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宋珧未回殿的第十日-资格,本君这是宋珧未回殿的第十日章节试读

这是宋珧未回殿的第十日

这是宋珧未回殿的第十日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5-03 15:55:1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抖音热文《这是宋珧未回殿的第十日》的男女主是衡文宋珧清何,在这里提供这是宋珧未回殿的第十日阅读,内容高潮迭起,值得一看。这是宋珧未回殿的第十日该小说讲述了:“扔了。不过是份龙涎香,你不愿给?”宋珧脸色霎时沉了下来。衡文心头阵痛,她折损了千年寿阳,炼制出了一盒龙涎香作为订婚之礼送与了他,却只得他一句“扔了”!
节选

像是丢垃圾一般,随手将溧阳扔在地上,紫烨转身离去。溧阳坐在地上,脖颈上挂着两道鲜明的指印,心尖一阵刀割。“我从未想过要伤她,为何你不信我?!”溧阳看着紫烨的背影,哑声嘶喊着。紫烨的脚步微顿,回头看向她冷声道:“本君为何要信你?”他的话说的理所当然,听得溧阳心中寒凉。“我与你相识千年,便是连谈信任的资格都没有么?”溧阳颤声问道。“资格?”紫烨喃声重复着溧阳的话,眼角浮上抹冰冷的杀意,“你这种为了一己之私重伤清何的人,还敢跟本君谈资格?!”“我说了,我没有伤她!”“天地间赤龙唯你一人,本君亲眼看着清何被其所伤,你告诉本君,那赤龙不是你,是何人?!”溧阳看着紫烨面容上的厌烦,浓厚的苦涩蔓延心间。是啊,就连她自己都以为她是这天地间独一无二的赤龙,这证据可不是铁证如山?!可偏偏,她从未对清何动手!踉跄的站起身,溧阳走向紫烨,沉声道:“这件事,我会给你个答案,但是在此之前,紫烨,算是我求你,别这般看我!”他的目光,犹如一柄柄利剑,刺穿她的心脏,带给她无尽的苦痛。也让她避无可避。溧阳伸出去想遮盖他目光的手,被他一把打掉。紫烨漠然的看着她,寒声道:“故作姿态!”随后,他抬步离去,再未给溧阳任何说话的机会。溧阳凝视着他的背影,满心沉甸甸的爱意如同被扔进黑暗中的火把,拼命燃烧,却只留满地灰烬。弱水之畔,紫烨瞧着坐在水边身形单薄的人,轻叹了口气。紧接着,便将身上的外袍脱下,走上前,盖在她身上:“清何,水边寒凉,你的身子不适宜久坐。”清何闻言弯了弯唇角,柔声道:“我没事,倒是你,刚才那般对溧阳仙子,怕是有些不妥。”“她伤了你,本君未取她性命已是留情。”“也许那日并非是她呢?”清何看向紫烨疑声道,“那日你赶来,也只是瞧见了赤龙的影子而已。”“……”紫烨看着清何,不想多谈这个话题,“好了,这件事本君自有打算,你别胡思乱想,好好养身子才是。”清何抬手握上他的手,轻咬着贝齿:“要不然,我还是回凡间吧,毕竟我未真正成仙,留在这儿,始终不合适。”“本君既有法子瞒天过海带你上来,便不会出事,你安心留在这儿……谁?!”紫烨安抚的话还未说完,便察觉到不远处露出的一丝气息。他将清何掩在身后,目光冷凝的望向前方。可等了一阵儿,也不见有人出来。紫烨的眉心微拧,抬手间设下结界将清何护在其中,随即朝着前方走去。

像是丢垃圾一般,随手将溧阳扔在地上,紫烨转身离去。

溧阳坐在地上,脖颈上挂着两道鲜明的指印,心尖一阵刀割。

“我从未想过要伤她,为何你不信我?!”溧阳看着紫烨的背影,哑声嘶喊着。

紫烨的脚步微顿,回头看向她冷声道:“本君为何要信你?”

他的话说的理所当然,听得溧阳心中寒凉。

“我与你相识千年,便是连谈信任的资格都没有么?”溧阳颤声问道。

“资格?”紫烨喃声重复着溧阳的话,眼角浮上抹冰冷的杀意,“你这种为了一己之私重伤清何的人,还敢跟本君谈资格?!”

“我说了,我没有伤她!”

“天地间赤龙唯你一人,本君亲眼看着清何被其所伤,你告诉本君,那赤龙不是你,是何人?!”

溧阳看着紫烨面容上的厌烦,浓厚的苦涩蔓延心间。

是啊,就连她自己都以为她是这天地间独一无二的赤龙,这证据可不是铁证如山?!

可偏偏,她从未对清何动手!

踉跄的站起身,溧阳走向紫烨,沉声道:“这件事,我会给你个答案,但是在此之前,紫烨,算是我求你,别这般看我!”

他的目光,犹如一柄柄利剑,刺穿她的心脏,带给她无尽的苦痛。

也让她避无可避。

溧阳伸出去想遮盖他目光的手,被他一把打掉。

紫烨漠然的看着她,寒声道:“故作姿态!”

随后,他抬步离去,再未给溧阳任何说话的机会。

溧阳凝视着他的背影,满心沉甸甸的爱意如同被扔进黑暗中的火把,拼命燃烧,却只留满地灰烬。

弱水之畔,紫烨瞧着坐在水边身形单薄的人,轻叹了口气。

紧接着,便将身上的外袍脱下,走上前,盖在她身上:“清何,水边寒凉,你的身子不适宜久坐。”

清何闻言弯了弯唇角,柔声道:“我没事,倒是你,刚才那般对溧阳仙子,怕是有些不妥。”

“她伤了你,本君未取她性命已是留情。”

“也许那日并非是她呢?”清何看向紫烨疑声道,“那日你赶来,也只是瞧见了赤龙的影子而已。”

“……”紫烨看着清何,不想多谈这个话题,“好了,这件事本君自有打算,你别胡思乱想,好好养身子才是。”

清何抬手握上他的手,轻咬着贝齿:“要不然,我还是回凡间吧,毕竟我未真正成仙,留在这儿,始终不合适。”

“本君既有法子瞒天过海带你上来,便不会出事,你安心留在这儿……谁?!”紫烨安抚的话还未说完,便察觉到不远处露出的一丝气息。

他将清何掩在身后,目光冷凝的望向前方。

可等了一阵儿,也不见有人出来。

紫烨的眉心微拧,抬手间设下结界将清何护在其中,随即朝着前方走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