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瑾,沈景阳亿万枭宠,帝少的重生狂妻-言情小说阅读

亿万枭宠,帝少的重生狂妻

亿万枭宠,帝少的重生狂妻

作者:木子喵喵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5-03 12:12:3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苏幂和楚尧的小说叫做《亿万枭宠帝少的重生狂妻》,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苏幂楚尧该小说讲述了:苏幂感觉男人眼底的阴鸷少了一些,墨色的眼底好像有一层旖旎漩涡,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但她还是精准地捕捉到了,她甚至发现男人以往喜欢掐着她的手也改成轻柔的抚触。
节选

而她,被楚尧抓回来后,只有无尽的折磨。苏幂眼底陡然变得嗜血,在陈瑾靠近时,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正常。“楚少爷也太残忍了,怎么能用铁链把你栓住呢!”陈瑾走过来坐在床边,愤怒地说。苏幂这次没有忽略陈瑾看见她脖子上楚尧留下的吻痕时,眼里划过的嫉妒。苏幂笑了,她舔了舔嘴角,眼底闪过奇异的兴奋,这一世,第一个要办的人就是你了!想着,摸了摸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眼眶泛红,心里委屈极了!“楚尧那个大恶魔怎么对我我都不在乎,可是昨天景阳哥哥开车撞断了我的双腿……他怎么能这样对我?”陈瑾昨晚就知道这件事了,已经在心里不知道骂了沈景阳和苏家人那些蠢货多少遍!他们都以为十亿换来的是苏幂的命,所以对苏幂辱骂虐待,却不知道楚尧对苏幂用情至深,即使他再气她的背叛,也不舍得要了她的命!陈瑾故作惊讶地“啊”了一声,“沈先生怎么会?”“我听说沈先生进医院了,据说是昨晚在饭局上喝了掺了药的酒,小姐,沈先生肯定不是故意撞你的……”陈瑾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苏幂的神情,却见正在抹泪的苏幂忽然抬眸看她,眸光划过凌冽寒意:“你确定他是喝了掺了药的酒?”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竟觉得苏幂这眼神极冷,似能将她的谎言看穿?一时间竟被看愣了。下一秒,感觉脸颊上丝丝凉气,陈瑾一凛,回过神就见一张放大的脸凑在眼前,眼白布满可怕的血丝,瞳孔中似藏着一把刀散发着惨白的幽光,干裂的唇笑起来异常诡异。“啊!”陈瑾尖叫一声,吓得倒退了一步。反应过来时,才发现竟是苏幂!苏幂似笑非笑地靠回床上看她。整个房间安静得过分,陈瑾心跳如雷。坐在床上的罪魁祸首却跟没事人一样,眨了眨眼睛问:“你怎么了啊?”“你、你刚刚在做什么?”陈瑾想起这个蠢货忽然凑近脸吓她,很是恼怒。“我见你没回答我的问题,就看看你怎么了……”苏幂无辜道,“小谨,你被我吓到了?”陈瑾怎么可能承认自己被这个丑八怪给吓到,忙说:“没……怎么会。”就在陈瑾怔愣之际,便见对方已经擦干眼泪,软软道:“原来景阳是被人下了药,我就知道,他不会这样对我的……”陈瑾才松了一口气,她刚刚竟然有那么一秒,觉得眼前的蠢货跟以前不一样,呵,事实上,蠢货就是蠢货!陈瑾立刻顺杆而爬:“可不是吗,沈先生说,昨天他参加的那个饭局有楚家的人在,他怀疑是楚少命人在他酒里做了手脚……”陈瑾的话无疑是让苏幂认为沈景阳撞断了她的腿是楚尧所为。前世,她就是相信了陈瑾的话,原谅了沈景阳。现在想来,楚尧虽然囚禁她、折磨她,但光明正大,他在她心里已经是个大恶魔了,何必多此一举?陈瑾这么说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让她跟楚尧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劣。

而她,被楚尧抓回来后,只有无尽的折磨。

苏幂眼底陡然变得嗜血,在陈瑾靠近时,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正常。

“楚少爷也太残忍了,怎么能用铁链把你栓住呢!”陈瑾走过来坐在床边,愤怒地说。

苏幂这次没有忽略陈瑾看见她脖子上楚尧留下的吻痕时,眼里划过的嫉妒。

苏幂笑了,她舔了舔嘴角,眼底闪过奇异的兴奋,这一世,第一个要办的人就是你了!

想着,摸了摸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眼眶泛红,心里委屈极了!

“楚尧那个大恶魔怎么对我我都不在乎,可是昨天景阳哥哥开车撞断了我的双腿……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陈瑾昨晚就知道这件事了,已经在心里不知道骂了沈景阳和苏家人那些蠢货多少遍!

他们都以为十亿换来的是苏幂的命,所以对苏幂辱骂虐待,却不知道楚尧对苏幂用情至深,即使他再气她的背叛,也不舍得要了她的命!

陈瑾故作惊讶地“啊”了一声,“沈先生怎么会?”

“我听说沈先生进医院了,据说是昨晚在饭局上喝了掺了药的酒,小姐,沈先生肯定不是故意撞你的……”

陈瑾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苏幂的神情,却见正在抹泪的苏幂忽然抬眸看她,眸光划过凌冽寒意:“你确定他是喝了掺了药的酒?”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竟觉得苏幂这眼神极冷,似能将她的谎言看穿?

一时间竟被看愣了。

下一秒,感觉脸颊上丝丝凉气,陈瑾一凛,回过神就见一张放大的脸凑在眼前,眼白布满可怕的血丝,瞳孔中似藏着一把刀散发着惨白的幽光,干裂的唇笑起来异常诡异。

“啊!”陈瑾尖叫一声,吓得倒退了一步。

反应过来时,才发现竟是苏幂!

苏幂似笑非笑地靠回床上看她。

整个房间安静得过分,陈瑾心跳如雷。

坐在床上的罪魁祸首却跟没事人一样,眨了眨眼睛问:“你怎么了啊?”

“你、你刚刚在做什么?”陈瑾想起这个蠢货忽然凑近脸吓她,很是恼怒。

“我见你没回答我的问题,就看看你怎么了……”苏幂无辜道,“小谨,你被我吓到了?”

陈瑾怎么可能承认自己被这个丑八怪给吓到,忙说:“没……怎么会。”

就在陈瑾怔愣之际,便见对方已经擦干眼泪,软软道:“原来景阳是被人下了药,我就知道,他不会这样对我的……”

陈瑾才松了一口气,她刚刚竟然有那么一秒,觉得眼前的蠢货跟以前不一样,呵,事实上,蠢货就是蠢货!

陈瑾立刻顺杆而爬:“可不是吗,沈先生说,昨天他参加的那个饭局有楚家的人在,他怀疑是楚少命人在他酒里做了手脚……”

陈瑾的话无疑是让苏幂认为沈景阳撞断了她的腿是楚尧所为。

前世,她就是相信了陈瑾的话,原谅了沈景阳。

现在想来,楚尧虽然囚禁她、折磨她,但光明正大,他在她心里已经是个大恶魔了,何必多此一举?

陈瑾这么说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让她跟楚尧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劣。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