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莲芙,成郁欢厉大总裁小说-苏莲芙,成郁欢小说叫什么名字

厉大总裁

厉大总裁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5-02 17:03: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厉大总裁》为最近热门小说,该小说主角是成郁欢厉策延,小说内容动人心魄。厉大总裁该小说讲述了:厉策延火气渐消,似乎在观察我的反应,答道。「成交。请打到我的支付宝上,不接受微信转账,要手续费,多谢了,厉总。」我执笔快速签下成郁欢三字,将纸推给厉策延:「现在是我先走还是厉总先走?」
节选

「嘘,厉总别那么生气嘛,先喝杯酒?」厉策延将我倒给他的那个高脚杯拂倒在地:「成郁欢,别忘了我曾经是怎么跟你说的。自从这段婚姻开始,我对你就再也没有丝毫感情了,我真正爱的人从头到尾只有阿芙。这次婚姻,根本就是你一个人的自作主张。」如果是原主,听到这话,应该会很难过吧。我抿了一口上好的香槟。我不擅长喝酒,酒类特有的口感刺激着我的整个口腔空间,但这么重要的时刻,我不能破坏目前这个风轻云淡的表情,毕竟装,要装到位嘛。我将酒杯放到桌上,身体微微冲他的位置向前:「厉总,离了婚,我有什么好处?」厉策延显然正在气头上,额间的青筋跳动:「五千万。」见我挑了挑眉不发一言,厉策延沉了声:「八千万。」「一亿五千万,加上郊区的那套房子。」我双手环抱倚靠在椅背上。「呵,」厉策延冷笑一声:「没想到你的胃口挺大。」我又替厉策延拿了一个高脚杯,斟上些酒,拿我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我想,这些对于厉氏集团的首席执行总裁来说,应该是九牛一毛吧。——庆祝一下。」「好,只要你愿意离婚,别再打扰我和阿芙,成交。」厉策延火气渐消,似乎在观察我的反应,答道。「成交。请打到我的支付宝上,不接受微信转账,要手续费,多谢了,厉总。」我执笔快速签下成郁欢三字,将纸推给厉策延:「现在是我先走还是厉总先走?」厉策延突然发难,左手死死摁住我的肩膀,力道大得仿佛要把我钉在椅背上:「你是谁,你不是成郁欢。」废话,要是现在在这的是女主,就该一哭二闹三上吊,在香槟里下药希望能留住男主,药效发作之后成就一夜好事,结果被男主扇了一巴掌之后被囚禁在这座房子里当作苏莲芙的移动器官库。哪会像姑奶奶我那么爽快成全你们哟。但这能说吗,显而易见不能啊。这个时候,我感觉舞台的聚光灯打在了我身上,该是我上场表演的时候了。苏莲芙不是最喜欢装吗,我觉得我也行。「我当然是成郁欢。」我抬起眼望进厉策延眼中,这个时候演技不重要,重要的是眼神不能虚,要坚定,十分坚定:「除了成郁欢,还有谁愿意为了你不要尊严,死皮赖脸地求你留下来,求你看我一眼。」或许是我坚定的眼神吓怕了面前的厉总,我感受到肩膀上的劲小了些,便趁机把他推开:「除了成郁欢,还有谁愿意明白你只有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才会快乐之后选择放弃,选择成全你们,哪怕我有多恨那个女人。」厉策延嗫嚅着唇,半天才喏喏:「你凭什么恨阿芙,她那么善良……」「对,她那么善良。」我打断他的话:「在你眼里只有她苏莲芙善良,在你眼里只有她苏莲芙是对的。我爱的人那么爱她,爱到我永远留不住他一个眼神,你觉得,我该不该恨她?」我吸了吸鼻子:「现在我不恨了,因为我不想爱了。」「厉总要的满意答案我给了,该给我的希望厉总也别忘记。自此,天高路远,男婚女嫁,我和厉总再不相干,告辞。」我打开门,暗搓搓提醒他我的钞票。话说完,我爽快地将门关上。清脆的卡锁声响起,这样一来,跟男主的戏份也应该断干净了,接下来就自由啦!我打了车开往那个原主本来就有钥匙的、他们结婚时的郊区别墅。快到时,收到手机上传来的转账到账提示音,我觉得整个人都升华了。不谈恋爱逍遥自在,金钱在手世界我有。环游世界,我可!

「嘘,厉总别那么生气嘛,先喝杯酒?」

厉策延将我倒给他的那个高脚杯拂倒在地:「成郁欢,别忘了我曾经是怎么跟你说的。自从这段婚姻开始,我对你就再也没有丝毫感情了,我真正爱的人从头到尾只有阿芙。这次婚姻,根本就是你一个人的自作主张。」

如果是原主,听到这话,应该会很难过吧。

我抿了一口上好的香槟。我不擅长喝酒,酒类特有的口感刺激着我的整个口腔空间,但这么重要的时刻,我不能破坏目前这个风轻云淡的表情,毕竟装,要装到位嘛。

我将酒杯放到桌上,身体微微冲他的位置向前:「厉总,离了婚,我有什么好处?」

厉策延显然正在气头上,额间的青筋跳动:「五千万。」

见我挑了挑眉不发一言,厉策延沉了声:「八千万。」

「一亿五千万,加上郊区的那套房子。」我双手环抱倚靠在椅背上。

「呵,」厉策延冷笑一声:「没想到你的胃口挺大。」

我又替厉策延拿了一个高脚杯,斟上些酒,拿我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我想,这些对于厉氏集团的首席执行总裁来说,应该是九牛一毛吧。——庆祝一下。」

「好,只要你愿意离婚,别再打扰我和阿芙,成交。」厉策延火气渐消,似乎在观察我的反应,答道。

「成交。请打到我的支付宝上,不接受微信转账,要手续费,多谢了,厉总。」我执笔快速签下成郁欢三字,将纸推给厉策延:「现在是我先走还是厉总先走?」

厉策延突然发难,左手死死摁住我的肩膀,力道大得仿佛要把我钉在椅背上:「你是谁,你不是成郁欢。」

废话,要是现在在这的是女主,就该一哭二闹三上吊,在香槟里下药希望能留住男主,药效发作之后成就一夜好事,结果被男主扇了一巴掌之后被囚禁在这座房子里当作苏莲芙的移动器官库。哪会像姑奶奶我那么爽快成全你们哟。

但这能说吗,显而易见不能啊。

这个时候,我感觉舞台的聚光灯打在了我身上,该是我上场表演的时候了。

苏莲芙不是最喜欢装吗,我觉得我也行。

「我当然是成郁欢。」我抬起眼望进厉策延眼中,这个时候演技不重要,重要的是眼神不能虚,要坚定,十分坚定:「除了成郁欢,还有谁愿意为了你不要尊严,死皮赖脸地求你留下来,求你看我一眼。」

或许是我坚定的眼神吓怕了面前的厉总,我感受到肩膀上的劲小了些,便趁机把他推开:「除了成郁欢,还有谁愿意明白你只有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才会快乐之后选择放弃,选择成全你们,哪怕我有多恨那个女人。」

厉策延嗫嚅着唇,半天才喏喏:「你凭什么恨阿芙,她那么善良……」

「对,她那么善良。」我打断他的话:「在你眼里只有她苏莲芙善良,在你眼里只有她苏莲芙是对的。我爱的人那么爱她,爱到我永远留不住他一个眼神,你觉得,我该不该恨她?」

我吸了吸鼻子:「现在我不恨了,因为我不想爱了。」

「厉总要的满意答案我给了,该给我的希望厉总也别忘记。自此,天高路远,男婚女嫁,我和厉总再不相干,告辞。」我打开门,暗搓搓提醒他我的钞票。话说完,我爽快地将门关上。

清脆的卡锁声响起,这样一来,跟男主的戏份也应该断干净了,接下来就自由啦!

我打了车开往那个原主本来就有钥匙的、他们结婚时的郊区别墅。

快到时,收到手机上传来的转账到账提示音,我觉得整个人都升华了。

不谈恋爱逍遥自在,金钱在手世界我有。

环游世界,我可!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