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上随便拉了个人结婚小说-名字是韩瑾的未,苏家

婚礼上随便拉了个人结婚

婚礼上随便拉了个人结婚

作者:白上分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6-10 11:33:1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当下热门小说《婚礼上随便拉了个人结婚》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苏贤儿东方衍,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婚礼上随便拉了个人结婚该小说讲述了:在她原来的世界里,几乎人人都是修炼者,麻瓜占很小一部分,而这个世界里,麻瓜却是遍地走。她在华中大陆,被誉为第一天才,飞升那是众望所归。
节选

他们两人还是拿过手机看了起来,他们倒不是怀疑什么,而是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着视频的画面,他们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上,而那些冷漠的人,让他们的心里拔凉拔凉。要不是她及时出手救人的话,他们恐怕连母亲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尤其那个中年男人站出来讽刺她的时候,他们两人气愤到极点,咬着的牙齿咯咯作响,恨不得能冲进屏幕里,将中年男人暴打一顿。看完了视频,他们两个早已泪目,心里又气愤。她毫不犹豫的救人,勇敢的站出来说话,让他们很感动。而冷嘲热讽的人,则是让他们气愤。“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妈恐怕……”林玉莲感激地看向她。“你救了我妈一命,你就是我们阮家的大恩人!”阮忠义哽咽着说道。正当他们说着话的时候,阮泽谦脚步匆匆的赶回来了。接到消息说奶奶已经被送回到医院,他就立马往医院赶来。阮泽谦狐疑地扫了眼苏贤儿,瞬间就认出她是谁。他昨天看过网上的八卦新闻,她被韩瑾给当众退婚了。这些是是非非,他不做任何评价,不过她身为一个女孩子,确实可怜,被当众退婚应该很难堪吧。可……她怎么会在这?“爸妈,奶奶怎样了?”阮泽谦的目光落在父母的身上,急切地问道。“还在急救室里,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林玉莲回应道。阮忠义拉过他的手,“是她救了你奶奶,并且送到医院来,不然的话,你奶奶恐怕……”“她?”阮泽谦愕然,没想到她还是奶奶的救命恩人。本来只是觉得她可怜,没什么感觉,如今倒是多了一丝的好感,看她就觉得顺眼多了。“快给你奶奶的救命恩人道谢。”林玉莲说道。“道谢对她没用,不如爸妈帮下她吧。”阮泽谦耸了耸肩。不管是道谢还是小额的酬谢金,都没有办法解决苏家的问题。“什么情况?”阮忠义问道。“她叫苏贤儿,是苏行辰的女儿。”阮泽谦说了个大概,“她就是韩瑾的未婚妻,昨天被退婚的那个。”他若是说快要面临破产的苏家,他爸妈肯定不知道,毕竟姓苏的那么多,而且苏家只是小公司。说他们父女俩的名字,他爸妈也不一定认识,但是说韩瑾的未婚妻,他爸妈肯定知道。果然,说到韩瑾的未婚妻,阮忠义和林玉莲就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阮泽谦的脸上正噙着得意的笑意,刚想和他们再说下情况,头却被狠狠的敲了下。“妈!你干什么打我!”阮泽谦紧皱眉头,吃痛地捂着头。

他们两人还是拿过手机看了起来,他们倒不是怀疑什么,而是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视频的画面,他们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上,而那些冷漠的人,让他们的心里拔凉拔凉。

要不是她及时出手救人的话,他们恐怕连母亲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尤其那个中年男人站出来讽刺她的时候,他们两人气愤到极点,咬着的牙齿咯咯作响,恨不得能冲进屏幕里,将中年男人暴打一顿。

看完了视频,他们两个早已泪目,心里又气愤。

她毫不犹豫的救人,勇敢的站出来说话,让他们很感动。

而冷嘲热讽的人,则是让他们气愤。

“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妈恐怕……”林玉莲感激地看向她。

“你救了我妈一命,你就是我们阮家的大恩人!”阮忠义哽咽着说道。

正当他们说着话的时候,阮泽谦脚步匆匆的赶回来了。

接到消息说奶奶已经被送回到医院,他就立马往医院赶来。

阮泽谦狐疑地扫了眼苏贤儿,瞬间就认出她是谁。

他昨天看过网上的八卦新闻,她被韩瑾给当众退婚了。

这些是是非非,他不做任何评价,不过她身为一个女孩子,确实可怜,被当众退婚应该很难堪吧。

可……她怎么会在这?

“爸妈,奶奶怎样了?”阮泽谦的目光落在父母的身上,急切地问道。

“还在急救室里,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林玉莲回应道。

阮忠义拉过他的手,“是她救了你奶奶,并且送到医院来,不然的话,你奶奶恐怕……”

“她?”阮泽谦愕然,没想到她还是奶奶的救命恩人。

本来只是觉得她可怜,没什么感觉,如今倒是多了一丝的好感,看她就觉得顺眼多了。

“快给你奶奶的救命恩人道谢。”林玉莲说道。

“道谢对她没用,不如爸妈帮下她吧。”阮泽谦耸了耸肩。

不管是道谢还是小额的酬谢金,都没有办法解决苏家的问题。

“什么情况?”阮忠义问道。

“她叫苏贤儿,是苏行辰的女儿。”阮泽谦说了个大概,“她就是韩瑾的未婚妻,昨天被退婚的那个。”

他若是说快要面临破产的苏家,他爸妈肯定不知道,毕竟姓苏的那么多,而且苏家只是小公司。

说他们父女俩的名字,他爸妈也不一定认识,但是说韩瑾的未婚妻,他爸妈肯定知道。

果然,说到韩瑾的未婚妻,阮忠义和林玉莲就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阮泽谦的脸上正噙着得意的笑意,刚想和他们再说下情况,头却被狠狠的敲了下。

“妈!你干什么打我!”阮泽谦紧皱眉头,吃痛地捂着头。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