发出了声音:“轻点……”护工扔下了手上的麻布,冲了出去:“植物人,那个植物人醒了——”姜岁岁反应了好半天,才意识到植物人是自己,她活过来了。

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和姜岁岁说,别和秦淮玩,他是个小疯子。

和姜岁岁不同,秦淮是个真正的孤儿,他的母亲砍死了父亲,搂着父亲的尸体,当着他的面从高楼跳下去,摔成一团血肉模糊,分不清楚谁是谁。

他睡在血泊里被警察抱走,进了孤儿院不哭不闹,冷静地让人害怕,警察好几次让心理医生来给做测试,反社会人格没检查出来,精神有一定的狂躁,抗压能力差是真的。

男孩子之间的地盘争斗更严重,半大小子往往会动手打架,但谁也不会像秦淮那样往死了下黑手。打到最后,孤儿院里无论年纪,都无人敢和他动手。

按理说,姜岁岁是不会和秦淮有接触的,直到青春发育期,她的身体有了些细微的变化,胸脯更大,更加美丽,像那个妓女母亲。

一些男孩开始调戏她,有些大胆心黑的,趁着半夜将她堵在了回廊楼梯里,满嘴的污言秽语。无非是女承母业。

秦淮就是在那个时候,从天而降,像一匹孤狼一样,要咬碎敌人的喉咙。他把人按在地面,打了个头破血流,被警察带走,最后因为不满十六岁被无罪释放。

姜岁岁就站在门口,等着他回孤儿院。

姜岁岁学着电影里的台词,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他就懒洋洋的说:“我那是狂躁症突然发作了。”

姜岁岁自顾自的继续:“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

秦淮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两人什么都没说,但是就这么好上了。

大家都说,秦淮有病,将来要杀人的。

姜岁岁是真没看出来,秦淮一天比一天温柔,在学校里收到的情书一天比一天多,即便是知道秦淮有女朋友。

甚至有疯狂的女孩跑进了秦淮的寝室,脱了衣服,大胆而奔放。

秦淮当然什么都没做,直接去学校外边开了个房,闻讯而来的姜岁岁那叫一个不满,她叫着:“你第一个看见的,居然不是我的。”

灯光昏暗,秦淮神色莫名:“那看看啊?”

两个人就看了看。

秦淮没弄明白到底怎么来,研究了好久,最后在一家小旅店把事情办成了。

二十块钱一晚的旅店,窄窄小小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画面不清晰的彩电,隔壁都是叫床的动静。

姜岁岁疼的直流眼泪,秦淮气馁了很久,一直自责技术不好。

等着两人结婚了,也熟稔了,她一高兴,看着电影喝酒,醉醺醺的倒在沙发上,拉着秦淮的手说:“咱们两个说好了一辈子,少一天少一分钟少一秒都不算一辈子。”

秦淮温柔笑了笑,安抚了两句,然后说:“我下楼给你买解酒药去。”

姜岁岁等着他,等啊,等的心口疼。她痛苦的叫了一声,猛的睁开了眼。

姜岁岁的灵魂是轻飘飘的,没有任何感受。她可以走,可以动,但都只是形态的动作,没有触感。

而这一次,她睁开眼睛,感受到了阳光,空气中的干燥,以及动一动手指触摸床,和护工如同摆弄猪肉一样擦拭自己大腿的疼痛感。

她虚弱的发出了声音:“轻点……”

护工扔下了手上的麻布,冲了出去:“植物人,那个植物人醒了——”

姜岁岁反应了好半天,才意识到植物人是自己,她活过来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