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654-123654小说阅读

123654

123654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6-10 17:30:2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123654》是已完结的热门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陆尘埃魏星辰,123654小说主要讲述了:甜甜的喜酒喔,挂了。”看着变成忙音的电话,陈家铭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远方久久不发一语。你逃了五年,用我挡了四年,弄得我在这里结婚了都不敢请这个闺蜜吃酒,就怕她多想,值得吗?”
节选

遗书一共是三份。前两份分别是给父母和陈家铭。第三份是写给魏星沉。陆尘埃有很多话想要告诉魏星沉,但提笔又不知道该写什么。许久她才在纸上开始写上了简短的几句话,算作告别。将遗书写好,装进信封之中,她的眼眶早已被泪雾给遮盖。她红肿着眼,安排好了快递邮寄时间。起身看着这栋生活了五年的别墅,除了感慨,更多的是种解脱。明白魏星沉讨厌这里,主要是因为有她的气息,所以陆尘埃用了两天的时间将别墅里关于自己的东西全都清理了一遍。三分之二全都捐献给了有需要的人,剩下的,她站在别墅花园里角落,将它们通通烧毁。她小时候听人说,人死后,烧掉的衣服好像还可以接收到。她想,那自己一定不能变成狼狈的模样,投胎前还是尽可能端庄一些吧,万一遇上陆家老一辈的,也不会被骂。终于处理完一切后,本想找个国家安乐死,但都需要监护人,最后她能买了前往瑞士的机票,因为那里还有着一片洁白。下了出租车,她背着一个简易的书包,带上棒球帽埋头往机场里走去,也正因为她的低头,一男一女正巧从她身旁擦肩而过。陈家铭上车前,脚步一顿,目光不自觉往身后撇去,一旁的安甜甜有些疑惑:“怎么了?”陈家铭张望了一会,才收回视线坐回车上:“没什么,可能是错觉。”魏氏集团。魏星沉此刻正坐在位置上看着电脑,脑海不由闪现出那晚陆尘埃笑脸盈盈喊自己老公的画面。他颇为烦躁的靠在椅背上,视线正巧对准无名指上的婚戒,那是他视为耻辱的象征,刚伸出手想拔掉,敲门声就顺势响起。他收回思绪,恢复往常的幽冷:“进来。”魏艳琴走进,一身干练装扮配得上职场女魔头的称呼:“怎么了,脸色这么差?”魏星沉对自己这个姑姑一向敬重,毕竟父母早逝的他,是奶奶和姑姑一手带大的:“没事,公司事务罢了。”魏艳琴点了点头,将一封请帖放在他桌上:“柳青回来了,不去见见吗?”魏星沉笑了,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姑姑:“她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魏艳琴一副我就知道你不肯承认的表情:“少死鸭子嘴硬,你不喜欢陆尘埃不就是在等着你初恋柳青回来吗,我当初要是知道你这么喜欢柳青,我说什么也不会……”她话还未说完,就被魏星沉决绝打断:“那女的什么时候是我初恋了?我不喜欢陆尘埃跟她有什么关系!”魏艳琴一脸发蒙:“可柳青说……”“姑姑,我不喜欢陆尘埃是因为她当初装清纯善良骗了我,所以我在惩罚她,等她说对不起,知道错了。没其他女人任何事,您少参合我婚姻。”魏艳琴一脸无语:“什么意思?怪我多管闲事了是吧,惩罚?你要是不喜欢这个女人姑姑我有的是办法让她从我们魏家滚蛋,毁了陆家都在所不惜!”魏星沉猛地起身:“毁什么?我再不喜欢她,她也是我妻子,姑姑您作为长辈,说这些话也不太应该了。”

遗书一共是三份。

前两份分别是给父母和陈家铭。

第三份是写给魏星沉。

陆尘埃有很多话想要告诉魏星沉,但提笔又不知道该写什么。

许久她才在纸上开始写上了简短的几句话,算作告别。

将遗书写好,装进信封之中,她的眼眶早已被泪雾给遮盖。

她红肿着眼,安排好了快递邮寄时间。

起身看着这栋生活了五年的别墅,除了感慨,更多的是种解脱。

明白魏星沉讨厌这里,主要是因为有她的气息,所以陆尘埃用了两天的时间将别墅里关于自己的东西全都清理了一遍。

三分之二全都捐献给了有需要的人,剩下的,她站在别墅花园里角落,将它们通通烧毁。

她小时候听人说,人死后,烧掉的衣服好像还可以接收到。

她想,那自己一定不能变成狼狈的模样,投胎前还是尽可能端庄一些吧,万一遇上陆家老一辈的,也不会被骂。

终于处理完一切后,本想找个国家安乐死,但都需要监护人,最后她能买了前往瑞士的机票,因为那里还有着一片洁白。

下了出租车,她背着一个简易的书包,带上棒球帽埋头往机场里走去,也正因为她的低头,一男一女正巧从她身旁擦肩而过。

陈家铭上车前,脚步一顿,目光不自觉往身后撇去,一旁的安甜甜有些疑惑:“怎么了?”

陈家铭张望了一会,才收回视线坐回车上:“没什么,可能是错觉。”

魏氏集团。

魏星沉此刻正坐在位置上看着电脑,脑海不由闪现出那晚陆尘埃笑脸盈盈喊自己老公的画面。

他颇为烦躁的靠在椅背上,视线正巧对准无名指上的婚戒,那是他视为耻辱的象征,刚伸出手想拔掉,敲门声就顺势响起。

他收回思绪,恢复往常的幽冷:“进来。”

魏艳琴走进,一身干练装扮配得上职场女魔头的称呼:“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魏星沉对自己这个姑姑一向敬重,毕竟父母早逝的他,是奶奶和姑姑一手带大的:“没事,公司事务罢了。”

魏艳琴点了点头,将一封请帖放在他桌上:“柳青回来了,不去见见吗?”

魏星沉笑了,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姑姑:“她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魏艳琴一副我就知道你不肯承认的表情:“少死鸭子嘴硬,你不喜欢陆尘埃不就是在等着你初恋柳青回来吗,我当初要是知道你这么喜欢柳青,我说什么也不会……”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魏星沉决绝打断:“那女的什么时候是我初恋了?我不喜欢陆尘埃跟她有什么关系!”

魏艳琴一脸发蒙:“可柳青说……”

“姑姑,我不喜欢陆尘埃是因为她当初装清纯善良骗了我,所以我在惩罚她,等她说对不起,知道错了。没其他女人任何事,您少参合我婚姻。”

魏艳琴一脸无语:“什么意思?怪我多管闲事了是吧,惩罚?你要是不喜欢这个女人姑姑我有的是办法让她从我们魏家滚蛋,毁了陆家都在所不惜!”

魏星沉猛地起身:“毁什么?我再不喜欢她,她也是我妻子,姑姑您作为长辈,说这些话也不太应该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