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雪吟诗意-(顾旸,钟帆-阅读-爱上哥哥(煮雪吟诗意)

爱上哥哥

爱上哥哥

作者:煮雪吟诗意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5-02 17:36:4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提供《爱上哥哥》小说的在线阅读,该小说讲述了顾旸和许蔚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爱上哥哥该小说讲述了:窃窃的议论声蚊子一样在后面追着我,就仿佛将我苦苦经营的感情拿来游街示众。回家的公交车上,付婷婷一直小心翼翼地陪在我身边,手里准备着一包纸,生怕我会哭得惊天动地。
节选

他的呼吸也比较平缓,亲昵地同我说些无关紧要的悄悄话。我想他可能是想挽回局面,哄我开心,还开始讲起冷笑话,但一点都不好笑,反而令我有丝丝困倦。上下眼皮慢慢打起架来,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我打了个呵欠,他问我,“困了么,要不要睡一会?”“嗯……”我模模糊糊应着,彻底闭上了眼睛。但餐厅里人来人往的声音,和头顶明黄的灯光,却变得清晰又搅扰。我没睡着,只是靠在他身上,听他的心跳缓缓加快,扑通,扑通。穿的衬衫明明是宽松的,却好似被前面的扣子勒紧了,莫名地难受,而更惊动我的是,有一只滚烫的手掌贴着衬衫后摆,摸了进来。虽然并未真的碰到我的肌肤,可冷气就顺着撑开的衣服缝隙,往上身各处去钻。我吓得睁开眼,钟帆的手也在同时不动声色地缩了回去。(这里其实是钟帆验证了顾旸所说的,许蔚背后的痣)“你在干嘛啊?”我突然心慌起来,语气也有点冲,而脑中则不受控制地闪过一些不好的画面。可他没有羞赧和退缩,瞳仁的光泽也从未像此刻这么黑过,也许是他当着我的面摘下了金框眼镜的缘故,四目相对间,那层朦胧的纱幔就被掀开了。茫然无措中,他的脸渐渐贴近我,喘息声都似乎是在我耳畔起伏,头一回,我这么认真审视他的眼睛,眼头比顾旸圆润一些,睫毛也根根分明。我恍惚看到,荒原上的枯草堆被点燃了,火星慢慢升腾成烈焰,但照不亮晦暗的天空。等我回过神来,钟帆的薄唇已经堪堪就要贴上我的。莫名地,我想起了那个过分旖旎的午后,顾旸戛然而止的试探和他粉桃似的嘴唇。但我没法对钟帆抱有这种幻想,因为在我心里,钟帆无疑是神衹一般的存在,不容亵渎。顾旸是凡夫俗子,贪欲太多,我很了然,可钟帆应该是清心寡欲的圣贤夫子,怎么能走到世俗中去呢?所以不假思索地,我选择推开了钟帆。也就是这瞬间,他眼底的焰火熄灭了,转而一寸寸结成霜,而我根本没有在意到。从他腿上跨过,跑到柜台匆忙付款,再打开门冲出去,一气呵成,我怕我停下来,就无法掩饰内心的慌乱。但他还是追了过来,手里还捧着那束光彩不在的粉色满天星。“许蔚,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意识到,我是你男朋友。”我受不了这质问的腔调,着急替自己辩解,“钟帆,那又怎么样,我们还是未成年,我还有底线,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呵——”他冷笑出声,连眼镜的金属框都在泛着冷光。“哦,原来你不是随便的人。”他阴阳怪气地说完这句,转身就把花束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当时他的样子有多冷漠,大抵扔旧衣服废报纸也不过如此。我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就隐进了马路上喧闹的车流里。晚风将零星的花瓣吹散,也将我凝聚起来的自尊吹散了。

他的呼吸也比较平缓,亲昵地同我说些无关紧要的悄悄话。

我想他可能是想挽回局面,哄我开心,还开始讲起冷笑话,但一点都不好笑,反而令我有丝丝困倦。

上下眼皮慢慢打起架来,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我打了个呵欠,他问我,“困了么,要不要睡一会?”

“嗯……”我模模糊糊应着,彻底闭上了眼睛。

但餐厅里人来人往的声音,和头顶明黄的灯光,却变得清晰又搅扰。

我没睡着,只是靠在他身上,听他的心跳缓缓加快,扑通,扑通。

穿的衬衫明明是宽松的,却好似被前面的扣子勒紧了,莫名地难受,而更惊动我的是,有一只滚烫的手掌贴着衬衫后摆,摸了进来。

虽然并未真的碰到我的肌肤,可冷气就顺着撑开的衣服缝隙,往上身各处去钻。

我吓得睁开眼,钟帆的手也在同时不动声色地缩了回去。

(这里其实是钟帆验证了顾旸所说的,许蔚背后的痣)

“你在干嘛啊?”我突然心慌起来,语气也有点冲,而脑中则不受控制地闪过一些不好的画面。

可他没有羞赧和退缩,瞳仁的光泽也从未像此刻这么黑过,也许是他当着我的面摘下了金框眼镜的缘故,四目相对间,那层朦胧的纱幔就被掀开了。

茫然无措中,他的脸渐渐贴近我,喘息声都似乎是在我耳畔起伏,头一回,我这么认真审视他的眼睛,眼头比顾旸圆润一些,睫毛也根根分明。

我恍惚看到,荒原上的枯草堆被点燃了,火星慢慢升腾成烈焰,但照不亮晦暗的天空。

等我回过神来,钟帆的薄唇已经堪堪就要贴上我的。

莫名地,我想起了那个过分旖旎的午后,顾旸戛然而止的试探和他粉桃似的嘴唇。

但我没法对钟帆抱有这种幻想,因为在我心里,钟帆无疑是神衹一般的存在,不容亵渎。

顾旸是凡夫俗子,贪欲太多,我很了然,可钟帆应该是清心寡欲的圣贤夫子,怎么能走到世俗中去呢?

所以不假思索地,我选择推开了钟帆。

也就是这瞬间,他眼底的焰火熄灭了,转而一寸寸结成霜,而我根本没有在意到。

从他腿上跨过,跑到柜台匆忙付款,再打开门冲出去,一气呵成,我怕我停下来,就无法掩饰内心的慌乱。

但他还是追了过来,手里还捧着那束光彩不在的粉色满天星。

“许蔚,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意识到,我是你男朋友。”

我受不了这质问的腔调,着急替自己辩解,“钟帆,那又怎么样,我们还是未成年,我还有底线,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呵——”他冷笑出声,连眼镜的金属框都在泛着冷光。

“哦,原来你不是随便的人。”

他阴阳怪气地说完这句,转身就把花束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当时他的样子有多冷漠,大抵扔旧衣服废报纸也不过如此。

我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就隐进了马路上喧闹的车流里。

晚风将零星的花瓣吹散,也将我凝聚起来的自尊吹散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