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任女帝-林墨白,折腾第一任女帝章节试读

第一任女帝

第一任女帝

作者:心上人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5-03 14:01:1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第一任女帝》是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小说,情节与文笔俱佳,第一任女帝主要讲述了:父皇走得早,他的后宫留下了十余个孩子。我弟懦弱无能又矫情,整日里只会母后母后地喊,然后我的母后就会来找我。长公主不好当,为了让我弟顺利继位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另一个弟弟
节选

「想不想报仇?」「想。」「大点声,听不见!」「想!」好一个稚嫩的少年。「那就跟着朕吧。」那一年我二十四岁,成了这大宣朝的第一任女帝。我的驸马,唐远,晋任皇夫。二早些时候我一直不敢跟林墨白睡。我养的不是只兔子,是一只狼。只不过我喜欢把狼的爪牙拔光训练成狗。那段时间我与林墨白都是和衣而眠,而后睁着眼到天亮,在临上朝那一会儿才能眯眯眼,养养精神。他年纪小的时候总是在枕头底下藏把刀,要么就在吃食里下毒。伺候他的嬷嬷再事无巨细地一一禀报给我。我就当着他的面吃了他给的东西,在他焦急地等待中笑得花枝乱颤。那有毒的东西早就被换了,刀也被换成没开刃的。我也时常睁眼看着他半夜用没开刃的刀捅我,在床上裹着被子笑到咳嗽。后来,林墨白折腾够了他就不折腾我了,他开始折腾我的后宫。小林公子远没有看着那般纯良。书生似的,面皮白净,身骨颀长。生得一双狐狸眼,看人的时候总觉得能把魂勾了去。鼻梁高挺,唇形也好看,薄薄的,有些红润。远远看上去倒真像狐狸化作的公子。他似乎是突然爱上我,嫉妒地要杀了我身边的男人。有侍女来报,听雨楼的梁公子哑了嗓子,让我去看看。小林公子有些不高兴,把棋盘弄得一团糟。「陛下不去吗?」我站起来,抚了抚衣上的褶皱。「自然要去的,礼部侍郎家的公子呢。」「不过是个庶子,他若真有心该送上嫡子才对。」我没回话,林墨白目送我离开。梁知书的书说得不错,他是庶出,自幼不受重视。只不过性子活泼,混得开,常在街上走动,知道的也多,一张嘴跟抹了蜜似的分外讨人喜欢。我去看他,他在屋里头画画。画得是个女人,长得不如我,但是很小家碧玉。梁知书猛不丁看见我,吓得笔都扔了。「朕有这么吓人吗?」「臣惶恐,臣无意于此,求陛下宽恕。」虽能流利说话,却沙哑不堪,这张嘴再也说不出动听的故事来了。他偷偷抬头看我,额上沁出些许冷汗。我不是个计较的人,于是随便拉个凳子坐下来。「你今天要是能让朕高兴了,朕,就不计较这幅画。」

「想不想报仇?」

「想。」

「大点声,听不见!」

「想!」

好一个稚嫩的少年。

「那就跟着朕吧。」

那一年我二十四岁,成了这大宣朝的第一任女帝。我的驸马,唐远,晋任皇夫。

早些时候我一直不敢跟林墨白睡。

我养的不是只兔子,是一只狼。只不过我喜欢把狼的爪牙拔光训练成狗。

那段时间我与林墨白都是和衣而眠,而后睁着眼到天亮,在临上朝那一会儿才能眯眯眼,养养精神。

他年纪小的时候总是在枕头底下藏把刀,要么就在吃食里下毒。伺候他的嬷嬷再事无巨细地一一禀报给我。我就当着他的面吃了他给的东西,在他焦急地等待中笑得花枝乱颤。那有毒的东西早就被换了,刀也被换成没开刃的。我也时常睁眼看着他半夜用没开刃的刀捅我,在床上裹着被子笑到咳嗽。

后来,林墨白折腾够了他就不折腾我了,他开始折腾我的后宫。

小林公子远没有看着那般纯良。

书生似的,面皮白净,身骨颀长。生得一双狐狸眼,看人的时候总觉得能把魂勾了去。鼻梁高挺,唇形也好看,薄薄的,有些红润。远远看上去倒真像狐狸化作的公子。

他似乎是突然爱上我,嫉妒地要杀了我身边的男人。

有侍女来报,听雨楼的梁公子哑了嗓子,让我去看看。

小林公子有些不高兴,把棋盘弄得一团糟。

「陛下不去吗?」

我站起来,抚了抚衣上的褶皱。

「自然要去的,礼部侍郎家的公子呢。」

「不过是个庶子,他若真有心该送上嫡子才对。」

我没回话,林墨白目送我离开。

梁知书的书说得不错,他是庶出,自幼不受重视。只不过性子活泼,混得开,常在街上走动,知道的也多,一张嘴跟抹了蜜似的分外讨人喜欢。

我去看他,他在屋里头画画。画得是个女人,长得不如我,但是很小家碧玉。梁知书猛不丁看见我,吓得笔都扔了。

「朕有这么吓人吗?」

「臣惶恐,臣无意于此,求陛下宽恕。」

虽能流利说话,却沙哑不堪,这张嘴再也说不出动听的故事来了。他偷偷抬头看我,额上沁出些许冷汗。

我不是个计较的人,于是随便拉个凳子坐下来。

「你今天要是能让朕高兴了,朕,就不计较这幅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