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大佬求放过马路,康文渊小说阅读

禁欲大佬求放过

禁欲大佬求放过

作者:诗月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5-11 12:26:1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未婚夫逃婚了 第2章 推倒陌生男人 第3章 我不会负责的 第4章 价格昂贵的男公关 第5章 买点儿补品吧 第6章 她还那么年轻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强烈推荐好文《禁欲大佬求放过》,作者诗月文笔行云流水,主角楚清妍康文渊的故事动人心弦。禁欲大佬求放过该小说讲述了:康文渊发动车,将楚清妍送到公寓楼下,然后绝尘而去。“别忘了去检查……”楚清妍的叮咛被车声掩盖,一眨眼,康文渊的宾利慕尚便汇入了车流。
节选

“现在结果还没出来,但是不排除这个可能,你这种情况,十有八九就是那种病,你现在就入院吧,以免耽误治疗。”医生拿着几张化验单,极为专业的为楚清妍分析数据,她根本听不懂,她只知道一件事,凶多吉少,她已经得了那种病。楚清妍哭着离开医院,回家去收拾东西,准备住院接受治疗。她还那么年轻,不想死,不想死。过马路的时候楚清妍没注意看红绿灯,闷头就冲了出去,差点儿被一辆宾利慕尚撞到。“吱嘎……”刺耳的刹车声响彻云霄。楚清妍吓了一跳,被宾利车的惯性刮倒在地。“碰瓷啦,碰瓷啦,快来看啊,有人碰瓷啦……”路边立刻有好事者大喊起来。碰瓷?楚清妍又好气又好笑,抹去脸上的泪,撑着宾利慕尚的保险杠想站起来。这时,一个似曾相似的男中音在嘈杂的车声中飘入耳朵。“你没事吧?”闻声抬头,楚清妍看清男人的脸,见鬼似的瞪圆了眼睛:“是你!”看到楚清妍,康文渊眉头微蹙,语带讥诮:“改行当马路天使了?”“你见过我这么倒霉的天使吗?”楚清妍牙咬,拍着宾利慕尚的引擎盖站起来,抓着康文渊的衬衫袖子,恶狠狠的说:“是你把那种病传染给我,你就必须出钱给我治病,治不好我就去你家,闹得你不得安宁。”命都快没了,尊严还算个屁啊!这男人开那么好的车,肯定比她有钱多了,治病就是个无底洞,不赖着他,她难道去募捐吗?人群中传来不和谐的声音:“小姑娘,他传染了什么病给你啊?”“不管你的事!”楚清妍这才发现的人越来越多,看热闹不怕事儿大,人人脸上都挂着暧昧不明的笑意,急切的想获取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放手!”康文渊脸色沉静如水,他冰冷的眸子如尖刀刮过楚清妍的脸。大马路上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楚清妍连忙松开男人的袖子,她也没真的放过他,而是自顾自的上了他的车。康文渊也随后上了车,他冷睨副驾驶位上的楚清妍一眼,踩下了油门,道路终于恢复了畅通。楚清妍偷偷瞥一眼身侧衣冠潇潇,长相俊美的男人,纠结了很久才开口:“做你们那个行业,应该经常体检吧?”康文渊冷睨楚清妍一眼,没说话。楚清妍咽了咽口水,又说:“你接生意……采取防护措施吗?毕竟……你们这个是高危行业,万一……你得了什么病,那就……会传染给很多人……”一字一句说得艰难,到最后,楚清妍实在说不下去了,捂着脸低低的抽泣。她怎么那么倒霉,一次就染上了那种病,她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现在结果还没出来,但是不排除这个可能,你这种情况,十有八九就是那种病,你现在就入院吧,以免耽误治疗。”

医生拿着几张化验单,极为专业的为楚清妍分析数据,她根本听不懂,她只知道一件事,凶多吉少,她已经得了那种病。

楚清妍哭着离开医院,回家去收拾东西,准备住院接受治疗。

她还那么年轻,不想死,不想死。

过马路的时候楚清妍没注意看红绿灯,闷头就冲了出去,差点儿被一辆宾利慕尚撞到。

“吱嘎……”刺耳的刹车声响彻云霄。

楚清妍吓了一跳,被宾利车的惯性刮倒在地。

“碰瓷啦,碰瓷啦,快来看啊,有人碰瓷啦……”路边立刻有好事者大喊起来。

碰瓷?

楚清妍又好气又好笑,抹去脸上的泪,撑着宾利慕尚的保险杠想站起来。

这时,一个似曾相似的男中音在嘈杂的车声中飘入耳朵。

“你没事吧?”

闻声抬头,楚清妍看清男人的脸,见鬼似的瞪圆了眼睛:“是你!”

看到楚清妍,康文渊眉头微蹙,语带讥诮:“改行当马路天使了?”

“你见过我这么倒霉的天使吗?”

楚清妍牙咬,拍着宾利慕尚的引擎盖站起来,抓着康文渊的衬衫袖子,恶狠狠的说:“是你把那种病传染给我,你就必须出钱给我治病,治不好我就去你家,闹得你不得安宁。”

命都快没了,尊严还算个屁啊!

这男人开那么好的车,肯定比她有钱多了,治病就是个无底洞,不赖着他,她难道去募捐吗?

人群中传来不和谐的声音:“小姑娘,他传染了什么病给你啊?”

“不管你的事!”

楚清妍这才发现的人越来越多,看热闹不怕事儿大,人人脸上都挂着暧昧不明的笑意,急切的想获取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放手!”康文渊脸色沉静如水,他冰冷的眸子如尖刀刮过楚清妍的脸。

大马路上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楚清妍连忙松开男人的袖子,她也没真的放过他,而是自顾自的上了他的车。

康文渊也随后上了车,他冷睨副驾驶位上的楚清妍一眼,踩下了油门,道路终于恢复了畅通。

楚清妍偷偷瞥一眼身侧衣冠潇潇,长相俊美的男人,纠结了很久才开口:“做你们那个行业,应该经常体检吧?”

康文渊冷睨楚清妍一眼,没说话。

楚清妍咽了咽口水,又说:“你接生意……采取防护措施吗?毕竟……你们这个是高危行业,万一……你得了什么病,那就……会传染给很多人……”

一字一句说得艰难,到最后,楚清妍实在说不下去了,捂着脸低低的抽泣。

她怎么那么倒霉,一次就染上了那种病,她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