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到了尘埃里陈锦瑟只,陆华年小说阅读

卑微到了尘埃里

卑微到了尘埃里

作者:樱幼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5-03 18:26: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那两个孩子的命 第2章 又要流产了 第3章 打断他的腿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卑微到了尘埃里》的主角是陈锦瑟陆华年何依依,樱幼,卑微到了尘埃里小说主要讲述了:最后还是院长斗胆开口:“陆先生,我们也是按照夏小姐的意思做的事情啊,这些文件都是她亲笔签字的,按照流程……哎呦!”
节选

“怎么,做不到?”陆华年侧眸,保镖会意,马上又将宋亦铭的头摁回水里。“我做得到!”陈锦瑟只能答应,她哆哆嗦嗦的站起身体,发白的手指,放在纽扣上:“我脱,陆华年,我脱。”陈锦瑟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雪白的肌肤渐渐展露,甚至连黑色的胸衣,也快要露出……陆华年却在此时突然一步逼近,攫住了陈锦瑟细长的后颈,一把将她摁在身后的车引擎盖上,哐当的一声大响。“陈锦瑟,你就真贱得如此没下限吗?当着这么多人脱衣服,你还要不要脸?”陈锦瑟眸子含泪,倔强又愤恨地瞪着陆华年。叫她脱衣服的是他,她听话脱了,骂她下贱的人,也是他!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这也是他折磨她的一种手段吗?陈锦瑟捏着扣子的手指用力收紧,片刻之后,她反而笑了起来。破罐子破摔般道:“反正我也就这个样子了,被你玩弄是玩,被其他男人玩不也一样吗?你不是一直说我是不要脸的贱人吗?我现在就贱给你看看啊!”她说完,不管不顾的继续脱衣服。眼看着,外衣就被脱下,露出她雪白的娇躯了。陆华年怒不可遏,揪着她的衣领,强迫她将衣服穿上:“陈锦瑟,你别这么犯贱!”陈锦瑟狠狠瞪着他:“我要不犯贱,当初怎么会那样义无反顾的爱上你!陆华年,我现在就TM的是个贱人,我高兴被万人看,被万人骑又关你什么事!”陆华年眼眸猩红,扼着陈锦瑟脖子的手指狠力收紧,像是要就这般,生生的掐死她。陈锦瑟才经过一场九死一生的溺水,现在被掐住脖子,体力上支撑不过去,几秒钟后,忽然眼前一黑,竟就那么晕了过去。“陈锦瑟!”陆华年的指头猛然松开了,接住了她纤细单薄的身体。怀里的女人重量轻飘飘的,落叶一般瘦弱。她什么时候,瘦成了这个样子……陆华年脸上的狠戾如潮水般褪去,急忙将她抱进了车子里。“锦瑟……”宋以铭见陈锦瑟要被带走,紧张的大喊大叫起来。陆华年眉头紧拧,冷漠凶狠的直接命令:“继续让他溺水,直到他闭嘴为止!”“小……”宋亦铭刚喊出一个字,脑袋又被摁进了水里……陈锦瑟只是暂时的疲惫昏迷,很快又清醒了过来,她还在车里,窗外的风景飞速倒退,车子正往市中心开去。她撑起身体坐直身体,一句话也不说,安静的看向窗外。“醒了?”陆华年破天荒的主动说话。陈锦瑟只当没听见,盯着窗外,毫无反应。陆华年心底刚刚平息下去的怒气,再一次翻涌出来:“陈锦瑟,我在跟你说话!”

“怎么,做不到?”陆华年侧眸,保镖会意,马上又将宋亦铭的头摁回水里。

“我做得到!”

陈锦瑟只能答应,她哆哆嗦嗦的站起身体,发白的手指,放在纽扣上:“我脱,陆华年,我脱。”

陈锦瑟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雪白的肌肤渐渐展露,甚至连黑色的胸衣,也快要露出……

陆华年却在此时突然一步逼近,攫住了陈锦瑟细长的后颈,一把将她摁在身后的车引擎盖上,哐当的一声大响。

“陈锦瑟,你就真贱得如此没下限吗?当着这么多人脱衣服,你还要不要脸?”

陈锦瑟眸子含泪,倔强又愤恨地瞪着陆华年。

叫她脱衣服的是他,她听话脱了,骂她下贱的人,也是他!

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难道,这也是他折磨她的一种手段吗?

陈锦瑟捏着扣子的手指用力收紧,片刻之后,她反而笑了起来。

破罐子破摔般道:“反正我也就这个样子了,被你玩弄是玩,被其他男人玩不也一样吗?你不是一直说我是不要脸的贱人吗?我现在就贱给你看看啊!”

她说完,不管不顾的继续脱衣服。

眼看着,外衣就被脱下,露出她雪白的娇躯了。

陆华年怒不可遏,揪着她的衣领,强迫她将衣服穿上:“陈锦瑟,你别这么犯贱!”

陈锦瑟狠狠瞪着他:“我要不犯贱,当初怎么会那样义无反顾的爱上你!陆华年,我现在就TM的是个贱人,我高兴被万人看,被万人骑又关你什么事!”

陆华年眼眸猩红,扼着陈锦瑟脖子的手指狠力收紧,像是要就这般,生生的掐死她。

陈锦瑟才经过一场九死一生的溺水,现在被掐住脖子,体力上支撑不过去,几秒钟后,忽然眼前一黑,竟就那么晕了过去。

“陈锦瑟!”陆华年的指头猛然松开了,接住了她纤细单薄的身体。

怀里的女人重量轻飘飘的,落叶一般瘦弱。

她什么时候,瘦成了这个样子……

陆华年脸上的狠戾如潮水般褪去,急忙将她抱进了车子里。

“锦瑟……”宋以铭见陈锦瑟要被带走,紧张的大喊大叫起来。

陆华年眉头紧拧,冷漠凶狠的直接命令:“继续让他溺水,直到他闭嘴为止!”

“小……”宋亦铭刚喊出一个字,脑袋又被摁进了水里……

陈锦瑟只是暂时的疲惫昏迷,很快又清醒了过来,她还在车里,窗外的风景飞速倒退,车子正往市中心开去。

她撑起身体坐直身体,一句话也不说,安静的看向窗外。

“醒了?”陆华年破天荒的主动说话。

陈锦瑟只当没听见,盯着窗外,毫无反应。

陆华年心底刚刚平息下去的怒气,再一次翻涌出来:“陈锦瑟,我在跟你说话!”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