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皇帝,沈霆阅读-我要你娶我为后小说

我要你娶我为后

我要你娶我为后

作者:甜宝丫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4-23 10:05:0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救她可以,娶我 第2章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第3章 只是为了她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提供《我要你娶我为后》小说的在线阅读,该小说讲述了沈霆幽若和纪浅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我要你娶我为后该小说讲述了:“早在三年前,你就该死了,皇后这个位置是陛下允诺我的。可你回来做什么呢?倘若师傅知道你为了个男人毒害同门,绝不会放过你!”呵,当真是贼喊捉贼,不要脸到极致。纪浅转过身挥袖就给了她一巴掌。
节选

纪浅晃动着穿墙而出,拷在自己四肢腕上的玄铁链子,呆呆地靠在斑驳龟裂,已经露出灰白内里的墙边。静默着听殿外滂沱的雨声。一个月了,她被沈霆困在这。刚开始还差点逃成功一次,近乎执拗地想跑到南书房告诉沈霆真相。幽若才是真正工于心计的女人,沈霆你别犯傻信她。可沈霆,令暗卫将她伏住后,竟然将她穿了琵琶骨,又用四根玄铁将她禁锢。连脖子上,也给她套了一个耻辱似的铁环。将她拴住,就像对待一只真正的母狗。每日让人用加了‘料’的药汤灌她,令她散去功法。又令带了面罩的医官冷冷地将她胳膊划出一道又一道伤口,只为了给上幽若取血…惊雷又一记轰隆落下,殿门被人推开。来人的身形背着光,隐在暗处。那个医官又来了是吗?喝了药已经散了功法的她,已经承受不住不喂麻沸散,就生生割开手腕取血的疼。撩开袖子将手主动抬起,纪浅咬紧牙关闭上眼睛,将头偏向一边,喑哑道:“麻烦您动作快点。我耐不住疼。”颤抖的手,本以为会被锐利冰凉的刀刃再次破开滴血。一如往昔残忍无情。没想到,现在却覆上了一只温热带着薄茧的手。那手如游蛇,迅速攀到纪浅身上,在她带着锈迹的脖环处停顿,摩挲到她的下颌。“放肆!!”纪浅瞬间睁眼,挥拳朝他脸上过去!她虽功法尽散,力量薄弱,却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弱女子!往日取血带着羊膜手套,半点不敢沾她肌肤的医官今日胆大包天,竟敢瞒着沈霆对她不轨。死一万次也不足惜!“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王妃,求我,我便带你走。”沙哑低沉的声音从这人唇边溢出,他接住她的拳合在掌心,摘下脸上面罩,露出真面目。这是一张极为漂亮的脸,薄唇挺鼻,眉眼深沉,比起大陈皇帝沈霆的英朗大气,他则是另一种夺目。令人见之不忘。见是他,纪浅瞳孔骤缩,不禁失声道:“慕清川!“铁链泠泠作响,她死也想不到,医官竟是慕清川!“两年前带着孩子离开,就是来这里?向大陈皇帝摇尾可怜,纪浅,是我对你不够好么。”慕清川的话,令纪浅失了血色的脸更加惨白,愧疚在眼底闪过,可也只是一瞬。她迅速敛眸垂下眼睫,不去看慕清川此刻的神色,淡淡道:“西夏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是大陈皇宫,暗卫遍布,倘若你不想成为大陈皇帝的瓮中鳖,请速速离去。”慕清川虽是西夏王,与大陈是敌对关系。但三年前他为了她,的确是有意放了沈霆一马。还在她不愿意的情况下,没动她分毫。她怀着楠儿显怀后,西夏王宫有人调查怀疑她的来历。慕清川却力排众议,将她护下。连楠儿的身世,他也没有逼问。只是说,他若为王,老大生下不能承袭他的王位,只能做个闲散王爷。慕清川这样待她,她回报不了深情,只能选择不去害他,赶紧离开。

纪浅晃动着穿墙而出,拷在自己四肢腕上的玄铁链子,呆呆地靠在斑驳龟裂,已经露出灰白内里的墙边。

静默着听殿外滂沱的雨声。

一个月了,她被沈霆困在这。

刚开始还差点逃成功一次,近乎执拗地想跑到南书房告诉沈霆真相。幽若才是真正工于心计的女人,沈霆你别犯傻信她。

可沈霆,令暗卫将她伏住后,竟然将她穿了琵琶骨,又用四根玄铁将她禁锢。连脖子上,也给她套了一个耻辱似的铁环。

将她拴住,就像对待一只真正的母狗。

每日让人用加了‘料’的药汤灌她,令她散去功法。

又令带了面罩的医官冷冷地将她胳膊划出一道又一道伤口,只为了给上幽若取血…

惊雷又一记轰隆落下,殿门被人推开。来人的身形背着光,隐在暗处。

那个医官又来了是吗?

喝了药已经散了功法的她,已经承受不住不喂麻沸散,就生生割开手腕取血的疼。

撩开袖子将手主动抬起,纪浅咬紧牙关闭上眼睛,将头偏向一边,喑哑道:“麻烦您动作快点。我耐不住疼。”

颤抖的手,本以为会被锐利冰凉的刀刃再次破开滴血。一如往昔残忍无情。

没想到,现在却覆上了一只温热带着薄茧的手。那手如游蛇,迅速攀到纪浅身上,在她带着锈迹的脖环处停顿,摩挲到她的下颌。

“放肆!!”纪浅瞬间睁眼,挥拳朝他脸上过去!

她虽功法尽散,力量薄弱,却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弱女子!

往日取血带着羊膜手套,半点不敢沾她肌肤的医官今日胆大包天,竟敢瞒着沈霆对她不轨。

死一万次也不足惜!

“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王妃,求我,我便带你走。”沙哑低沉的声音从这人唇边溢出,他接住她的拳合在掌心,摘下脸上面罩,露出真面目。

这是一张极为漂亮的脸,薄唇挺鼻,眉眼深沉,比起大陈皇帝沈霆的英朗大气,他则是另一种夺目。令人见之不忘。

见是他,纪浅瞳孔骤缩,不禁失声道:“慕清川!“

铁链泠泠作响,她死也想不到,医官竟是慕清川!

“两年前带着孩子离开,就是来这里?向大陈皇帝摇尾可怜,纪浅,是我对你不够好么。”

慕清川的话,令纪浅失了血色的脸更加惨白,愧疚在眼底闪过,可也只是一瞬。

她迅速敛眸垂下眼睫,不去看慕清川此刻的神色,淡淡道:“西夏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是大陈皇宫,暗卫遍布,倘若你不想成为大陈皇帝的瓮中鳖,请速速离去。”

慕清川虽是西夏王,与大陈是敌对关系。但三年前他为了她,的确是有意放了沈霆一马。

还在她不愿意的情况下,没动她分毫。

她怀着楠儿显怀后,西夏王宫有人调查怀疑她的来历。慕清川却力排众议,将她护下。

连楠儿的身世,他也没有逼问。只是说,他若为王,老大生下不能承袭他的王位,只能做个闲散王爷。

慕清川这样待她,她回报不了深情,只能选择不去害他,赶紧离开。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