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前世她逃离谢家-前世她逃离谢家在哪里看

前世她逃离谢家

前世她逃离谢家

作者:温流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5-04 10:27:1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把她送人 第2章 她重生了 第3章 要那人付出代价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想要在线观阅读温流著作的小说《前世她逃离谢家》吗?已经为你准备好,该作者文笔行云流水,作品实属上乘,前世她逃离谢家该小说讲述了:谢二夫人没接话,却很明白这谢璟分明就是插科打诨来给谢玹说情的,而且说得不是这一时,而是让她以后都不要再抓着之前的事不放。
节选

“这有什么难的。”谢璟递给她一块府牌,“以后你想何时回去见你阿娘都可以,只是早些回来。”花枝顿了顿。谢璟低低笑了一下,“小五半天见不到你就会心慌。”花枝越想越觉得这女人真是惹不得,可怜了谢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平白无故就遭了秧。谢二夫人面色已变:“来人,请家法。”“等等。”谢老夫人却看向花枝,说:“阿酒,你是个实诚的孩子,方才在这个院子里看见了什么,来,照实说与祖母听。”众人的目光一时间全部都聚集在花枝身上……谢二夫人虽没说什么,可明显是偏向凌兰的,不然也不会什么都不问,就直接让人上家法,只怕那个表小姐的做法还正合了谢二夫人的心意,刚好有借口把谢玹往死里整。花枝以前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唯独很少和女眷有过什么牵扯,现在才发现这后宅之中的女人们,一个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用想那么多。”谢老夫人说:“你直接说。”花枝缓缓的说:“我刚一进门,就看见表小姐和这个……这个人好像起了争执。”她一副不知道怎么称呼谢玹,对两人之间的事十分为难的样子,不明所以的问:“祖母,可是表小姐平时有什么特殊的爱好?比如喜欢找人吵一架之后,自己往水里跳?”凌兰气的半死,“你胡说什么!”谢二夫人面色也不好看,“不会说话就少说!”花枝“哦”了一声。她们两个生气不要紧,重要是谢老夫人的态度。谢老夫人自然知道这个表小姐不是什么善茬,反倒是谢玹,不看不知道,府里竟然还有公子过的这般凄惨。谢老夫人道:“方才对三公子动过手的奴才,全部杖责五十,恶奴竟敢欺主!反了天了!”四五个家仆跪在地上连连告罪,凌兰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谢二夫人还想开口说些什么,老夫人直接让人带着谢玹走了,一边让人请大夫,一边关怀备至。众人都知道,三公子的苦日子算是到头了。……府中灯火差不多都熄灭了。受伤的晕倒的,都已经消停下来,一切归于夜色里。花枝被谢二夫人叫到院子里,左右的人全部都退了下去。谢二夫人冷声道:“跪下。”花枝站着没动,“可是花枝犯了什么错?母亲不说清楚,我还真不知道。”谢二夫人都气笑了,“你还敢说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凌兰是个姑娘家,你今天在老夫人面前如此诋毁她,让我的脸往哪里放?”花枝说:“母亲是谢家的主事夫人,表小姐就算作风不当,也是凌家家教不严。如果今天三公子真成了那个轻薄表妹的无耻之徒,岂不是让外人笑话母亲教子无方?”她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脸无辜的说:“我都是为了母亲着想啊。”“你竟然是这么个伶牙俐齿的泼辣货!算是我看走眼了!”

“这有什么难的。”谢璟递给她一块府牌,“以后你想何时回去见你阿娘都可以,只是早些回来。”

花枝顿了顿。

谢璟低低笑了一下,“小五半天见不到你就会心慌。”花枝越想越觉得这女人真是惹不得,可怜了谢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平白无故就遭了秧。

谢二夫人面色已变:“来人,请家法。”

“等等。”谢老夫人却看向花枝,说:“阿酒,你是个实诚的孩子,方才在这个院子里看见了什么,来,照实说与祖母听。”

众人的目光一时间全部都聚集在花枝身上……

谢二夫人虽没说什么,可明显是偏向凌兰的,不然也不会什么都不问,就直接让人上家法,只怕那个表小姐的做法还正合了谢二夫人的心意,刚好有借口把谢玹往死里整。

花枝以前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唯独很少和女眷有过什么牵扯,现在才发现这后宅之中的女人们,一个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用想那么多。”谢老夫人说:“你直接说。”

花枝缓缓的说:“我刚一进门,就看见表小姐和这个……这个人好像起了争执。”

她一副不知道怎么称呼谢玹,对两人之间的事十分为难的样子,不明所以的问:“祖母,可是表小姐平时有什么特殊的爱好?比如喜欢找人吵一架之后,自己往水里跳?”

凌兰气的半死,“你胡说什么!”

谢二夫人面色也不好看,“不会说话就少说!”

花枝“哦”了一声。

她们两个生气不要紧,重要是谢老夫人的态度。

谢老夫人自然知道这个表小姐不是什么善茬,反倒是谢玹,不看不知道,府里竟然还有公子过的这般凄惨。

谢老夫人道:“方才对三公子动过手的奴才,全部杖责五十,恶奴竟敢欺主!反了天了!”

四五个家仆跪在地上连连告罪,凌兰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谢二夫人还想开口说些什么,老夫人直接让人带着谢玹走了,一边让人请大夫,一边关怀备至。

众人都知道,三公子的苦日子算是到头了。

……

府中灯火差不多都熄灭了。

受伤的晕倒的,都已经消停下来,一切归于夜色里。

花枝被谢二夫人叫到院子里,左右的人全部都退了下去。

谢二夫人冷声道:“跪下。”

花枝站着没动,“可是花枝犯了什么错?母亲不说清楚,我还真不知道。”

谢二夫人都气笑了,“你还敢说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凌兰是个姑娘家,你今天在老夫人面前如此诋毁她,让我的脸往哪里放?”

花枝说:“母亲是谢家的主事夫人,表小姐就算作风不当,也是凌家家教不严。如果今天三公子真成了那个轻薄表妹的无耻之徒,岂不是让外人笑话母亲教子无方?”

她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脸无辜的说:“我都是为了母亲着想啊。”

“你竟然是这么个伶牙俐齿的泼辣货!算是我看走眼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