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喻桑,谈恋爱悄悄接近在线看

悄悄接近

悄悄接近

作者:谢阿娇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1-05-04 15:52: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这里提供林悄悄沈喻桑阮纪的小说《悄悄接近》阅读,一起来感受主人公的动人故事。林悄悄沈喻桑阮纪小说讲述了:说起来,我确实是在等沈喻桑的施舍,但是我理不直气也壮,我被你外甥绿了,株连你也是应该的!都到了,成不成都试试,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搏一搏好歹还有个变摩托的机会,不搏,连轱辘都看不见。我抱着壮士断腕的心,摸上了门把手。
节选

这里提供林悄悄沈喻桑阮纪的小说《悄悄接近》阅读,一起来感受主人公的动人故事。林悄悄沈喻桑阮纪小说讲述了:说起来,我确实是在等沈喻桑的施舍,但是我理不直气也壮,我被你外甥绿了,株连你也是应该的!都到了,成不成都试试,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搏一搏好歹还有个变摩托的机会,不搏,连轱辘都看不见。我抱着壮士断腕的心,摸上了门把手。

我好像明白室友的心情了,沈喻桑好看吗?好看,但是真的有点受不住。“我觉得,我确实有点过分冲动了,我真的好怕我去追他,他让我抄一份《刑法》。”室友幸灾乐祸的看着我:“哟,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我狡辩:“主要是我觉得人不能过分怀恋过去,小仇小仇。”她直勾勾的看着走廊前面:“林悄悄,你看看那是不是你的前妻?”我朝着她的方向看,别说,还真是。一高一矮两个人,亲密无间的并肩而行,说错了,是阮纪的头并着宋秦的肩。

“林悄悄,夺妻之恨啊!”我一想起刚刚沈喻桑让那个同学抄《刑法》就后怕,干笑两声:“哈哈,小仇小仇,你就不能像我一样,心胸宽广一点?”阮纪和宋秦朝着我们的方向走过来,宋秦很体贴的将他的书拿在手上。

室友体贴的提醒:“要不,换条路?”迎面对上前任和他的现任,输了男人也不能输了气势,我毅然决然的拒绝了:“还能怕他?”我面无表情将两人视做空气,宋秦就像怕我跟他抢阮纪一样,将阮纪挡的严严实实,还利用身高优势,蔑视的看了我一眼。

“林悄悄,这还能忍?小三这么挑衅你都能忍?去追沈喻桑!去当他小舅妈,让他以后看着你都得绕道走!”我被她的话鼓舞了,重燃士气:“夺妻之仇不共戴天!沈喻桑办公室几楼!走!上啊!”

“四楼第三个,冲!林悄悄别怂,怕什么,你又不是他学生,他还能让你抄《刑法》?去吧林师母!”这句师母取悦了我,我就带着那股士气,雄赳赳气昂昂一路杀到四楼。真正走到沈喻桑办公室门口,我怂了。

看到宋秦和阮纪时的冲动,在我站在沈喻桑的办公室面前被来往的同学异样且同情的眼光扑灭了许多。我站在他办公室门口徘徊,踌躇,那种眼光好像每个人看到我都会投一次一样。我觉得我好像是门口的乞丐,等待着行人的施舍。

说起来,我确实是在等沈喻桑的施舍,但是我理不直气也壮,我被你外甥绿了,株连你也是应该的!都到了,成不成都试试,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搏一搏好歹还有个变摩托的机会,不搏,连轱辘都看不见。我抱着壮士断腕的心,摸上了门把手。

我没动,它先动了。门从里打开,我慌了,不会是沈喻桑吧?我从未想到这种尴尬的事会发生在我……不对,出来的不是他,是一个从没见过的同学,大概也是政法系的,不过他的表情一言难尽。我觉得霸总眼中的扇形图第一次离我这么近。

三分不甘,两份落寞,四分庆幸,还有两分大概是对我的同情和幸灾乐祸吧!我:“……”别这样,你这样我更怂了。沈喻桑除了能让人抄《刑法》还能干嘛?区区一本《刑法》能阻挡我的爱情吗?

主要是,我也不是政法系,想让我抄也抄不到,对吧!我深呼一口气,推开了那扇决定我能否从辈分上碾压那对狗男男的。

我还没想好开场白,怎样让沈喻桑对我印象深刻。

推开门,沈喻桑正在桌前办公,带了副金丝眼镜,遮住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白衬衫的袖子卷起,看着人模狗样的。对不起,我的错,是斯文俊美。他头都不抬:“干嘛?”“我……”

我还在想怎么说才能合情合理,总不能告诉他,沈喻桑,老娘是来睡你的吧!“哦,是你。”沈喻桑盯着我,意味深长,就好像我从山海经走出来的一样。“对,对,是我,沈教授,您的课太好了!”

沈喻桑上下打量了一下我:“所以一堂课都盯着我而不是我的黑板?”我:“……”我可以狡辩。算了,事实胜于雄辩,当场被戳穿,我再狡辩就是不懂事了。

我走近他的办公桌,双手支在桌子上,和他对视:“沈教授,这不怪我,美色当头,我总不能放这个大美人不看去学《刑法》吧?”沈喻桑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所以,你是想让我帮你补习《刑法》的?”

我疯了?沈喻桑怎么回事,脑子里只有《刑法》??“不,”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的提议:“我是来和沈教授要个联系方式,以后常来蹭课!”沈喻桑就是有病,怪不得二十七八没对象,他指着桌子上贴的课表,让我抄一份?

我:“????”沈喻桑还一个劲:“抄吧!”我找你谈恋爱的,不是来让你给我上刑的。“沈喻桑。”我觉得一定是我的称呼出了问题,沈教授沈教授的,搞得真的和我爱学习一样。他也答应:“嗯。”“我想和你谈恋爱做宋秦小舅妈!”

“抱歉,我不谈恋爱。”沈喻桑拒绝了我。还没等我难过,他又补了一句:“而且,我觉得你主要目的不是和我谈恋爱。”“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想和你谈恋爱。”我真诚的看着他,就差没跪下来求他了。

沈喻桑站起身,他比我高许多,可能离得近,我觉得他和宋秦差不多高,极具压迫力:“你是想和我谈恋爱还是想做宋秦小舅妈?”“和你谈恋爱不就是宋秦小舅妈了?”这两者不是因果关系吗?“宋秦怎么得罪你了?”

“……”所以做老师的敏锐力都这么强吗?室友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所以你实话实说了?”我有点麻木,点了点头:“那我怎么说?”“林悄悄,你没救了,你就看着那对狗男男在你面前耀武扬威吧!”

“你告诉,我怎么做,你是不知道,那沈喻桑上来就说自己不谈恋爱,把我路都封死了。你说他是不是也是gay?宋秦是他外甥,所以这是家族遗传?”我好像打开了新思路。室友背过身,看都不看我:“有可能。”

“混蛋啊!内部消化!”我锤了一下桌子,这就根本不给我路啊!室友转过身,颇为八卦:“不然你去问问?”“你是想让我敲开他办公室,然后义正言辞的问他,沈喻桑,你是不是gay?”

“你可以试试。”我总觉得室友的脑子被刑法阉了,半句人话都不说。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