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宣木扬,宁馨雪-阅读-毁了你的笑(佚名)

毁了你的笑

毁了你的笑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5-02 09:51:0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五年后 第2章 她什么都没有了 第3章 害怕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毁了你的笑》是一本不可多得优质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宁馨雪冷靳寒宣木扬之间的故事,已经为你整理好了,毁了你的笑该小说讲述了:他停在门口,亲眼看着医生将白布慢慢盖在宁馨雪紧闭的眼上。耳畔里,传来医生无奈的叹息:“冷少,宁小姐……去世了。”
节选

宁馨雪却突然接口:“冷少,今天我救你未婚妻一命,就当偿还了欠你的,今后只愿形同陌路。”她惨白一笑,然后拿起手术刀就狠狠朝着手腕割去,瞬间血流如注。医生错愕的想给她包扎,却被冷靳寒冷冷制止了。宁馨雪就以这种方式,完成了“献血”,直到医生终于说“够了”才停止。简单的让护士包扎了下伤口,宁馨雪迫不及待的走出手术室。对她来说,从这一刻起,她与那些人和事就再也毫无瓜葛了。宁馨雪撑着虚弱的身子往医院门口走,可是刚走出手术室,眼前越来越黑,在昏迷的前一刻有双温暖的手接住了她。宁馨雪醒来时已经在病床上了,房门被推开,宣木扬一脸笑意的出现在门口。“我那英雄救美出场的真是时候,小东西你又欠我一个人情。”宣木扬漫不经心的走到病床前停下。“谢……谢谢你。”看着宣木扬在眼前逐渐放大的脸,两张脸的距离近到可以看清彼此的睫毛。宁馨雪慌乱的把脸撇开,连呼吸都忘了。“那你以身相许谢我吧。”宣木扬伸手捧住宁馨雪的脸,不让她有逃开的机会,深情的眼眸里看不到一点玩笑。“你们在干嘛?”阴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冷靳寒搂着病态十足的宁晚清出现在门口。“别怕,有我在。”宣木扬感受到了宁馨雪的异样,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着,然后旁若无人的在她额前落下一吻才放开她。看到这一幕的冷靳寒,搂着宁晚清腰上的手不自觉收紧,额前因愤怒而青筋暴起。“宣少的口味真重,她可是杀人犯,大街上随便找个女人都比她强多了。”冷靳寒阴沉的说着,想到刚才看到暧昧的那一幕,一股无名怒火直冲他脑门,她居然不知廉耻的在医院跟男人亲密。冷靳寒的话一字一句都仿佛带着尖锐的刺,刺的宁馨雪伤痕累累却看不到一点伤口。“女人是很多,但是宁馨雪却只有一个。”宣木扬神情难得的认真。听到宣木扬的话,宁馨雪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没忍住。从她坐牢那刻起,连她的家人都放弃了她,在所有人都恨不得把她踩进尘埃里时,居然有个人不在意她的一切过往,只因她是宁馨雪。“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不值得。”宁馨雪轻声说着,声音带着哽咽,仿佛在自言自语,眼睛是化不开的悲伤。“傻瓜,值不值得我说了算。”宣木扬轻叹一声,旁若无人的把宁馨雪搂在怀里。门边,感觉冷靳寒幽深的目光一直落在宁馨雪身上,宁晚清眼里的阴狠一闪而逝,然后故作柔弱的靠在他胸口,柔柔道:“阿寒,既然姐姐没事我就放心了,我们走吧”宁馨雪看着手腕上的伤痕,即使伤口好了还是会留下伤疤,就像人的心。那天宣木扬帮她办了出院手续,然后就把她带到了公寓,已经半个月了,她也没有再见他,但是会有医生上门帮她换药。“小馨,把这衣服换上,陪我去个地方。”进来的宣木扬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好。”宁馨雪没问去哪里,不管去哪里她都愿意,只因她相信他不会害她。宁馨雪看着眼前的豪华别墅,身体一僵,这是她之前出入无数次的冷家。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

宁馨雪却突然接口:“冷少,今天我救你未婚妻一命,就当偿还了欠你的,今后只愿形同陌路。”

她惨白一笑,然后拿起手术刀就狠狠朝着手腕割去,瞬间血流如注。

医生错愕的想给她包扎,却被冷靳寒冷冷制止了。

宁馨雪就以这种方式,完成了“献血”,直到医生终于说“够了”才停止。

简单的让护士包扎了下伤口,宁馨雪迫不及待的走出手术室。

对她来说,从这一刻起,她与那些人和事就再也毫无瓜葛了。

宁馨雪撑着虚弱的身子往医院门口走,可是刚走出手术室,眼前越来越黑,在昏迷的前一刻有双温暖的手接住了她。

宁馨雪醒来时已经在病床上了,房门被推开,宣木扬一脸笑意的出现在门口。

“我那英雄救美出场的真是时候,小东西你又欠我一个人情。”宣木扬漫不经心的走到病床前停下。

“谢……谢谢你。”看着宣木扬在眼前逐渐放大的脸,两张脸的距离近到可以看清彼此的睫毛。

宁馨雪慌乱的把脸撇开,连呼吸都忘了。

“那你以身相许谢我吧。”宣木扬伸手捧住宁馨雪的脸,不让她有逃开的机会,深情的眼眸里看不到一点玩笑。

“你们在干嘛?”阴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冷靳寒搂着病态十足的宁晚清出现在门口。

“别怕,有我在。”宣木扬感受到了宁馨雪的异样,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着,然后旁若无人的在她额前落下一吻才放开她。

看到这一幕的冷靳寒,搂着宁晚清腰上的手不自觉收紧,额前因愤怒而青筋暴起。

“宣少的口味真重,她可是杀人犯,大街上随便找个女人都比她强多了。”

冷靳寒阴沉的说着,想到刚才看到暧昧的那一幕,一股无名怒火直冲他脑门,她居然不知廉耻的在医院跟男人亲密。

冷靳寒的话一字一句都仿佛带着尖锐的刺,刺的宁馨雪伤痕累累却看不到一点伤口。

“女人是很多,但是宁馨雪却只有一个。”宣木扬神情难得的认真。

听到宣木扬的话,宁馨雪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没忍住。

从她坐牢那刻起,连她的家人都放弃了她,在所有人都恨不得把她踩进尘埃里时,居然有个人不在意她的一切过往,只因她是宁馨雪。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不值得。”宁馨雪轻声说着,声音带着哽咽,仿佛在自言自语,眼睛是化不开的悲伤。

“傻瓜,值不值得我说了算。”宣木扬轻叹一声,旁若无人的把宁馨雪搂在怀里。

门边,感觉冷靳寒幽深的目光一直落在宁馨雪身上,宁晚清眼里的阴狠一闪而逝,然后故作柔弱的靠在他胸口,柔柔道:“阿寒,既然姐姐没事我就放心了,我们走吧”

宁馨雪看着手腕上的伤痕,即使伤口好了还是会留下伤疤,就像人的心。

那天宣木扬帮她办了出院手续,然后就把她带到了公寓,已经半个月了,她也没有再见他,但是会有医生上门帮她换药。

“小馨,把这衣服换上,陪我去个地方。”进来的宣木扬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

“好。”宁馨雪没问去哪里,不管去哪里她都愿意,只因她相信他不会害她。

宁馨雪看着眼前的豪华别墅,身体一僵,这是她之前出入无数次的冷家。

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