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备胎反击战:绝望爱情的分岔路-备胎反击战:绝望爱情的分岔路在哪里看

备胎反击战:绝望爱情的分岔路

备胎反击战:绝望爱情的分岔路

作者:甜甜的兔子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5-04 08:40:4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提供《备胎反击战绝望爱情的分岔路》小说的在线阅读,该小说讲述了齐程和陆灵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备胎反击战绝望爱情的分岔路该小说讲述了:我手忙脚乱拦住他。蹲下去,要给他做腿脚按摩。穿越来这几日,原是夏妍亲自替他按摩但出于内心愧疚罪恶,我顶替了夏妍。用前世记忆种祖传的按摩法,替他捏腿。
节选

我木讷地立于他身后,心中苦笑不已。轮椅上的少年,叫齐程,是个智商极高的天才可他却毁在了一个女孩手里。就因为从小被寄养在他家,陆灵就记恨上了家庭幸福的齐程。她故意害齐程撞断腿,每日不断用最狠毒的话凌迟齐程。甚至在学校引导别人霸凌逼得齐程退学,导致齐程变得古怪阴狠。可她小小年纪,演技十分了得。所有人,都觉得是齐程撞断了腿,才变得阴晴不定。可是,现在我成了陆灵。「齐程,我妈那边已经联系上陆勇医生了。他是世界级权威,一定可以治好你的。」我迟疑了半天,终究开口。他连眼皮子也不掀,神情漠然,只推着轮椅要离开。我手忙脚乱拦住他。蹲下去,要给他做腿脚按摩。穿越来这几日,原是夏妍亲自替他按摩但出于内心愧疚罪恶,我顶替了夏妍。用前世记忆种祖传的按摩法,替他捏腿。腿部残疾,如果一直不动,肌肉会萎缩,治疗起来更麻烦。他突然用手,狠狠捏住我的脖子。像是要掐死我一般,我只觉得眼前一阵黑,窒息感逼迫之下,我奋力挣扎起来。最终,他松开手,将我甩在地上。眼中冰冷,恨意像淬了毒。「陆灵,你还有什么阴谋?」我像濒死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捂着喉咙,咳嗽。面对眼前满眼恨意的少年我想回答,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我知道我错了?一句知错,就可以将毁了他一辈子的事揭过?还是说,我想弥补。可现在弥补又有什么用?我想了半天,最后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极度认真地说道:「齐程,我只想治好你的腿。如果不能弥补我以往的过错,我用一辈子,来偿还。」他目光紧紧锁住我,似乎想辨认出我说的真假。随后,渐渐变得嘲讽。他不相信。一个害他致残的人,再说什么弥补,就像是鳄鱼的眼泪,缥缈又虚妄。可这虽是原主犯下的罪孽,但我切切实实的能够感受到一股愧疚和煎熬。敛眸,我慢腾腾的从地上爬起来,深吸一口气,再度对着齐程认认真真说道:「我知道,现在我说的你不相信,但是我会用行动证明,我是真的,想要弥补……」我说到做到。日复一日的按摩,尽心尽力的照顾。甚至最后,齐程的母亲都有些哽咽。她是个很善良的女人。她不知道是原身害的她儿子断了腿,也不知道原身背着她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我弥补自己的过错,她却觉得对不起我。我心里更加难过。只能竭尽所能的帮齐程治腿。「哥哥,今天天气好,要不要我推你出去转转?」齐程始终冷若冰霜。听到我的提议,唇角一瞥,语气冰冷。

我木讷地立于他身后,心中苦笑不已。轮椅上的少年,叫齐程,是个智商极高的天才可他却毁在了一个女孩手里。

就因为从小被寄养在他家,陆灵就记恨上了家庭幸福的齐程。

她故意害齐程撞断腿,每日不断用最狠毒的话凌迟齐程。甚至在学校引导别人霸凌逼得齐程退学,导致齐程变得古怪阴狠。

可她小小年纪,演技十分了得。所有人,都觉得是齐程撞断了腿,才变得阴晴不定。

可是,现在我成了陆灵。

「齐程,我妈那边已经联系上陆勇医生了。他是世界级权威,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我迟疑了半天,终究开口。

他连眼皮子也不掀,神情漠然,只推着轮椅要离开。

我手忙脚乱拦住他。蹲下去,要给他做腿脚按摩。穿越来这几日,原是夏妍亲自替他按摩但出于内心愧疚罪恶,我顶替了夏妍。用前世记忆种祖传的按摩法,替他捏腿。

腿部残疾,如果一直不动,肌肉会萎缩,治疗起来更麻烦。

他突然用手,狠狠捏住我的脖子。像是要掐死我一般,我只觉得眼前一阵黑,窒息感逼迫之下,我奋力挣扎起来。

最终,他松开手,将我甩在地上。眼中冰冷,恨意像淬了毒。

「陆灵,你还有什么阴谋?」

我像濒死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捂着喉咙,咳嗽。面对眼前满眼恨意的少年我想回答,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我知道我错了?一句知错,就可以将毁了他一辈子的事揭过?

还是说,我想弥补。可现在弥补又有什么用?

我想了半天,最后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极度认真地说道:「齐程,我只想治好你的腿。如果不能弥补我以往的过错,我用一辈子,来偿还。」

他目光紧紧锁住我,似乎想辨认出我说的真假。随后,渐渐变得嘲讽。

他不相信。

一个害他致残的人,再说什么弥补,就像是鳄鱼的眼泪,缥缈又虚妄。

可这虽是原主犯下的罪孽,但我切切实实的能够感受到一股愧疚和煎熬。

敛眸,我慢腾腾的从地上爬起来,深吸一口气,再度对着齐程认认真真说道:「我知道,现在我说的你不相信,但是我会用行动证明,我是真的,想要弥补……」

我说到做到。

日复一日的按摩,尽心尽力的照顾。甚至最后,齐程的母亲都有些哽咽。她是个很善良的女人。

她不知道是原身害的她儿子断了腿,也不知道原身背着她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

我弥补自己的过错,她却觉得对不起我。

我心里更加难过。

只能竭尽所能的帮齐程治腿。

「哥哥,今天天气好,要不要我推你出去转转?」

齐程始终冷若冰霜。听到我的提议,唇角一瞥,语气冰冷。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