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糖隐疾太子的专宠医妃-凌子辰,家事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隐疾太子的专宠医妃

隐疾太子的专宠医妃

作者:奶糖糖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5-02 18:20:4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若有来生,必然复仇! 第2章 抓住她,将功补过 第3章 看起来像变了一个人 第4章 是你指使的? 第5章 你爹早就盼着她死了! 第6章 痴情何必错付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强烈推荐好文《隐疾太子的专宠医妃》,作者奶糖糖文笔行云流水,主角洛梦瑶凌子辰的故事动人心弦。隐疾太子的专宠医妃该小说讲述了:“妾身看她机灵懂事这才送到大小姐身边伺候,近些日子小云总来找妾身,说,说……”洛运呈顺着问下去,“她说什么?”
节选

而且婉娘心地善良,想来也不会做出纵火的恶毒事来。洛运呈忍不住扶起娇妾爱女,道,“我自是信婉娘的。”洛梦瑶看着抱在一起的一家三口,心中冰冷,她为母亲感到不值!“既然都没事,散了吧。太子殿下,请移步,臣刚得一坛二十年的落梅酒请您品尝。”洛运呈一个眼神都没赏给洛梦瑶,对凌子辰谄媚道。凌子辰冷冷道,“不必,纵火之事还未解决。”凌子辰目光如刀气势逼人,即使身体病弱,依旧不减一国储君之威。洛运呈吞了吞口水,缓声道,“这毕竟是臣的家事,臣自行处理便是。”“家事?纵火谋害准太子妃和孤的岳母是家事?洛太医,你莫不是被个侍妾哭的糊涂了?”凌子辰广袖一甩,大步走到洛梦瑶身边。“那依太子之见,该如何处理?将小云送官如何?”洛运呈小心提议道。凌子辰抬手点了点婉姨娘母女接着道,“不止小云,这两个也要送官。”“这是为何?”洛运呈急急问道。凌子辰凤眼微眯,“婉姨娘和洛敏枝所言皆是一面之词,不可取信。”“将小云和她二人送至大理寺,由手段最多的问刑官逼问,不出一刻,必能得知全部实情,方可还梦瑶一个公道。”“这怎么行!”洛运呈脸色难看。“孤不是在跟你商量。”扑通!洛敏枝跪到洛梦瑶脚边,一边磕头一边求饶,“姐姐,求求你顺爹的意放过我们吧,做女儿的怎能忤逆父亲呢?”洛运呈反应过来,对呀,洛梦瑶是自己女儿,还不是要听他的!何况洛梦瑶一直很听话,必然会按自己说的做。他板着脸吩咐道,“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那么难看,把小云送官办了就是,枝儿和婉娘就不必了。”“爹说的在理。”洛梦瑶讽刺一笑。洛运呈露出满意之色,洛梦瑶又开口道,“送官虽不必,罪责不可免。”“什么罪?休要胡搅蛮缠!”洛运呈不耐的呵斥。洛梦瑶道,“一觊觎主母之位乃是善妒,二将小云带入府中引狼入室,三言辞粗鄙,辱骂主母嫡女,不分尊卑。”“三条都是她亲口所述,无可辩驳,三罪加身,按家法该打三十杖!”婉姨娘窝在洛运呈怀中颤抖道,“三十杖打下去,妾会死的。”“婉娘是你的长辈,你竟想杖责她?”洛运呈气的直喘,十分不解怎么女儿好像变了一个人,这般难缠!“长辈?父亲,婉姨娘在府中的身份是什么?”洛梦瑶看洛运呈的眼神好似在看一个笑话。洛运呈不想回答,奈何凌子辰看了过来,只好不情愿的答道,“妾。”洛梦瑶又问道,“妾是什么?”洛运呈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奴婢。”

而且婉娘心地善良,想来也不会做出纵火的恶毒事来。

洛运呈忍不住扶起娇妾爱女,道,“我自是信婉娘的。”

洛梦瑶看着抱在一起的一家三口,心中冰冷,她为母亲感到不值!

“既然都没事,散了吧。太子殿下,请移步,臣刚得一坛二十年的落梅酒请您品尝。”洛运呈一个眼神都没赏给洛梦瑶,对凌子辰谄媚道。

凌子辰冷冷道,“不必,纵火之事还未解决。”

凌子辰目光如刀气势逼人,即使身体病弱,依旧不减一国储君之威。

洛运呈吞了吞口水,缓声道,“这毕竟是臣的家事,臣自行处理便是。”

“家事?纵火谋害准太子妃和孤的岳母是家事?洛太医,你莫不是被个侍妾哭的糊涂了?”凌子辰广袖一甩,大步走到洛梦瑶身边。

“那依太子之见,该如何处理?将小云送官如何?”洛运呈小心提议道。

凌子辰抬手点了点婉姨娘母女接着道,“不止小云,这两个也要送官。”

“这是为何?”洛运呈急急问道。

凌子辰凤眼微眯,“婉姨娘和洛敏枝所言皆是一面之词,不可取信。”

“将小云和她二人送至大理寺,由手段最多的问刑官逼问,不出一刻,必能得知全部实情,方可还梦瑶一个公道。”

“这怎么行!”洛运呈脸色难看。

“孤不是在跟你商量。”

扑通!

洛敏枝跪到洛梦瑶脚边,一边磕头一边求饶,“姐姐,求求你顺爹的意放过我们吧,做女儿的怎能忤逆父亲呢?”

洛运呈反应过来,对呀,洛梦瑶是自己女儿,还不是要听他的!何况洛梦瑶一直很听话,必然会按自己说的做。

他板着脸吩咐道,“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那么难看,把小云送官办了就是,枝儿和婉娘就不必了。”

“爹说的在理。”洛梦瑶讽刺一笑。

洛运呈露出满意之色,洛梦瑶又开口道,“送官虽不必,罪责不可免。”

“什么罪?休要胡搅蛮缠!”洛运呈不耐的呵斥。

洛梦瑶道,“一觊觎主母之位乃是善妒,二将小云带入府中引狼入室,三言辞粗鄙,辱骂主母嫡女,不分尊卑。”

“三条都是她亲口所述,无可辩驳,三罪加身,按家法该打三十杖!”

婉姨娘窝在洛运呈怀中颤抖道,“三十杖打下去,妾会死的。”

“婉娘是你的长辈,你竟想杖责她?”洛运呈气的直喘,十分不解怎么女儿好像变了一个人,这般难缠!

“长辈?父亲,婉姨娘在府中的身份是什么?”洛梦瑶看洛运呈的眼神好似在看一个笑话。

洛运呈不想回答,奈何凌子辰看了过来,只好不情愿的答道,“妾。”

洛梦瑶又问道,“妾是什么?”

洛运呈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奴婢。”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