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人,锁链玉殿秋我是前朝小说-宫人,锁链小说叫什么名字

玉殿秋我是前朝

玉殿秋我是前朝

作者:咕咚怪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5-06 15:11:5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主角是阿霜张璟的小说名字是《玉殿秋我是前朝》,为作者咕咚怪最新热门佳作,在这里可以看阿霜张璟小说阅读。阿霜张璟该小说讲述了:这三个月以来我便是被囚禁在这里,偶尔会听见他从殿前路过,可是他却没有来看过我一次,我想差人去打听我嫂嫂与侄儿们的消息。
节选

我是前朝公主,被关在这里已经有三个月了,一根锁链套在了我的脖子上,那天我看着父兄一个个死在了我的面前,他们的尸体便是被挂在了殿中的梁上。绳子很长,他们的脚尖似乎下一秒就会踩在地上,他们就会挣扎着将脖子从那绳子中取下,可事实却是他们这里挂了三天,蛆虫从尸体上掉落,肉也从硬变软。前朝的宫人在我想要随父兄而去的时候,将我救下,却也没有管我,只是将我锁在了这里,只因那人说要留我一条活口。锁链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我挣扎着过去将那些尸体一具一具的放下,三哥离我太远了,没等我过去,他的头便断了,尸体跟头一起掉了下来。头颅刚好滚到我的面前,发紫的脸跟凸出的眼睛好像在质问我为何苟且偷生。锁链勒住了我的脖子,血流了下来,他看见就是我披头散发,套着锁链坐在大殿中的样子。我问他可不可以杀了我,他只是冷笑,说会让我永远做他的木偶,跟在他的脚下,而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砍断我的锁链。“这么美的脖子,留下疤可就可惜了。”他话虽这么说,却不许御医给我上药,将长剑倚在我的脖子上,用威胁的语气。我看着他有些失神,他的模样有些熟悉又很陌生,恍惚间他好像还是那个坚毅的少年,可是下一秒脖子上传来的刺痛却让我清醒,他吩咐人将这座宫殿打扫干净,将那些尸体全部搬出去。我叫住他,问他要将那些尸体搬到哪里去,可不可以好好安葬我的父兄,哪怕只是一口薄棺。他说,“传令下去,这殿里的恶心东西全部拿去喂狗。”“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忍不住杀人的。”说罢便离开了。这三个月以来我便是被囚禁在这里,偶尔会听见他从殿前路过,可是他却没有来看过我一次,我想差人去打听我嫂嫂与侄儿们的消息。我以为我会这样被囚禁在这里一辈子,可是他却派人送来了消息,他父亲会登基为帝,而他作为太子将立我为侧妃。我知道他这是为了做给天下人看以显示他张家的仁德,可我是不愿的,他只当我是一个工具,一个收买旧臣,让天下人住嘴的工具。我支开看守的宫人,将碗碟打破,毫不犹豫的对着脖子上划了下去,血很快涌了出来,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可是眼睛却盯着殿门口。“阿霜,阿霜,你怎么还没有好?”张璟头从门外伸进来,怯生生看着我,我看见他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就觉得好玩。他是张将军家的大儿子,被寄养在了宫中,我不知道寄养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质子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这个小萝卜头儿矮矮的小小的很好欺负,但是只有我能欺负。他虽然也同我们一起读书写字,可是从来不坐下,只是站在我的边上,说“公主,奴不敢。”我说他这个不敢那个不敢的,要是他再敢叫我公主我就罚他不许吃饭。我将我做好的木偶拿给他看,说,“你看这个像不像你?”“奴不敢看。”“让你看就看。”我将木偶塞到他的手里,又将自己的木偶拿给他看,说,“你看这个是我,我好看吗?”“好看。”不知为何,他看着木偶出了神,甚至弄坏了木偶的手臂,说了一句,“木偶很像。”“嗯?像谁呀,你还是我?”我想要问清楚我做木偶的手艺怎么样,可是他却反常的闭口不谈,说我这样不成体统,小心传到父皇耳朵里。说到父皇我就伤心,我虽然名为公主,可是长到十一岁连父皇的面都没有见过几回,就算是在宴席上见面,那也是远远的看见,他远远的赏我东西,我远远的朝他跪拜。按我母妃的话来说,这妃子跟公主跟这些宫人没有什么区别,宫人们讨好各宫主子来给自己挣钱,我们就讨好父皇得赏赐。我问母妃为什么她不去讨好父皇,她要是去讨好父皇,那我们岂不是每天都可以得很多赏赐,母妃悄悄凑到我耳朵边说,“下不去手,我还是喜欢年轻好看的,还是你去讨好你爹吧。”

我是前朝公主,被关在这里已经有三个月了,一根锁链套在了我的脖子上,那天我看着父兄一个个死在了我的面前,他们的尸体便是被挂在了殿中的梁上。

绳子很长,他们的脚尖似乎下一秒就会踩在地上,他们就会挣扎着将脖子从那绳子中取下,可事实却是他们这里挂了三天,蛆虫从尸体上掉落,肉也从硬变软。

前朝的宫人在我想要随父兄而去的时候,将我救下,却也没有管我,只是将我锁在了这里,只因那人说要留我一条活口。

锁链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我挣扎着过去将那些尸体一具一具的放下,三哥离我太远了,没等我过去,他的头便断了,尸体跟头一起掉了下来。

头颅刚好滚到我的面前,发紫的脸跟凸出的眼睛好像在质问我为何苟且偷生。

锁链勒住了我的脖子,血流了下来,他看见就是我披头散发,套着锁链坐在大殿中的样子。

我问他可不可以杀了我,他只是冷笑,说会让我永远做他的木偶,跟在他的脚下,而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砍断我的锁链。

“这么美的脖子,留下疤可就可惜了。”他话虽这么说,却不许御医给我上药,将长剑倚在我的脖子上,用威胁的语气。

我看着他有些失神,他的模样有些熟悉又很陌生,恍惚间他好像还是那个坚毅的少年,可是下一秒脖子上传来的刺痛却让我清醒,

他吩咐人将这座宫殿打扫干净,将那些尸体全部搬出去。

我叫住他,问他要将那些尸体搬到哪里去,可不可以好好安葬我的父兄,哪怕只是一口薄棺。

他说,“传令下去,这殿里的恶心东西全部拿去喂狗。”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忍不住杀人的。”说罢便离开了。

这三个月以来我便是被囚禁在这里,偶尔会听见他从殿前路过,可是他却没有来看过我一次,我想差人去打听我嫂嫂与侄儿们的消息。

我以为我会这样被囚禁在这里一辈子,可是他却派人送来了消息,他父亲会登基为帝,而他作为太子将立我为侧妃。

我知道他这是为了做给天下人看以显示他张家的仁德,可我是不愿的,他只当我是一个工具,一个收买旧臣,让天下人住嘴的工具。

我支开看守的宫人,将碗碟打破,毫不犹豫的对着脖子上划了下去,血很快涌了出来,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可是眼睛却盯着殿门口。

“阿霜,阿霜,你怎么还没有好?”张璟头从门外伸进来,怯生生看着我,我看见他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就觉得好玩。

他是张将军家的大儿子,被寄养在了宫中,我不知道寄养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质子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这个小萝卜头儿矮矮的小小的很好欺负,但是只有我能欺负。

他虽然也同我们一起读书写字,可是从来不坐下,只是站在我的边上,说“公主,奴不敢。”

我说他这个不敢那个不敢的,要是他再敢叫我公主我就罚他不许吃饭。

我将我做好的木偶拿给他看,说,“你看这个像不像你?”

“奴不敢看。”

“让你看就看。”

我将木偶塞到他的手里,又将自己的木偶拿给他看,说,“你看这个是我,我好看吗?”

“好看。”不知为何,他看着木偶出了神,甚至弄坏了木偶的手臂,说了一句,“木偶很像。”

“嗯?像谁呀,你还是我?”我想要问清楚我做木偶的手艺怎么样,可是他却反常的闭口不谈,说我这样不成体统,小心传到父皇耳朵里。

说到父皇我就伤心,我虽然名为公主,可是长到十一岁连父皇的面都没有见过几回,就算是在宴席上见面,那也是远远的看见,他远远的赏我东西,我远远的朝他跪拜。

按我母妃的话来说,这妃子跟公主跟这些宫人没有什么区别,宫人们讨好各宫主子来给自己挣钱,我们就讨好父皇得赏赐。

我问母妃为什么她不去讨好父皇,她要是去讨好父皇,那我们岂不是每天都可以得很多赏赐,母妃悄悄凑到我耳朵边说,“下不去手,我还是喜欢年轻好看的,还是你去讨好你爹吧。”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