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袭青衣落梨花-(凌亦瑄-阅读-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凌亦瑄(一袭青衣落梨花)

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凌亦瑄

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凌亦瑄

作者:一袭青衣落梨花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5-03 15:42:0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作者是一袭青衣落梨花,这里为您提供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植物人凌亦瑄小说阅读,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该小说讲述了:气得我自己跑进浴室,扯了条毛巾实实足足地浸饱了冷水,然后啪一下糊到他脖子上。房间里的热空调吹出温暖的热风,凌亦瑄中了药,身体本身就泛着不正常的烫,猛地被脖子处的凉意冻得一个哆嗦。
节选

“怎么,发布会是在明天,今天就这么迫不及待与我见面了吗,朋友们?”冲进来的记者似乎因为眼前与得到情报不符的情景而不知如何反应。凌亦瑄将擦完头发的毛巾半搭在肩上,“我知道你们想知道新剧更多的资讯,但可以明天在发布会上提问吗?今天我很累,想休息了。”虽然下的是逐客令,但凌亦瑄的语气和态度并不会让人觉得冒犯和不悦。媒体们没收集到想要的情报只能悻悻而归,凌亦瑄顺了顺半湿的黑发,轻笑,“祝你们好眠,明天见。”随着门被关上,凌亦瑄含着笑意的尾声低低落下,他站在原地沉默地等待了一会儿,然后去入口处谨慎地观察了一番,才关上门搬来行李箱和椅子堵上门。我听到他的脚步声停在我前面,他伸出手将衣柜门拉开。我跨出衣柜,甫一站直,凌亦瑄就猛地松懈下来半跪在地。吓得我也半蹲下去查看他的状况。凌亦瑄将手握在我肩膀上借力,轻微的颤抖和惊人的热意清晰地向我传来。往日被各大网民夸赞的那双好看眼睛里,染上一层水雾,不复往日神色,仿佛繁星蒙尘,余落一地灰烬。泛起薄红的眼尾是宛如白瓷无暇的肌肤上可口的绛色,与此时雾霭一般的双眼融合成灰败颓废的美感。只是一想起,在未来,这双好看的眼睛中的其中一只,如破碎的名贵艺术品那样将再无神采。我就不由觉得可惜。3凌亦瑄抬起眼,我看着他的眼神,一时不知他是在看我,还是看向遥远的虚空。我想起我上辈子第二次见他,是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我因长期卧床患上了坠积性肺炎,情况严重所以住进了ICU。那也是我成为植物人后的第十年,我犹记得,我的知觉仿佛流淌着针的水流,从指尖扎过,缓慢遍及全身。“害我至此,”传到耳朵的声音低低的,我努力撑起沉重的眼皮,先映入眼帘的是ICU中死气沉沉的昏暗,再然后是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他仅余一只还留有神采的眼睛再无往日的顾盼,而满是嗜血的疯狂,“你们又凭什么活得风生水起。”重症监护室中只有他一人身着医院的制服,看起来却不是令人安心通身温和的医生,反倒像是背负仇恨与怨念的索魂使者。回应他的所说的,只有一片寂静。他只是从喉咙中挤出了一声轻笑,听不出情绪,“只是没想到你们的命还挺大,看来这场车祸还不够严重啊……”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他的声音极轻,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该结束这一切了。”“凌亦瑄!”

“怎么,发布会是在明天,今天就这么迫不及待与我见面了吗,朋友们?”

冲进来的记者似乎因为眼前与得到情报不符的情景而不知如何反应。

凌亦瑄将擦完头发的毛巾半搭在肩上,

“我知道你们想知道新剧更多的资讯,但可以明天在发布会上提问吗?今天我很累,想休息了。”

虽然下的是逐客令,但凌亦瑄的语气和态度并不会让人觉得冒犯和不悦。

媒体们没收集到想要的情报只能悻悻而归,凌亦瑄顺了顺半湿的黑发,轻笑,

“祝你们好眠,明天见。”

随着门被关上,凌亦瑄含着笑意的尾声低低落下,他站在原地沉默地等待了一会儿,然后去入口处谨慎地观察了一番,才关上门搬来行李箱和椅子堵上门。

我听到他的脚步声停在我前面,他伸出手将衣柜门拉开。

我跨出衣柜,甫一站直,凌亦瑄就猛地松懈下来半跪在地。

吓得我也半蹲下去查看他的状况。

凌亦瑄将手握在我肩膀上借力,轻微的颤抖和惊人的热意清晰地向我传来。

往日被各大网民夸赞的那双好看眼睛里,染上一层水雾,不复往日神色,仿佛繁星蒙尘,余落一地灰烬。

泛起薄红的眼尾是宛如白瓷无暇的肌肤上可口的绛色,与此时雾霭一般的双眼融合成灰败颓废的美感。

只是一想起,在未来,这双好看的眼睛中的其中一只,如破碎的名贵艺术品那样将再无神采。

我就不由觉得可惜。

3

凌亦瑄抬起眼,我看着他的眼神,一时不知他是在看我,还是看向遥远的虚空。

我想起我上辈子第二次见他,是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我因长期卧床患上了坠积性肺炎,情况严重所以住进了ICU。

那也是我成为植物人后的第十年,我犹记得,我的知觉仿佛流淌着针的水流,从指尖扎过,缓慢遍及全身。

“害我至此,”

传到耳朵的声音低低的,我努力撑起沉重的眼皮,先映入眼帘的是ICU中死气沉沉的昏暗,再然后是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他仅余一只还留有神采的眼睛再无往日的顾盼,而满是嗜血的疯狂,

“你们又凭什么活得风生水起。”

重症监护室中只有他一人身着医院的制服,看起来却不是令人安心通身温和的医生,反倒像是背负仇恨与怨念的索魂使者。

回应他的所说的,只有一片寂静。

他只是从喉咙中挤出了一声轻笑,听不出情绪,

“只是没想到你们的命还挺大,看来这场车祸还不够严重啊……”

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他的声音极轻,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该结束这一切了。”

“凌亦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