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得感情的太后阿靖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莫得感情的太后

莫得感情的太后

作者:阿靖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4-23 08:39:3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莫得感情的太后》是已完结的热门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苏芷蓉闻照,莫得感情的太后小说主要讲述了:苏芷蓉给了寺庙中老方丈一些香火钱,拜托他看顾我娘,我会时不时过来的。下得山来闻照还没走。
节选

我娘下葬的这天下午,我在城外山寺找了个废弃的佛龛,想将她的牌位放进去。没想到在山脚下我又碰见了闻照。雪后万物皑皑,他披一身青羽大氅,缓步迤行而来,停在我面前,问我要去哪。目光触及我手中白绢盖着的牌位,低声说了句「节哀」。他不解,「既是为亲属送行,姑娘你为何穿……穿这么一身……」「红衣是吗?」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去世的是我娘,这是她生前最爱的衣裳,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没有机会再穿,我想我穿着送她最后一程,她应该会喜欢。」他点了点头,手抬起来又放下,最后递给我一方染香的手帕,又说了一声「节哀」。我给了寺庙中老方丈一些香火钱,拜托他看顾我娘,我会时不时过来的。下得山来闻照还没走。他背对着我,揣着袖子活像个晒太阳的老头儿,在雪地里不住跺脚。我有那么一丝丝感动,「闻公子是在等我吗?」他吓了一跳,转过身来一边点头一边解大氅。他将大氅披到我身上,「我想姑娘是一个人走路来的,冬日天黑得早,姑娘自己回去不安全,我的马车停在不远处,已让他们去赶了,姑娘可愿随我等等,让我送你一程?」迎着我的目光,他不知为何有些羞赧,急急解释道:「我、我绝没有冒犯姑娘的意思,我可以坐在车衡上,不与姑娘同车的。」他可真是个正人君子。我感受着他残余在大氅上的体温,伤心又疲惫了一整日的身体因为这一点温暖,重新有了力量。我朝他伸出手去,「苏芷蓉,叫我小苏,芷蓉,仙女都行。」苏这个姓在京都不多见,他轻轻「啊」了一声,露出惶然的神色来,「姑娘是……」「没错,苏梦寒是我爹。」「可是,」他踌躇道,「侯爷夫人不是……不是公……」「我娘是我爹的妾室,就是京都百姓茶余饭后传说的那个倒霉土匪头子,这么说公子可明白?」他没想到我就这么堂皇自然地说了出来,震惊过后一脸歉意看着我,「对不起,那……」我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先前见公子不是个内向的性格,怎么今日吞吞吐吐成这样,可不像个天才少年郎了。」「公子应该听说过我,他们都说我娘是土匪我就是小土匪,全然没有那些高门小姐的矜持和做派,我既不单纯还做作,公子同我相处,大可自在些。」他随我一笑,总算恢复几分世家公子的从容,「是啊,我也奇怪,平日都是我这般笑话旁人,没想到今日却被姑娘看了个笑话。」又道:「阿蓉这是真性情,不必妄自菲薄。」他唤我阿蓉,除了我娘,从没有人这般唤过我。我又举了举快要冻僵的手,晃荡着他的玉佩,「所以这个你到底还要不要了?」他低头看了看玉佩,又看了看我,「阿蓉若是喜欢,就当个见面礼收着吧,不用非得还的。」「你这意思,欠我的那七十两是打算赖账,不准备给了?」我道。他一愣。

我娘下葬的这天下午,我在城外山寺找了个废弃的佛龛,想将她的牌位放进去。

没想到在山脚下我又碰见了闻照。

雪后万物皑皑,他披一身青羽大氅,缓步迤行而来,停在我面前,问我要去哪。

目光触及我手中白绢盖着的牌位,低声说了句「节哀」。

他不解,「既是为亲属送行,姑娘你为何穿……穿这么一身……」

「红衣是吗?」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去世的是我娘,这是她生前最爱的衣裳,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没有机会再穿,我想我穿着送她最后一程,她应该会喜欢。」

他点了点头,手抬起来又放下,最后递给我一方染香的手帕,又说了一声「节哀」。

我给了寺庙中老方丈一些香火钱,拜托他看顾我娘,我会时不时过来的。

下得山来闻照还没走。

他背对着我,揣着袖子活像个晒太阳的老头儿,在雪地里不住跺脚。

我有那么一丝丝感动,「闻公子是在等我吗?」

他吓了一跳,转过身来一边点头一边解大氅。

他将大氅披到我身上,「我想姑娘是一个人走路来的,冬日天黑得早,姑娘自己回去不安全,我的马车停在不远处,已让他们去赶了,姑娘可愿随我等等,让我送你一程?」

迎着我的目光,他不知为何有些羞赧,急急解释道:「我、我绝没有冒犯姑娘的意思,我可以坐在车衡上,不与姑娘同车的。」

他可真是个正人君子。

我感受着他残余在大氅上的体温,伤心又疲惫了一整日的身体因为这一点温暖,重新有了力量。

我朝他伸出手去,「苏芷蓉,叫我小苏,芷蓉,仙女都行。」

苏这个姓在京都不多见,他轻轻「啊」了一声,露出惶然的神色来,「姑娘是……」

「没错,苏梦寒是我爹。」

「可是,」他踌躇道,「侯爷夫人不是……不是公……」

「我娘是我爹的妾室,就是京都百姓茶余饭后传说的那个倒霉土匪头子,这么说公子可明白?」

他没想到我就这么堂皇自然地说了出来,震惊过后一脸歉意看着我,「对不起,那……」

我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先前见公子不是个内向的性格,怎么今日吞吞吐吐成这样,可不像个天才少年郎了。」

「公子应该听说过我,他们都说我娘是土匪我就是小土匪,全然没有那些高门小姐的矜持和做派,我既不单纯还做作,公子同我相处,大可自在些。」

他随我一笑,总算恢复几分世家公子的从容,「是啊,我也奇怪,平日都是我这般笑话旁人,没想到今日却被姑娘看了个笑话。」又道:「阿蓉这是真性情,不必妄自菲薄。」

他唤我阿蓉,除了我娘,从没有人这般唤过我。

我又举了举快要冻僵的手,晃荡着他的玉佩,「所以这个你到底还要不要了?」

他低头看了看玉佩,又看了看我,「阿蓉若是喜欢,就当个见面礼收着吧,不用非得还的。」

「你这意思,欠我的那七十两是打算赖账,不准备给了?」我道。

他一愣。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