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斯迦,陆辞他的笼中物在线看

他的笼中物

他的笼中物

作者:句怂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6-10 12:53: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你弃我在先 第2章 谁都不许帮她 第3章 背后的操控者 第4章 崭露头角 第5章 为之温柔 第6章 沈少爷的风流债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他的笼中物》小说为句怂的倾情力作,讲述了迟眠靳司洵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他的笼中物该小说讲述了:这让站在不远处的沈老先生,不禁想起了当年,他眼里的清秋也是这样穿着一身旗袍,站在雨荷拥簇的红木拱桥上,撑着油纸伞,一颦一笑都带着古典美人优雅的气息,
节选

迟眠似笑非笑的说:“沈契是吧!以后记着点,别乱攀关系,我跟你家少爷不熟。”“各位失陪了!”说完,她绕过沈斯迦,走了。宴会不久之后,在沈老爷的致词下,完美收场。做为晚辈,又是这些次宴会的主角,沈斯迦和迟眠被留到了最后,依次再问候那些长辈,目送他们离场。沈父,迟父先行坐上车离开了。原本沈父是交代了让沈斯迦送她回迟家别墅,她也不好拒绝,便应下了,但中途还是给家里的备用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夜色朦胧,云城的这个时候,早晚都透着股寒意,枕冷衾寒,冻得人有些发颤。沈斯迦看着冻得不停发抖的迟眠,刚想要骂她,是不是不带脑子,出门前不知道多穿点,活该她冻成狗。车灯刺的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古斯特,耀眼的停在沈斯迦的面前。车门缓缓打开,走下来的是手拿黑色定制西装的陆辞。“迟小姐,天冷,注意保暖。”她迟迟没有接过陆辞递过来的衣服,目光却盯着车里,黯光下,看不清脸的靳司洵。“谢谢靳先生的好意,但是不用了,靳先生再会!”毕竟刚认识,拿了人家的衣服,那也是个人情,日后可不好还,关键这个人从头到尾,都不简单。陆辞回过头,等待靳司洵的示意,车里的人什么也没说,陆辞就已经懂了,转身回到车座上,古斯特就那么缓缓的扬长而去。沈斯迦眼睛一刻都不离的盯着迟眠,等到那辆车开走了,他才露出一个满意的笑,低声的说:“算你识相,没给我带绿帽子。”他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人也都散场了,迟家的车驾还没有来,就让泊车员去车库取车。“上车,我送你。”沈斯迦打开红色布加迪·威龙的车门,斜倚靠在车身上,一张妖孽的脸,让人看着就是烂桃花泛滥成灾。迟眠还真不想和沈斯迦打交道,毕竟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算是尴尬,没有什么你情我愿的感情,只有被逼无奈的联姻。她果断的拒绝了,看着街道来来往往驶过的车辆平淡的说:“不用了,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司机马上就来,我可不敢坐你沈大少的车,半路给我扔哪了,我可就得不偿失了。”沈斯迦听到她不识好人心的的编排,脸色暗沉,他脑海里瞬间失去了要送她回迟家别墅的念头,忍不住骂了句:“靠,我TM是有病,才会听我爸的话送你回家,老子不送了。”他怒气冲冲的,发动车子,来了个后甩尾的漂移,扬长而去。迟眠才懒得搭理他,最好生气才好,反正她又不欠他的,划清点界限更好。没过多久,迟家的车驾缓缓停在了维瑟酒店外。“小姐,久等了,抱歉。”

迟眠似笑非笑的说:

“沈契是吧!以后记着点,别乱攀关系,我跟你家少爷不熟。”

“各位失陪了!”

说完,她绕过沈斯迦,走了。

宴会不久之后,在沈老爷的致词下,完美收场。

做为晚辈,又是这些次宴会的主角,沈斯迦和迟眠被留到了最后,依次再问候那些长辈,目送他们离场。沈父,迟父先行坐上车离开了。

原本沈父是交代了让沈斯迦送她回迟家别墅,她也不好拒绝,便应下了,但中途还是给家里的备用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

夜色朦胧,云城的这个时候,早晚都透着股寒意,枕冷衾寒,冻得人有些发颤。

沈斯迦看着冻得不停发抖的迟眠,刚想要骂她,是不是不带脑子,出门前不知道多穿点,活该她冻成狗。

车灯刺的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古斯特,耀眼的停在沈斯迦的面前。

车门缓缓打开,走下来的是手拿黑色定制西装的陆辞。

“迟小姐,天冷,注意保暖。”

她迟迟没有接过陆辞递过来的衣服,目光却盯着车里,黯光下,看不清脸的靳司洵。

“谢谢靳先生的好意,但是不用了,靳先生再会!”

毕竟刚认识,拿了人家的衣服,那也是个人情,日后可不好还,关键这个人从头到尾,都不简单。

陆辞回过头,等待靳司洵的示意,车里的人什么也没说,陆辞就已经懂了,转身回到车座上,古斯特就那么缓缓的扬长而去。

沈斯迦眼睛一刻都不离的盯着迟眠,等到那辆车开走了,他才露出一个满意的笑,低声的说:

“算你识相,没给我带绿帽子。”

他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人也都散场了,迟家的车驾还没有来,就让泊车员去车库取车。

“上车,我送你。”

沈斯迦打开红色布加迪·威龙的车门,斜倚靠在车身上,一张妖孽的脸,让人看着就是烂桃花泛滥成灾。

迟眠还真不想和沈斯迦打交道,毕竟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算是尴尬,没有什么你情我愿的感情,只有被逼无奈的联姻。

她果断的拒绝了,看着街道来来往往驶过的车辆平淡的说:

“不用了,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司机马上就来,我可不敢坐你沈大少的车,半路给我扔哪了,我可就得不偿失了。”

沈斯迦听到她不识好人心的的编排,脸色暗沉,他脑海里瞬间失去了要送她回迟家别墅的念头,忍不住骂了句:

“靠,我TM是有病,才会听我爸的话送你回家,老子不送了。”

他怒气冲冲的,发动车子,来了个后甩尾的漂移,扬长而去。

迟眠才懒得搭理他,最好生气才好,反正她又不欠他的,划清点界限更好。

没过多久,迟家的车驾缓缓停在了维瑟酒店外。

“小姐,久等了,抱歉。”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