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不雨无情道知乎-周上,国相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无情道知乎

无情道知乎

作者:羊不雨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6-10 14:03:2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优质作者羊不雨当下热书《无情道知乎》的主角是秦时月周上觉离,该小说内容扣人心弦,推荐阅读。无情道知乎小说内容讲述了:秦时月回首道:“嗯?还有事吗?」那高个青年有些纳闷地用手抓着他的头,似乎有点犹豫和羞怯。身边的两个同伴见他这样,都急急忙忙地推他:“别嗯嗯啊啊,你还是快说吧!」
节选

优质作者羊不雨当下热书《无情道知乎》的主角是秦时月周上觉离,该小说内容扣人心弦,推荐阅读。无情道知乎小说内容讲述了:秦时月回首道:“嗯?还有事吗?」那高个青年有些纳闷地用手抓着他的头,似乎有点犹豫和羞怯。身边的两个同伴见他这样,都急急忙忙地推他:“别嗯嗯啊啊,你还是快说吧!」

……秦时月感觉自己快神经衰弱了。

但是平心而论,这位年仅十岁的国相府小姐的日子过得是真不错。锦衣玉食自是不必说,一旦发起气来,金银玉器砸来听响也是常有的事。

侍女们一天到晚围着她转,但凡她伸手张口,下一秒就有人迎上来。她爹对她好得更是没有话说,因着她自幼丧母的缘故,国相大人见了自己这唯一的嫡亲女儿,护得比自己的眼珠子还精心。

国相府小姐的生命中,除了她父亲偶尔的劝慰和叮嘱,没有人不顺她的意。

秦时月缩在这壳子里,动也不动,喊也不能喊,每天只能像看一部流水电视剧一般,忍受着肉眼与映像完全不符的恐怖反差。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总之绝对不会是真的国相府。

她思来想去,直觉自己肯定还在润都的那座大宅子里。可问题是,把她困在这里,目的何在呢?周上此刻又在哪里,是不是也被困在何处,有没有危险?

「此事决不可再拖延,国相大人,那宋敬一旦上奏,圣上对您若起了疑心,不光是眼下,往前的事情恐怕也有暴露之虞。以我之见,咱们还是先下手为妙……」

「那又如何?我秦如惠为官三十载,向来是听命圣上,即便他呈上了折子,难不成圣上还能单凭他一面之词定我的罪?更何况,如今宋敬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他若不明不白地死了,岂非欲盖弥彰,更显可疑。这样,这事你去——」

「小姐,您在这儿玩儿什么呀?裁缝铺子来人,等着给您量体呢。」

书房窗下,小姑娘躲着偷听大人们讲话,却不想被侍女逮个正着。一听外头的声音,里头说话的人立刻就住了嘴。

「眷云,你小声一点!」小姑娘拉住侍女,悄声道。

侍女被她拉得蹲下,但头顶的窗户已经被打开了。秦如惠敲了敲女儿的脑袋瓜,含笑:「月儿不去量尺寸,跑这儿来偷听做甚?」

月儿干脆放开了侍女,叉着腰站起来:「因为爹好不容易休沐在家也不陪我,只同那几个老头子说话,我倒要听听你们成天在说些什么。」

「呵呵。」秦如惠眼阔鼻直,一副刚毅之相,但对着女儿永远都是笑眯眯的宠溺,听她将偷听说得这样理直气壮也不生气,只是隔着窗摸了摸小姑娘的发髻:

「不准无礼,这些都是爹的府客,你见了也需叫声先生。爹与几位先生说些朝政之事,你听了也无趣,快去量尺寸吧,那匹布的花样子你不是很喜欢吗,量了尺寸叫裁缝给咱们月儿做一身漂漂亮亮的花裙子。爹忙完了,下午陪你去放风筝。」

毕竟还是惦记着自己心心念念许久的新衣裳,月儿走近几步拽住父亲的手,期期艾艾地说了一句:「那你可不能又食言啊。」

秦如惠刮了刮她的脸蛋儿,笑容温柔而和蔼:「爹肯定说话算话,放心吧,乖月儿。」

秦时月看着这位国相大人,忽而觉得一种莫名的眼熟,这种感觉就好像她见到大宅的感觉一样,分明该是陌生的,却又仿佛在哪里见过。

方才听到的谈话也很不简单,什么「前事暴露」什么「先下手为妙」,她只在电视剧的反派嘴里听到过这种话,看来这位面相刚毅、自诩纯臣的国相大人,其实并不如他所表现得那么忠心,若是真的心怀坦荡,又何必怕圣上起疑心?

秦如惠立在窗前,看着娇娇小小的女儿走远,眼里仍带着笑意。

一位幕僚走上前来,低声道:「国相大人,小姐会不会听到了什么。」

「怎么?」周上走近一扇雕花格窗,却见上头是厚厚的一层血痂,探指一摸竟还能蹭下些许暗红的粉末。他捻了捻指尖,转头问如怨灵般跟在身后的小女孩儿:「说不出来了?」

小女孩儿此刻的心情非常不好,她原本是想哄着这人把心脉之力交出来,谁知他却好像早就看穿了她的有所顾忌。

周上打量着眼前这处房间,几个大的木架翻倒在地,檀木的方桌,黄花梨的圈椅,以及一些仍摆在桌上的文房四宝,看起来该是个书房,但房里连一张纸都看不见,只有不知沉淀了多久的灰尘。

「不如坦诚一点,你告诉我师姐在何处,我给你想要的。」周上其实根本不知道她所谓的吃掉他能涨修为是什么意思,但是,他非要做出一副从容不迫的姿态,才能让她迟疑犹豫,以为他有什么后招。

小女孩儿不再故作稚气的笑,两只眼像灌满了黑雾:「哦?你知道我要什么?」

周上只问:「我师姐在哪儿?」

「师姐?」小女孩儿重复了这两个字,然后低低笑起来,笑声尖细而嘲弄,「师姐?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有师姐,你不会真把自己当个人了吧?啊?」

她忽然抬手,四处缭绕的黑雾立刻凝聚起来,在她身后扭曲张扬,如同无数的蛇尾,直指周上,而其中人脸不息,嘶号嚎叫,像是要嚼碎他的血肉。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