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早已卸下by佚名-佚名的小说深情早已卸下

深情早已卸下

深情早已卸下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6-10 13:05:4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深情早已卸下》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沈轻岚楚天凌公主,沈轻岚楚天凌公主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沈轻岚不曾闪躲,一双清冷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长剑逼近,甚至能听到皮肉被刺穿的声音,剑刃抵触到头骨的痛感。明明只是一瞬间的事,可于沈轻岚而言却是那般的漫长,足以让她回忆爱慕楚天凌的十载。
节选

母蛊噬心之痛堪比楚迟……近些日子,沈轻岚夜不能寐,食不知味。她深知体内两条母蛊在蚕食自己最后的生命,她怕是时日无几了。这天,楚天凌一身杀气破门而入。一阵冷风席面,宝剑上银色的光芒晃地沈轻岚眼底酸涩,却流不出泪来。那柄先帝御赐的寒铁宝剑,如今正指着沈轻岚的面门,只需稍微用力,便可刺破沈轻岚的皮肤,甚至是刺穿她的额头。“温晚又有危险了?”沈轻岚语气平淡,嘴角却勾起自嘲的笑痕。除非温晚又‘遭遇’了什么,否则楚天凌绝不会来看她一眼。“叫李元出来!”楚天凌不愿与沈轻岚费唇舌,直接开口要人。“关李元何事?”沈轻岚心中有不好的预感,疼痛的心脏跳动加速。“沈轻岚,你胆敢派李元刺杀晚儿,若非本王及时相救,晚儿已经香消玉殒!即刻交出李元,不然本王就杀了你!”楚天凌眼底满是戾气。沈轻岚心中一窒。之前李元是说要杀温晚,可她制止了他。李元只听她的命令,绝不会违背她。“本公主不曾命人去刺杀温晚,楚王要拿人也得有证据。”沈轻岚凝下心神,声音微冷道。先帝留给沈轻岚的一切,她都不曾带到楚王府来。唯有李元,一直隐匿在暗处保护沈轻岚。除非执行任务,否则在沈轻岚没有性命之忧时,哪怕看到她受伤也不曾出面。影子,主在影在,主亡影灭!除非生死关头不得现身。“李元,本王知道你在暗处。若你不现身,本王就让沈轻岚这罪魁祸首给晚儿抵命!”楚天凌不屑于解释,高喝一声之后,长剑挥舞刺向沈轻岚眉心。沈轻岚不曾闪躲,一双清冷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长剑逼近,甚至能听到皮肉被刺穿的声音,剑刃抵触到头骨的痛感。明明只是一瞬间的事,可于沈轻岚而言却是那般的漫长,足以让她回忆爱慕楚天凌的十载。以前温润和煦的少年,仿佛一瞬间长大,变了一个人一般。她缓缓闭上眼眸,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也罢,终究看不到她想要的结局了。一双眼帘,遮住的不仅仅是生死,还有她沈轻岚早已卸下的深情。楚天凌看着沈轻岚不躲,动作稍有迟疑,剑眉轻轻皱起,心中竟有烦闷之感。不待楚天凌弄清心中的感觉,便察觉到屋顶气息不对,楚冽的目光立即随之转移。“李元,本公主命你不得为主报仇,从此自由之身!”沈轻岚自小习武,自也是察觉到屋顶的异常,高声喝道。

母蛊噬心之痛堪比楚迟……

近些日子,沈轻岚夜不能寐,食不知味。

她深知体内两条母蛊在蚕食自己最后的生命,她怕是时日无几了。

这天,楚天凌一身杀气破门而入。

一阵冷风席面,宝剑上银色的光芒晃地沈轻岚眼底酸涩,却流不出泪来。

那柄先帝御赐的寒铁宝剑,如今正指着沈轻岚的面门,只需稍微用力,便可刺破沈轻岚的皮肤,甚至是刺穿她的额头。

“温晚又有危险了?”沈轻岚语气平淡,嘴角却勾起自嘲的笑痕。

除非温晚又‘遭遇’了什么,否则楚天凌绝不会来看她一眼。

“叫李元出来!”楚天凌不愿与沈轻岚费唇舌,直接开口要人。

“关李元何事?”沈轻岚心中有不好的预感,疼痛的心脏跳动加速。

“沈轻岚,你胆敢派李元刺杀晚儿,若非本王及时相救,晚儿已经香消玉殒!即刻交出李元,不然本王就杀了你!”楚天凌眼底满是戾气。

沈轻岚心中一窒。

之前李元是说要杀温晚,可她制止了他。

李元只听她的命令,绝不会违背她。

“本公主不曾命人去刺杀温晚,楚王要拿人也得有证据。”沈轻岚凝下心神,声音微冷道。

先帝留给沈轻岚的一切,她都不曾带到楚王府来。

唯有李元,一直隐匿在暗处保护沈轻岚。

除非执行任务,否则在沈轻岚没有性命之忧时,哪怕看到她受伤也不曾出面。

影子,主在影在,主亡影灭!

除非生死关头不得现身。

“李元,本王知道你在暗处。若你不现身,本王就让沈轻岚这罪魁祸首给晚儿抵命!”楚天凌不屑于解释,高喝一声之后,长剑挥舞刺向沈轻岚眉心。

沈轻岚不曾闪躲,一双清冷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长剑逼近,甚至能听到皮肉被刺穿的声音,剑刃抵触到头骨的痛感。

明明只是一瞬间的事,可于沈轻岚而言却是那般的漫长,足以让她回忆爱慕楚天凌的十载。

以前温润和煦的少年,仿佛一瞬间长大,变了一个人一般。

她缓缓闭上眼眸,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也罢,终究看不到她想要的结局了。

一双眼帘,遮住的不仅仅是生死,还有她沈轻岚早已卸下的深情。

楚天凌看着沈轻岚不躲,动作稍有迟疑,剑眉轻轻皱起,心中竟有烦闷之感。

不待楚天凌弄清心中的感觉,便察觉到屋顶气息不对,楚冽的目光立即随之转移。

“李元,本公主命你不得为主报仇,从此自由之身!”沈轻岚自小习武,自也是察觉到屋顶的异常,高声喝道。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