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嘉夫君卫家,卫江时小说阅读

元嘉夫君

元嘉夫君

作者:应无恙w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6-10 18:50:2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熬夜必看小说《元嘉夫君》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主人公是沈云萼卫鹤思,元嘉夫君小说讲述了:女儿家到底还是有些许爱美的,若说不羡慕大哥二哥晒不黑的体质,那当真是假的。懵懂无知的时候,还想着,我要是能和大哥长得一样就好了。那时候我不知道养女和亲子的区别。
节选

卫家江时,可以顶起门楣的卫江时。必须得回来。若是个外人来假扮卫江时,不说其他的,瞒过老夫人便是一桩难事。但我和大哥祖母他们共同生活了十几年,如今代替大哥承欢膝下,还是手到擒来的。二弟说的不错,这元嘉着实是个易容好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祖母老泪纵横,喜不自胜地对着假扮成沈云萼的元嘉道:“云萼果然是我们家的小福星。”祖母虽然年迈,却并不是老迈昏聩的妇人,若是卫江时普一回家沈云萼便离奇消失,她拿脚丫缝都能想出来是怎么回事。而躺在床上“虚弱”看着他们夫妻和美的我,悄悄将腿努力抻了抻。而祖母果然不疑有他,拜天谢神想要去祠堂跪一跪,多谢列祖列宗,叫他的大孙儿活着回来了。比先前卫鹤思醒来还要激动几分。倒不是说祖母偏心,一来卫江时“死而复生”,二来身为卫家的长子,素来稳重的卫江时在军中有着比卫鹤思更多的拥戴。简单来说。卫鹤思在军中,是卫家的二少爷,威风凛凛小将军,颇有乃父之风。而卫江时则只是卫江时,假以时日卫将军告老,他便是本朝最赫赫威名的大将军。如今爹爹战死,这个假以时日以另外一种方式到来。陛下龙颜大悦,亲赐“忠勇之家”,下令待我养好伤后整装京城人马,即可奔赴前线!我接过旨意和恩赐,原本以为卫家就此沉寂没落的祖母双手激动得颤抖,一口一个“陛下大恩!”而卫鹤思他勉强挤出了笑容,在唱念做打一应俱全之后,拉着我挨个对着画像认前线将领。他本想对外宣称我虽平安归来,却伤到了头脑失去记忆,但被我阻止了。若想要为父兄报仇,肩负门楣,必须要回到军中继续做那个英勇善战的卫江时卫将军。再这样的情景之下,受了伤的卫江时比失忆的卫江时更加有用。我亲手割伤了自己的腿与腹北,下刀时计算着肌理分寸,不伤经骨,用带钩箭时亦是道道留神。这样一身伤,是我卫江时兵败后被商人当做无名小卒准备贩卖到京城的证据,也是卫江时不是逃兵的必要准备。无诏私自回京是死罪,只要我活着,绝不会让卫家因我而受辱!无论是作为卫芷佟,还是作为卫江时活着。前线因为什么陷入了暂时的焦灼,我不清楚,卫鹤思也不清楚。并不是我贬低其他将领的能力,但卫家三人丧失作战能力,外族却不因此而大肆开展,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无论如何,我该走了。临行前那天卫鹤思来送我。我骑在马上,看着他仰头时含泪的神色,克制住女儿家姿态,只是轻轻颔首对他道:“鹤思,在家好好照顾祖母与云萼。”

卫家江时,可以顶起门楣的卫江时。

必须得回来。

若是个外人来假扮卫江时,不说其他的,瞒过老夫人便是一桩难事。

但我和大哥祖母他们共同生活了十几年,如今代替大哥承欢膝下,还是手到擒来的。

二弟说的不错,这元嘉着实是个易容好手。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祖母老泪纵横,喜不自胜地对着假扮成沈云萼的元嘉道:“云萼果然是我们家的小福星。”

祖母虽然年迈,却并不是老迈昏聩的妇人,若是卫江时普一回家沈云萼便离奇消失,她拿脚丫缝都能想出来是怎么回事。

而躺在床上“虚弱”看着他们夫妻和美的我,悄悄将腿努力抻了抻。

而祖母果然不疑有他,拜天谢神想要去祠堂跪一跪,多谢列祖列宗,叫他的大孙儿活着回来了。

比先前卫鹤思醒来还要激动几分。

倒不是说祖母偏心,一来卫江时“死而复生”,二来身为卫家的长子,素来稳重的卫江时在军中有着比卫鹤思更多的拥戴。

简单来说。

卫鹤思在军中,是卫家的二少爷,威风凛凛小将军,颇有乃父之风。

而卫江时则只是卫江时,假以时日卫将军告老,他便是本朝最赫赫威名的大将军。

如今爹爹战死,这个假以时日以另外一种方式到来。

陛下龙颜大悦,亲赐“忠勇之家”,下令待我养好伤后整装京城人马,即可奔赴前线!

我接过旨意和恩赐,原本以为卫家就此沉寂没落的祖母双手激动得颤抖,一口一个“陛下大恩!”

而卫鹤思他勉强挤出了笑容,在唱念做打一应俱全之后,拉着我挨个对着画像认前线将领。

他本想对外宣称我虽平安归来,却伤到了头脑失去记忆,但被我阻止了。

若想要为父兄报仇,肩负门楣,必须要回到军中继续做那个英勇善战的卫江时卫将军。

再这样的情景之下,受了伤的卫江时比失忆的卫江时更加有用。

我亲手割伤了自己的腿与腹北,下刀时计算着肌理分寸,不伤经骨,用带钩箭时亦是道道留神。

这样一身伤,是我卫江时兵败后被商人当做无名小卒准备贩卖到京城的证据,也是卫江时不是逃兵的必要准备。

无诏私自回京是死罪,只要我活着,绝不会让卫家因我而受辱!

无论是作为卫芷佟,还是作为卫江时活着。

前线因为什么陷入了暂时的焦灼,我不清楚,卫鹤思也不清楚。

并不是我贬低其他将领的能力,但卫家三人丧失作战能力,外族却不因此而大肆开展,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但无论如何,我该走了。

临行前那天卫鹤思来送我。

我骑在马上,看着他仰头时含泪的神色,克制住女儿家姿态,只是轻轻颔首对他道:“鹤思,在家好好照顾祖母与云萼。”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