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知否-(沈彻,邬沉央-阅读-那个男人都看在眼里(君心知否)

那个男人都看在眼里

那个男人都看在眼里

作者:君心知否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4-25 13:04:5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楚皇九女 第2章 没有威胁 第3章 前朝皇妃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强烈推荐好文《那个男人都看在眼里》,作者君心知否文笔行云流水,主角林梦秋沈彻的故事动人心弦。那个男人都看在眼里该小说讲述了:皇嫂的话像是托孤,听得林梦秋心中一慌:“皇嫂,你别担心,沈彻答应我了,他……会留下孩子的命!”皇嫂眼中亮了一瞬,这才抬眼去看林梦秋,也才瞧见她脸上尚未上药的伤口。
节选

沈彻将哭泣的邬沉央打横抱起,冷声道:“这件事,朕会替沉央亲自讨回来!”他的话重重砸在林梦秋心上,她看着男人宽厚的背影,喉中一片哽噎。你打算如何讨回来?林梦秋的话没有问出口,却在第二日,得到了答案。“皇后娘娘,请吧,皇上还在明裳宫等着奴才回话呢!”太监将一把匕首扔在了林梦秋脚边,语气中满是不耐烦和催促。林梦秋呆愣的看着那把匕首,只觉得心口犹如破了个大洞,寒风凛凛。他以为她是故意毁了邬沉央的脸,所以要用她的脸来赔么?林梦秋木然着脸,弯腰将匕首捡了起来,紧紧地握在手中。而后在太监惊慌的声音中,朝着明裳宫快步奔去——明裳宫偏殿。“皇后,后宫禁用私刑,你毁了沉央的脸,她心善,朕也没有深究,你还要如何?”迎上男人沉怒的面容,耳边是他质问的话,林梦秋只觉苦痛。相比起沈彻对邬沉央的轻声安慰,他对她的态度,还真是天差地别!“没有深究?沈彻,我也是女子!”林梦秋望着沈彻,试图从他的目光中找出曾经的爱恋,可惜只余冰寒。他知道邬沉央是女子,知道容貌于她的重要,可是他是不是忘了,她也是个女子啊!“这是你欠沉央的。林梦秋,你若是下不了手,朕让人帮你!”沈彻的话冷血至极,听得林梦秋如坠寒潭。“沈彻!”林梦秋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敢相信刚刚的话是他说出来的!他还记得么?她林梦秋才是他的妻子!四目相对,一双寒凉,一双凄苦。沈彻见林梦秋如此,眼底闪过抹挣扎。“皇上,这是怎么了?”一道舒柔的女声响起,来人正是邬沉央。林梦秋闻声望去,瞧见她脸上的伤口,眼中闪过抹歉疚。“沉央,你怎么出来了,太医不是叫你好好休息。”沈彻则是直接上前将人接了过来,按坐在怀中,好不体贴,看的林梦秋一阵眼热。以前,他们也是这般的……“听奴才们说娘娘来了,便过来看看。”邬沉央说着,而后看向林梦秋手中的匕首讶异道,“这是……”“没什么,皇后自感亏心,毁了你的脸,如今过来不过是赔罪。”沈彻接过邬沉央的话,而后看向林梦秋,眼中意味明确。林梦秋被瞧的心中一苦,沈彻就这般希望她毁了脸么?“皇上,沉央不过奴婢出身,脸毁了便毁了,怎能叫皇后娘娘赔罪!”邬沉央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笑容浅淡,看的人心中怜惜。

沈彻将哭泣的邬沉央打横抱起,冷声道:“这件事,朕会替沉央亲自讨回来!”

他的话重重砸在林梦秋心上,她看着男人宽厚的背影,喉中一片哽噎。

你打算如何讨回来?

林梦秋的话没有问出口,却在第二日,得到了答案。

“皇后娘娘,请吧,皇上还在明裳宫等着奴才回话呢!”太监将一把匕首扔在了林梦秋脚边,语气中满是不耐烦和催促。

林梦秋呆愣的看着那把匕首,只觉得心口犹如破了个大洞,寒风凛凛。

他以为她是故意毁了邬沉央的脸,所以要用她的脸来赔么?

林梦秋木然着脸,弯腰将匕首捡了起来,紧紧地握在手中。

而后在太监惊慌的声音中,朝着明裳宫快步奔去——

明裳宫偏殿。

“皇后,后宫禁用私刑,你毁了沉央的脸,她心善,朕也没有深究,你还要如何?”

迎上男人沉怒的面容,耳边是他质问的话,林梦秋只觉苦痛。

相比起沈彻对邬沉央的轻声安慰,他对她的态度,还真是天差地别!

“没有深究?沈彻,我也是女子!”

林梦秋望着沈彻,试图从他的目光中找出曾经的爱恋,可惜只余冰寒。

他知道邬沉央是女子,知道容貌于她的重要,可是他是不是忘了,她也是个女子啊!

“这是你欠沉央的。林梦秋,你若是下不了手,朕让人帮你!”沈彻的话冷血至极,听得林梦秋如坠寒潭。

“沈彻!”林梦秋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敢相信刚刚的话是他说出来的!

他还记得么?她林梦秋才是他的妻子!

四目相对,一双寒凉,一双凄苦。

沈彻见林梦秋如此,眼底闪过抹挣扎。

“皇上,这是怎么了?”

一道舒柔的女声响起,来人正是邬沉央。

林梦秋闻声望去,瞧见她脸上的伤口,眼中闪过抹歉疚。

“沉央,你怎么出来了,太医不是叫你好好休息。”沈彻则是直接上前将人接了过来,按坐在怀中,好不体贴,看的林梦秋一阵眼热。

以前,他们也是这般的……

“听奴才们说娘娘来了,便过来看看。”邬沉央说着,而后看向林梦秋手中的匕首讶异道,“这是……”

“没什么,皇后自感亏心,毁了你的脸,如今过来不过是赔罪。”沈彻接过邬沉央的话,而后看向林梦秋,眼中意味明确。

林梦秋被瞧的心中一苦,沈彻就这般希望她毁了脸么?

“皇上,沉央不过奴婢出身,脸毁了便毁了,怎能叫皇后娘娘赔罪!”邬沉央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笑容浅淡,看的人心中怜惜。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