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薇小兔-(李思枫,宋瑾-阅读-锁冰心知乎(月薇小兔)

锁冰心知乎

锁冰心知乎

作者:月薇小兔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6-11 09:33:1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女主角雅芸的小说书名是《锁冰心知乎》,该小说的男主是严栩,作者是月薇小兔,锁冰心知乎该小说讲述了:做糖人、描面具这些事,皆是我以前在宫中未做过的。连蕙芯都对他改观了许多,只和我叹道:“庞公子懂得……好多啊。”这日,庞诣教了我北梁面具的画法,说等到三月迎春节那晚。
节选

说罢,又是一阵咳嗽。我指了指汤蛊,故作轻松:“难得宋大夫生病,给我个报恩的机会啊。”他笑笑:“不是什么大事,风寒,几日便好了。”我走过去,拿出汤蛊:“宋大夫前几日不是还叫我不要睡得太晚,一日不睡,百日都补不过来,可是你教我的,怎的轮到自己,便都忘了?”宋瑾微弱的笑了下:“没成想,如今倒换你来教训我了。”我笑着递给他一碗汤:“不想被宋大夫你的病人教训,那就喝喝看病人做的汤。”宋瑾接过去喝了一口,愣了下道,“以前你说你善做汤,我还以为不过是兴趣,没想到,你这汤做的,还真……咳咳……甚好。”我笑道:“能得宋大夫一声夸赞,不容易啊。”后面两日,我也依旧是在张家熬好了汤,再给宋瑾送去。宋瑾休息了两日,也渐好了许多。这日我正在屋内帮他乘汤,却听到大门外,书礼似在与人发生争执。宋瑾听到了,也皱了皱眉。不一会儿,书礼进了屋,道:“如今的人可真是,方才一人来敲门,说找师父,我说师父病了,那人居然还不信,说明明这几日都看到一个姑娘进去了,问是不是宋大夫不想给他看。”宋瑾抬了抬眼,淡淡道:“你如何回的?”书礼继续气愤道:“我说云姑娘是好心来帮忙照顾我家师父的,若你也能做出云姑娘那入口即化的暖汤,就也让你进来。”宋瑾笑了:“你如今倒是口齿越发伶俐了。”书礼不好意思摸了摸头:“这不是和师父学的么……”下午,我回张府,蕙芯见我回来了,便叫我下午一道去看戏。我本不想去,但转念一想,那日与庞诣也算说开了,如今不去,倒像是故意躲着他,便应了。走在去流芳楼的路上,蕙芯问起我宋瑾今日的情形,李思枫听了,接道:“如今患风寒的人是多的很,听闻前些日子,二皇子去周边四县救灾,救了一个掉入冰水中的孩童,结果自己也染了风寒。”庞诣接着道:“这事我也有所耳闻,听说如今那些受灾县的老百姓,都说二皇子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严栩也病了?只是我未待我细想,便听到庞诣低声在我耳边道:“有人跟踪我们。”我心下一惊,看向他。如今已走到流芳楼下,他对我摇摇头,对前面的蕙芯和李思枫笑道:“你俩先上去吧,记得要壶好茶。”李思枫笑着应了,只当庞诣还是像往常一样帮他和蕙芯独处,所以故意让他二人先走。待他二人上了楼,庞诣则拽了拽我的衣袖,快步转身向流芳楼右侧的巷子走去。我内心紧张不已,若是有人跟踪,定不会是跟踪蕙芯或庞诣,多半是冲我来的。是我在原州的行踪让人发现了?还是出了什么别的差错?小巷人烟稀少,越走越窄。

说罢,又是一阵咳嗽。

我指了指汤蛊,故作轻松:“难得宋大夫生病,给我个报恩的机会啊。”

他笑笑:“不是什么大事,风寒,几日便好了。”

我走过去,拿出汤蛊:“宋大夫前几日不是还叫我不要睡得太晚,一日不睡,百日都补不过来,可是你教我的,怎的轮到自己,便都忘了?”

宋瑾微弱的笑了下:“没成想,如今倒换你来教训我了。”

我笑着递给他一碗汤:“不想被宋大夫你的病人教训,那就喝喝看病人做的汤。”

宋瑾接过去喝了一口,愣了下道,“以前你说你善做汤,我还以为不过是兴趣,没想到,你这汤做的,还真……咳咳……甚好。”

我笑道:“能得宋大夫一声夸赞,不容易啊。”

后面两日,我也依旧是在张家熬好了汤,再给宋瑾送去。

宋瑾休息了两日,也渐好了许多。

这日我正在屋内帮他乘汤,却听到大门外,书礼似在与人发生争执。

宋瑾听到了,也皱了皱眉。

不一会儿,书礼进了屋,道:“如今的人可真是,方才一人来敲门,说找师父,我说师父病了,那人居然还不信,说明明这几日都看到一个姑娘进去了,问是不是宋大夫不想给他看。”

宋瑾抬了抬眼,淡淡道:“你如何回的?”

书礼继续气愤道:“我说云姑娘是好心来帮忙照顾我家师父的,若你也能做出云姑娘那入口即化的暖汤,就也让你进来。”

宋瑾笑了:“你如今倒是口齿越发伶俐了。”

书礼不好意思摸了摸头:“这不是和师父学的么……”

下午,我回张府,蕙芯见我回来了,便叫我下午一道去看戏。

我本不想去,但转念一想,那日与庞诣也算说开了,如今不去,倒像是故意躲着他,便应了。

走在去流芳楼的路上,蕙芯问起我宋瑾今日的情形,李思枫听了,接道:“如今患风寒的人是多的很,听闻前些日子,二皇子去周边四县救灾,救了一个掉入冰水中的孩童,结果自己也染了风寒。”

庞诣接着道:“这事我也有所耳闻,听说如今那些受灾县的老百姓,都说二皇子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严栩也病了?

只是我未待我细想,便听到庞诣低声在我耳边道:“有人跟踪我们。”

我心下一惊,看向他。

如今已走到流芳楼下,他对我摇摇头,对前面的蕙芯和李思枫笑道:“你俩先上去吧,记得要壶好茶。”

李思枫笑着应了,只当庞诣还是像往常一样帮他和蕙芯独处,所以故意让他二人先走。

待他二人上了楼,庞诣则拽了拽我的衣袖,快步转身向流芳楼右侧的巷子走去。

我内心紧张不已,若是有人跟踪,定不会是跟踪蕙芯或庞诣,多半是冲我来的。

是我在原州的行踪让人发现了?还是出了什么别的差错?

小巷人烟稀少,越走越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