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南妃-(秦淮,姜岁岁-阅读-秦淮二十二,姜岁岁二十(雁南妃)

秦淮二十二,姜岁岁二十

秦淮二十二,姜岁岁二十

作者:雁南妃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6-11 09:14:2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秦淮二十二姜岁岁二十》是一本不可多得优质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姜岁岁秦淮之间的故事,已经为你整理好了,秦淮二十二姜岁岁二十该小说讲述了:姜岁岁沉默着站了一会儿,渐渐听不见楼道里的脚步声。熟悉的家,在一些小细节上显得陌生,比如说,电视机,厨房用品,厕所里的洗衣机,还有那薄薄一层的电脑。
节选

秦淮出现在医院里的次数越来越少,越来很忙,先是三天出现一次,然后一个星期出现一次,一个月出现一次,半年出现一次。姜岁岁想,忙点好。烟花炸开,在天空一闪而过,璀璨而又短暂。街头巷尾都是鞭炮声,过年了。去年除夕夜,秦淮半夜匆匆赶回来,带着满身酒气和醉意,说着醉话:“你再不醒来,我就和别人在一起了。”姜岁岁一瞬间如释重负,一瞬间心如刀绞。医院的病房里空荡荡的,护工给病人喂了流食。她眼馋的看着人家的饺子,假装拿起,然后吞咽。护工离开后,阳光一点点便暗,她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被黑暗完全覆盖。一直到第二天天亮,秦淮都没有出现。姜岁岁若无其事的伸了个懒腰,甚至有点想笑,第五年,我的阿淮终于走出来了。这是好事儿,她高兴,高兴得开怀大笑。笑着笑着又哭了,哭得无声无息。未来啊,还会有更加漫长的夜等着她独自度过。“咯吱——”门被推开,她很惊喜的看过去。袁雪拎着几个袋子走进来,双手合十,连声说:“抱歉抱歉,除夕夜没来看你,不过新年快乐。”姜岁岁怅然若失的打招呼:新年快乐。袁雪把新买的衣服挂在柜子里,转头来帮她捏捏腿,笑着说:“阿淮昨天喝的太多了,现在都没起来床呢。我要给他买解酒药去,他拽着我死活不肯松手,哭着叫我别走。所以我昨天也没能来看你,你怪他吧。”姜岁岁挂着一抹无奈的笑。袁雪忽而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家里人问,我们是什么关系?阿淮说,我们在交往。”姜岁岁附和点头,好事好事。不知怎么着,眼泪突然夺眶而出。她扇了自己一巴掌,做人要点脸,你拖累了人家五年。袁雪自言自语:“爸爸总是很着急的催我们结婚,希望我有个归宿,可能是看我太喜欢阿淮了吧。阿淮说先交往着,不着急结婚。我知道,他不想丢下你,他有情有义。没关系的,只是一个结婚证而已,往后日子还长着呢,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行。”姜岁岁想,她只有一个结婚证了,能留下真好。袁雪笑的很灿烂:“我啊,一直一直喜欢他,喜欢他好久了。”姜岁岁瞧见她的鼻子,有些震惊:鼻血,你流鼻血了。她伸手抹了一把鼻子:“最近怎么总流鼻血。”她起身出去清洗,还哼着歌,是姜岁岁熟悉的旋律:“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姜岁岁恍惚间想起秦淮拉着她的手说,咱们两个说好了一辈子,少一天少一分钟少一秒都不算一辈子。姜岁岁第三次被扔到孤儿院门口,警察已经懒得再找那个巷子里的妓女,直接给她办了父母双亡的证件,送进了孤儿院。那一年她十岁,秦淮十二岁。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和姜岁岁说,别和秦淮玩,他是个小疯子。和姜岁岁不同,秦淮是个真正的孤儿,他的母亲砍死了父亲,搂着父亲的尸体,当着他的面从高楼跳下去,摔成一团血肉模糊,分不清楚谁是谁。

秦淮出现在医院里的次数越来越少,越来很忙,先是三天出现一次,然后一个星期出现一次,一个月出现一次,半年出现一次。

姜岁岁想,忙点好。

烟花炸开,在天空一闪而过,璀璨而又短暂。街头巷尾都是鞭炮声,过年了。

去年除夕夜,秦淮半夜匆匆赶回来,带着满身酒气和醉意,说着醉话:“你再不醒来,我就和别人在一起了。”

姜岁岁一瞬间如释重负,一瞬间心如刀绞。

医院的病房里空荡荡的,护工给病人喂了流食。她眼馋的看着人家的饺子,假装拿起,然后吞咽。

护工离开后,阳光一点点便暗,她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被黑暗完全覆盖。

一直到第二天天亮,秦淮都没有出现。

姜岁岁若无其事的伸了个懒腰,甚至有点想笑,第五年,我的阿淮终于走出来了。

这是好事儿,她高兴,高兴得开怀大笑。

笑着笑着又哭了,哭得无声无息。

未来啊,还会有更加漫长的夜等着她独自度过。

“咯吱——”门被推开,她很惊喜的看过去。

袁雪拎着几个袋子走进来,双手合十,连声说:“抱歉抱歉,除夕夜没来看你,不过新年快乐。”

姜岁岁怅然若失的打招呼:新年快乐。

袁雪把新买的衣服挂在柜子里,转头来帮她捏捏腿,笑着说:“阿淮昨天喝的太多了,现在都没起来床呢。我要给他买解酒药去,他拽着我死活不肯松手,哭着叫我别走。所以我昨天也没能来看你,你怪他吧。”

姜岁岁挂着一抹无奈的笑。

袁雪忽而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家里人问,我们是什么关系?阿淮说,我们在交往。”

姜岁岁附和点头,好事好事。不知怎么着,眼泪突然夺眶而出。她扇了自己一巴掌,做人要点脸,你拖累了人家五年。

袁雪自言自语:“爸爸总是很着急的催我们结婚,希望我有个归宿,可能是看我太喜欢阿淮了吧。阿淮说先交往着,不着急结婚。我知道,他不想丢下你,他有情有义。没关系的,只是一个结婚证而已,往后日子还长着呢,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行。”

姜岁岁想,她只有一个结婚证了,能留下真好。

袁雪笑的很灿烂:“我啊,一直一直喜欢他,喜欢他好久了。”

姜岁岁瞧见她的鼻子,有些震惊:鼻血,你流鼻血了。

她伸手抹了一把鼻子:“最近怎么总流鼻血。”

她起身出去清洗,还哼着歌,是姜岁岁熟悉的旋律:“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姜岁岁恍惚间想起秦淮拉着她的手说,咱们两个说好了一辈子,少一天少一分钟少一秒都不算一辈子。

姜岁岁第三次被扔到孤儿院门口,警察已经懒得再找那个巷子里的妓女,直接给她办了父母双亡的证件,送进了孤儿院。

那一年她十岁,秦淮十二岁。

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和姜岁岁说,别和秦淮玩,他是个小疯子。

和姜岁岁不同,秦淮是个真正的孤儿,他的母亲砍死了父亲,搂着父亲的尸体,当着他的面从高楼跳下去,摔成一团血肉模糊,分不清楚谁是谁。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