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念生,余额遇念生-言情小说阅读

遇念生

遇念生

作者:庚十一阿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5-02 14:52:1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男女主角是许念生沈遇安小说名称是《遇念生》,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许念生沈遇安该小说讲述了:许念生走到“大单”面前,声音甜美,“会长,我来登记个人信息。”“大单”没看她,单手拔开笔帽,先填了时间。笔尖点了点班级那一栏,示意她继续说。
节选

现在是早上七点四十五,距离第一节课开始还有五分钟。许念生坐在景川一中对面的早餐铺。一边翻看银行卡里的余额,一边留意校门口来的人。手指不停地刷新余额页面,数额没有增加,依旧离目标差着亿步之遥。收起手机,左手撑脸,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桌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校门口。这回可一定要成功,毕竟是个大单。余额破十万,指日可待。校门口来人了。许念生看了看手机屏保,又眯着眼望了望校门口来的人。确定是一个人后,抄起一旁的书包,直蹦校门口。今早校门口值勤的两人正向许念生眼中的“大单”汇报情况。许念生直接打断,“请问,迟到是在这登记嘛?”两人齐刷刷地看向声源处。只见女生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双手握着书包肩带,身上着一套干净整洁的校服。看起来乖极了。其中一人率先反应过来,嗤笑一声,“是的,同学。我还是头一回见有人主动要求登记。”许念生有点害羞,轻轻地笑了笑,看向保安室门口正在翻看登记册的“大单”,“是找他登记,对吗?”“也可以。对了,同学你”男生的话还未说完,许念生便已经出现在“大单”的对面了。男生也不觉得尴尬,很自然地搭上另一个人的肩,“咱学校什么时候有这么靓的妞了?”另一个人了解男生得很,知道他下一句要说什么,直接打断,“你别想了,追不上的。人家喜欢安哥。你看。”许念生走到“大单”面前,声音甜美,“会长,我来登记个人信息。”“大单”没看她,单手拔开笔帽,先填了时间。笔尖点了点班级那一栏,示意她继续说。“高三理(3),许念生,性别女,爱好”她顿了顿,踮起脚凑到他的耳边,“沈、遇、安。”语文课刚刚开始。许念生偷偷地从后门溜到座位上。脱了校服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短款黑色吊带,外套被胡乱地塞进抽屉里。取下皮筋,一头长发散落披在两肩,随便揉了揉头顶有点塌的头发,使它看起来比较蓬松。江之凡目睹了许念生“换装”全过程,将书包里的保温杯放在她桌上,“醒酒汤,陆叔第一次下厨为我做的。今儿你可真有口福。”许念生喝了一小口,“是是是,伴有狗粮的汤就是不一样,还带点柠檬的味道。”江之凡和许念生认识三年了。时间不算长,但感情深。两人一起逃过课、打过架、喝过酒。反正,亲姐妹能做的、不能做的,她们都做了个遍。语文课过了一半,老师让大家先做阅读题,等下她来讲评。江之凡转着手中的黑笔,戳了戳许念生的手臂,“你这头发换的还挺勤,昨个儿那么晚了,你去找晴姐,她没揍你?”许念生吐了吐舌头,“晴姐给我整了一个通宵。本来打算整完,然后锤死我的。没办法,谁叫我这么6呢?三两下就解决了。”晴姐是景川市某发廊老板娘,学得一手好“发技”。是许念生和江之凡的首席发型师。江之凡嗤笑一声,脸上的表情明晃晃地“写”着:我信你个鬼。

现在是早上七点四十五,距离第一节课开始还有五分钟。

许念生坐在景川一中对面的早餐铺。一边翻看银行卡里的余额,一边留意校门口来的人。

手指不停地刷新余额页面,数额没有增加,依旧离目标差着亿步之遥。

收起手机,左手撑脸,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桌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校门口。

这回可一定要成功,毕竟是个大单。余额破十万,指日可待。

校门口来人了。

许念生看了看手机屏保,又眯着眼望了望校门口来的人。

确定是一个人后,抄起一旁的书包,直蹦校门口。

今早校门口值勤的两人正向许念生眼中的“大单”汇报情况。许念生直接打断,“请问,迟到是在这登记嘛?”

两人齐刷刷地看向声源处。

只见女生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双手握着书包肩带,身上着一套干净整洁的校服。看起来乖极了。

其中一人率先反应过来,嗤笑一声,“是的,同学。我还是头一回见有人主动要求登记。”

许念生有点害羞,轻轻地笑了笑,看向保安室门口正在翻看登记册的“大单”,“是找他登记,对吗?”

“也可以。对了,同学你”男生的话还未说完,许念生便已经出现在“大单”的对面了。

男生也不觉得尴尬,很自然地搭上另一个人的肩,“咱学校什么时候有这么靓的妞了?”

另一个人了解男生得很,知道他下一句要说什么,直接打断,“你别想了,追不上的。人家喜欢安哥。你看。”

许念生走到“大单”面前,声音甜美,“会长,我来登记个人信息。”

“大单”没看她,单手拔开笔帽,先填了时间。笔尖点了点班级那一栏,示意她继续说。

“高三理(3),许念生,性别女,爱好”她顿了顿,踮起脚凑到他的耳边,“沈、遇、安。”

语文课刚刚开始。

许念生偷偷地从后门溜到座位上。

脱了校服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短款黑色吊带,外套被胡乱地塞进抽屉里。取下皮筋,一头长发散落披在两肩,随便揉了揉头顶有点塌的头发,使它看起来比较蓬松。

江之凡目睹了许念生“换装”全过程,将书包里的保温杯放在她桌上,“醒酒汤,陆叔第一次下厨为我做的。今儿你可真有口福。”

许念生喝了一小口,“是是是,伴有狗粮的汤就是不一样,还带点柠檬的味道。”

江之凡和许念生认识三年了。时间不算长,但感情深。两人一起逃过课、打过架、喝过酒。反正,亲姐妹能做的、不能做的,她们都做了个遍。

语文课过了一半,老师让大家先做阅读题,等下她来讲评。

江之凡转着手中的黑笔,戳了戳许念生的手臂,“你这头发换的还挺勤,昨个儿那么晚了,你去找晴姐,她没揍你?”

许念生吐了吐舌头,“晴姐给我整了一个通宵。本来打算整完,然后锤死我的。没办法,谁叫我这么6呢?三两下就解决了。”

晴姐是景川市某发廊老板娘,学得一手好“发技”。是许念生和江之凡的首席发型师。

江之凡嗤笑一声,脸上的表情明晃晃地“写”着:我信你个鬼。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