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宿敌vic菠萝蜂蜜柚子茶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新婚宿敌

新婚宿敌

作者:vic菠萝蜂蜜柚子茶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6-10 07:56:5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强烈推荐好文《新婚宿敌》,作者vic菠萝蜂蜜柚子茶文笔行云流水,主角湛湛严谨玉的故事动人心弦。新婚宿敌该小说讲述了:我拉开一小角被子,露出的锁骨上痕迹连绵成片,红着脸吼道,“严谨玉,你就是这么负责的?”说完不小心碰了一下,疼的嘶了声,“你属狗吗!用啃的!痛死了!”
节选

严谨玉细碎地吻着我,手掌像个火炉,“是公主执意留下微臣的,但,臣会负责。”说完,便再也没给我说话的机会。我和严谨玉大婚,父皇给了他三日休沐。可第一日,他就没让我健全地从床上走下来。我哭啼不止,嗓子沙哑,满身痕迹让我脸颊发烫,几乎被羞耻的浪潮淹没。他怎么能……怎么可以……我活这么大,从没人敢打我,严谨玉竟然……竟然……我摸着隐隐作痛的臀部,脸都烧起来。时已过午,严谨玉早已不见踪影。我抽抽搭搭地哭声惊动了门外的丫鬟,“公主可是醒了?奴婢进去服侍您。”“不许进来!”床榻上一片凌乱,我的小衣已经被扯成碎片分布在床头床尾,床单上还挂着一点血迹,如何敢叫别人看见。门忽然把人推开,我恼怒不已,“不是让你们等着——”严谨玉一身玄衣,神色如常,步履沉稳地跨门进来,转身淡定自如地将门掩上,这幅沉着镇静的模样跟昨夜的强势疯狂形成了鲜明对比。我呜咽一声,将衣服碎片扒拉进褥子下,用被子将自己里三层外三层包裹住。“你也出去。”我忽然有点怕他,怕他再次将我摁在床上,狠狠欺负。严谨玉无视我的话,径直来到床前,弯腰,伸手。我啪地打开他,“你……你想干什么?本公主不会再任你摆布了!”他说,“微臣会对您负责的。”我拉开一小角被子,露出的锁骨上痕迹连绵成片,红着脸吼道,“你就是这么负责的?”说完不小心碰了一下,疼的嘶了声,“你属狗吗!用啃的!痛死了!”严谨玉眼睛里划过一丝暗沉,转瞬即逝,快到我无法捕捉他的想法,便又恢复了古井无波的刻板,“公主,酒是皇上赐的,臣冤枉。”我一愣,父皇?想起我出嫁时,那张喜极而“泣”就差仰天狂笑的脸,我觉得,我父皇真能干出这种事。可嘴上不能认输,“谁知道不是你假借御酒,掺了药进去?你……你其心可诛!”我捶打他肩膀,像打在石头上,手发麻发痛。严谨玉撩起袍子跨坐在床缘,不顾我埋怨,将我从被子下拖出来,我尖叫着,又踢又踹。“湛湛!老实点儿!”严谨玉冷喝一声,我一哆嗦,咬着唇眼里泛着泪花,成串往下淌。这是严谨玉头一次唤我闺名。他向来冷静自持,人前人后唤我公主,自称微臣,如今被我惹毛了,湛湛两个字竟是脱口而出,显得……无比亲昵。一片小衣碎片,从被子下飘出来,在严谨玉大腿上停下来,带着浓郁芳香。我的贴身衣物,需得江南进贡的上等罗翅香熏染三日,才可上身,我脸红彤彤的,噘着嘴不说话,知道他又要训我,比如这些尽是民脂民膏啊,比如我骄奢淫逸,不思人间疾苦啊。意料之外,他拂去小衣碎片,眼也不抬,“哪里疼?”

严谨玉细碎地吻着我,手掌像个火炉,“是公主执意留下微臣的,但,臣会负责。”

说完,便再也没给我说话的机会。

我和严谨玉大婚,父皇给了他三日休沐。

可第一日,他就没让我健全地从床上走下来。

我哭啼不止,嗓子沙哑,满身痕迹让我脸颊发烫,几乎被羞耻的浪潮淹没。他怎么能……

怎么可以……

我活这么大,从没人敢打我,严谨玉竟然……竟然……

我摸着隐隐作痛的臀部,脸都烧起来。

时已过午,严谨玉早已不见踪影。

我抽抽搭搭地哭声惊动了门外的丫鬟,“公主可是醒了?奴婢进去服侍您。”

“不许进来!”床榻上一片凌乱,我的小衣已经被扯成碎片分布在床头床尾,床单上还挂着一点血迹,如何敢叫别人看见。

门忽然把人推开,我恼怒不已,“不是让你们等着——”

严谨玉一身玄衣,神色如常,步履沉稳地跨门进来,转身淡定自如地将门掩上,这幅沉着镇静的模样跟昨夜的强势疯狂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呜咽一声,将衣服碎片扒拉进褥子下,用被子将自己里三层外三层包裹住。

“你也出去。”我忽然有点怕他,怕他再次将我摁在床上,狠狠欺负。

严谨玉无视我的话,径直来到床前,弯腰,伸手。

我啪地打开他,“你……你想干什么?本公主不会再任你摆布了!”

他说,“微臣会对您负责的。”

我拉开一小角被子,露出的锁骨上痕迹连绵成片,红着脸吼道,“你就是这么负责的?”

说完不小心碰了一下,疼的嘶了声,“你属狗吗!用啃的!痛死了!”

严谨玉眼睛里划过一丝暗沉,转瞬即逝,快到我无法捕捉他的想法,便又恢复了古井无波的刻板,“公主,酒是皇上赐的,臣冤枉。”

我一愣,父皇?

想起我出嫁时,那张喜极而“泣”就差仰天狂笑的脸,我觉得,我父皇真能干出这种事。

可嘴上不能认输,“谁知道不是你假借御酒,掺了药进去?你……你其心可诛!”我捶打他肩膀,像打在石头上,手发麻发痛。

严谨玉撩起袍子跨坐在床缘,不顾我埋怨,将我从被子下拖出来,我尖叫着,又踢又踹。

“湛湛!老实点儿!”严谨玉冷喝一声,我一哆嗦,咬着唇眼里泛着泪花,成串往下淌。

这是严谨玉头一次唤我闺名。他向来冷静自持,人前人后唤我公主,自称微臣,如今被我惹毛了,湛湛两个字竟是脱口而出,显得……无比亲昵。

一片小衣碎片,从被子下飘出来,在严谨玉大腿上停下来,带着浓郁芳香。

我的贴身衣物,需得江南进贡的上等罗翅香熏染三日,才可上身,我脸红彤彤的,噘着嘴不说话,知道他又要训我,比如这些尽是民脂民膏啊,比如我骄奢淫逸,不思人间疾苦啊。

意料之外,他拂去小衣碎片,眼也不抬,“哪里疼?”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