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雨知乎-华堇年,皇子醉花雨知乎章节试读

醉花雨知乎

醉花雨知乎

作者:月薇小兔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6-11 08:22:1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当下热门小说《醉花雨知乎》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宁若雨华堇年,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醉花雨知乎该小说讲述了:说罢,走上前道:“年儿,母后是为你好。”他笑了下:“确实如此,不过用药难免留下痕迹。”他母后似是惊讶了一下,他继续道:“儿臣听闻中宫一向有门秘术,将药和花香封入镯身,佩戴者便不易有孕
节选

之前阿雨未表明心意时,华堇年尚能克制自己的感情,虽心有爱意,却不忍迫她,着实忍得辛苦。七夕那夜之后,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像是关了许久的洪水突然开了闸。忍是不能再忍了。于是他堂而皇之找了个借口,便搬去了荷香院与她同住,那夜过后,解开心结的二人,更是如胶似漆,如鼓琴瑟。地生连理枝,水出并头莲。这行宫,他不知已来过多少次,却觉得唯独这次,这一花一草一木,都美的不可方物。唯独破坏了他心情的,大概也只有他那个四哥了。也不知是心太急还是对手下之人不信任,四皇子居然亲自带人夜闯了华堇年京郊的一处宅子。宅子里皆是训练有素的影卫,四皇子和他的随从未占到便宜,还被一个影卫伤了臂膀。华堇年本是在仓漫山那件事后,将这个御赐的宅子作为影卫的歇脚点,四皇子的夜探,倒是让他醒悟,这宅子,或许还有些其他的东西。太后带着雅荣从皇寺回来行宫的那日,办了宫宴。他本是和父皇母后陪着太后她老人家,想着太阳下山了再去大殿,却见瑶依匆匆赶来。瑶依是他放在阿雨身边的影卫。他虽面上不动声色,却在瑶依耳语时心中皱了眉头。他的阿雨,怎可让人欺负了去。他拿起茶杯,装作不经意将水撒在了衣衫上,拱手道:“父皇,儿臣脏了衣衫,怕需要回去换一换。”父皇还未应声,太后已笑道:“回去换罢,换后就直接去大殿,哀家有你父皇母后陪着就是。”他颔首退下,换衣衫时,想了想,将玉佩摘下,放入袖中。入了大殿,他自然知道,众人的目光皆落在他身上。他看了看眼面前西域进贡的葡萄,想起她是个不爱吃皮的。于是拿起一颗葡萄,优雅的剥掉皮,在众目睽睽下喂给了目瞪口呆的她。听着周围人倒吸的凉气,阿雨轻轻的拉了下他的衣袖。他停下手头剥着的葡萄,故意转头,声音不大不小,但刚好此刻安静的大殿人人皆能听到:“今日起床可有看到我的玉佩?”顿了顿又像是自言自语道,“是不是昨晚掉床榻上了。”整个大殿鸦雀无声,他很满意,喂了阿雨第二颗晶亮亮的葡萄。宫宴结束,他出来的晚了些,远远边看到,与阿雨在一起说话的,是六皇子。他心沉了沉,快步上前,将阿雨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四皇子和六皇子,不过一个狐狸一个狼。傍晚,他拉着阿雨的手漫步在行宫,阿雨和他嘟囔了一句,说看着感觉六皇子好像脸色不好。他当时确实未将这句话放在心上,只因六皇子那里有他安插的人,一举一动皆有人向他汇报。他喜欢那个婢女,也是他府上人尽皆知的事情。九月初,回了宫,他依旧理所应当的将东西都直接搬到了阿雨那里。

之前阿雨未表明心意时,华堇年尚能克制自己的感情,虽心有爱意,却不忍迫她,着实忍得辛苦。

七夕那夜之后,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像是关了许久的洪水突然开了闸。

忍是不能再忍了。

于是他堂而皇之找了个借口,便搬去了荷香院与她同住,那夜过后,解开心结的二人,更是如胶似漆,如鼓琴瑟。

地生连理枝,水出并头莲。

这行宫,他不知已来过多少次,却觉得唯独这次,这一花一草一木,都美的不可方物。

唯独破坏了他心情的,大概也只有他那个四哥了。

也不知是心太急还是对手下之人不信任,四皇子居然亲自带人夜闯了华堇年京郊的一处宅子。

宅子里皆是训练有素的影卫,四皇子和他的随从未占到便宜,还被一个影卫伤了臂膀。

华堇年本是在仓漫山那件事后,将这个御赐的宅子作为影卫的歇脚点,四皇子的夜探,倒是让他醒悟,这宅子,或许还有些其他的东西。

太后带着雅荣从皇寺回来行宫的那日,办了宫宴。

他本是和父皇母后陪着太后她老人家,想着太阳下山了再去大殿,却见瑶依匆匆赶来。

瑶依是他放在阿雨身边的影卫。

他虽面上不动声色,却在瑶依耳语时心中皱了眉头。

他的阿雨,怎可让人欺负了去。

他拿起茶杯,装作不经意将水撒在了衣衫上,拱手道:“父皇,儿臣脏了衣衫,怕需要回去换一换。”

父皇还未应声,太后已笑道:“回去换罢,换后就直接去大殿,哀家有你父皇母后陪着就是。”

他颔首退下,换衣衫时,想了想,将玉佩摘下,放入袖中。

入了大殿,他自然知道,众人的目光皆落在他身上。

他看了看眼面前西域进贡的葡萄,想起她是个不爱吃皮的。

于是拿起一颗葡萄,优雅的剥掉皮,在众目睽睽下喂给了目瞪口呆的她。

听着周围人倒吸的凉气,阿雨轻轻的拉了下他的衣袖。

他停下手头剥着的葡萄,故意转头,声音不大不小,但刚好此刻安静的大殿人人皆能听到:“今日起床可有看到我的玉佩?”顿了顿又像是自言自语道,“是不是昨晚掉床榻上了。”

整个大殿鸦雀无声,他很满意,喂了阿雨第二颗晶亮亮的葡萄。

宫宴结束,他出来的晚了些,远远边看到,与阿雨在一起说话的,是六皇子。

他心沉了沉,快步上前,将阿雨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四皇子和六皇子,不过一个狐狸一个狼。

傍晚,他拉着阿雨的手漫步在行宫,阿雨和他嘟囔了一句,说看着感觉六皇子好像脸色不好。

他当时确实未将这句话放在心上,只因六皇子那里有他安插的人,一举一动皆有人向他汇报。他喜欢那个婢女,也是他府上人尽皆知的事情。

九月初,回了宫,他依旧理所应当的将东西都直接搬到了阿雨那里。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