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临淮阅读-戎色小说

戎色

戎色

作者:心上人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5-03 18:13: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主角是林朝颜赵临淮苏齐洲的小说名字是《戎色》,为作者心上人最新热门佳作,在这里可以看林朝颜赵临淮苏齐洲小说阅读。林朝颜赵临淮苏齐洲该小说讲述了:赵临淮也看到了信,连连摇头:「太子殿下这算盘打得真好。知道你心悦他用你做后盾,又让你妹妹为太子妃,用她牵制你,等于拿到了兵权。实在是老谋深算,聪明人!」
节选

太子大婚,娶了我的妹妹。消息从京都传来,不知是晨练强度太大还是怎的,我心口突兀地有些疼。赵临淮骑在马上监督士兵们拉练,见我站着面有不适,挑眉道:「我早说过,带兵这种事,一个女人做不来。」紧接着从我身边路过:「太子大婚,心里不好受吧。你若念着男欢女爱什么的还是趁早回家去吧,大小姐。」我没理他,赵临淮看我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倘若我不来军营,他该接班做戍边大将,但我顶了他。若是个青年才俊倒也罢了,偏偏是个比他小上三岁的女人,他气不过也不奇怪。而我来是为了顶我爹的班。我爹作为元帅在与匈奴最近一次的交战中受了重伤,右臂再也无法挥剑,虽不危及性命,但这对于一个元帅来说相当致命,领军交战,一个无法挥剑的统领,相当于不战而败。要命的是皇帝和我们家的关系有些微妙。虽说早年他们关系甚笃,乃至于早早就敲定了我们二姐妹中会有一人成为未来的太子妃。但是这几年,可能是人老了疑心病就重,皇帝总是觉得我爹手握兵权不得不防。开始明里暗里打压我们家,意图让我爹交出兵符。我压下了我爹重伤的消息,他不能倒。他为人耿直,数年来得罪的人不少,倘若他没了兵权绝对会被秋后算账。所以,在掌控局势之前,我要撑下来。记得那天我告诉太子我想去边疆,他还是手不离书,闻言为难地抱住了脑袋。「父皇不会同意的,还有啊朝朝,我们不是快成婚了吗。我不想让你走。」他坐在石凳上读书,我蹲下来刚好和他平视。说起来怪骄傲的,我一个女孩子个子还蛮高。为人妇人母似乎是女子逃避不了的宿命,我不避讳它,只是在这之前,我想试试不一样的人生。我把手放在他膝上,语气诚恳:「婚事可以延期,但是边关我非去不可。」四下无人,我索性凑到了他的耳边,「我们终究就会成为夫妻,有什么比我更坚强的后盾吗。就算朝臣有异党,只要我和你一心就无惧了。」苏齐洲这回不看书了,他笑笑,伸手点了下我的鼻尖:「不行啊颜颜,我舍不得。」我到底还是喜欢他,伏在他的膝上撒娇。「你就放我去吧。」他没说话,而是低下头抵住我的肩:「朝朝知道的,我从来不会拒绝你。等你三年,三年过后不管你想要的追寻得否,我都会娶你做我的新娘。」真是动听的甜言蜜语,不过六月有余已然娶了我的妹妹。天才刚亮,妹妹的信到了。「陛下病危,恐怕撑不过新年。二皇子一党虎视眈眈,还望阿姐早日归来。」赵临淮也看到了信,连连摇头:「太子殿下这算盘打得真好。知道你心悦他用你做后盾,又让你妹妹为太子妃,用她牵制你,等于拿到了兵权。实在是老谋深算,聪明人!」「说够了没?她写信给我说明京中事态严重,父亲与我都在外,暮雪此刻孤立无援。若陛下真到了弥留之际,必须尽快结束战事。」我不觉烦躁,赵临淮似乎被我吓到了,张了张嘴:「可我看对面没有要打的意思。」「他们当然不会打,再有月余就要入冬,匈奴挨得住,战士们可挨不住。你以为他休战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到冬天打我们个措手不及!今晚我要去烧了他们的粮草,你,去还是不去?」

太子大婚,娶了我的妹妹。

消息从京都传来,不知是晨练强度太大还是怎的,我心口突兀地有些疼。

赵临淮骑在马上监督士兵们拉练,见我站着面有不适,挑眉道:「我早说过,带兵这种事,一个女人做不来。」

紧接着从我身边路过:「太子大婚,心里不好受吧。你若念着男欢女爱什么的还是趁早回家去吧,大小姐。」

我没理他,赵临淮看我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倘若我不来军营,他该接班做戍边大将,但我顶了他。

若是个青年才俊倒也罢了,偏偏是个比他小上三岁的女人,他气不过也不奇怪。

而我来是为了顶我爹的班。

我爹作为元帅在与匈奴最近一次的交战中受了重伤,右臂再也无法挥剑,虽不危及性命,但这对于一个元帅来说相当致命,领军交战,一个无法挥剑的统领,相当于不战而败。

要命的是皇帝和我们家的关系有些微妙。

虽说早年他们关系甚笃,乃至于早早就敲定了我们二姐妹中会有一人成为未来的太子妃。但是这几年,可能是人老了疑心病就重,皇帝总是觉得我爹手握兵权不得不防。

开始明里暗里打压我们家,意图让我爹交出兵符。

我压下了我爹重伤的消息,他不能倒。

他为人耿直,数年来得罪的人不少,倘若他没了兵权绝对会被秋后算账。

所以,在掌控局势之前,我要撑下来。

记得那天我告诉太子我想去边疆,他还是手不离书,闻言为难地抱住了脑袋。

「父皇不会同意的,还有啊朝朝,我们不是快成婚了吗。我不想让你走。」

他坐在石凳上读书,我蹲下来刚好和他平视。说起来怪骄傲的,我一个女孩子个子还蛮高。

为人妇人母似乎是女子逃避不了的宿命,我不避讳它,只是在这之前,我想试试不一样的人生。

我把手放在他膝上,语气诚恳:「婚事可以延期,但是边关我非去不可。」

四下无人,我索性凑到了他的耳边,「我们终究就会成为夫妻,有什么比我更坚强的后盾吗。就算朝臣有异党,只要我和你一心就无惧了。」

苏齐洲这回不看书了,他笑笑,伸手点了下我的鼻尖:「不行啊颜颜,我舍不得。」

我到底还是喜欢他,伏在他的膝上撒娇。

「你就放我去吧。」

他没说话,而是低下头抵住我的肩:「朝朝知道的,我从来不会拒绝你。等你三年,三年过后不管你想要的追寻得否,我都会娶你做我的新娘。」

真是动听的甜言蜜语,不过六月有余已然娶了我的妹妹。

天才刚亮,妹妹的信到了。

「陛下病危,恐怕撑不过新年。二皇子一党虎视眈眈,还望阿姐早日归来。」

赵临淮也看到了信,连连摇头:「太子殿下这算盘打得真好。知道你心悦他用你做后盾,又让你妹妹为太子妃,用她牵制你,等于拿到了兵权。实在是老谋深算,聪明人!」

「说够了没?她写信给我说明京中事态严重,父亲与我都在外,暮雪此刻孤立无援。若陛下真到了弥留之际,必须尽快结束战事。」我不觉烦躁,赵临淮似乎被我吓到了,张了张嘴:「可我看对面没有要打的意思。」

「他们当然不会打,再有月余就要入冬,匈奴挨得住,战士们可挨不住。你以为他休战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到冬天打我们个措手不及!今晚我要去烧了他们的粮草,你,去还是不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