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人,慕容斐被妆师卿平小说-宫人,慕容斐被小说叫什么名字

妆师卿平

妆师卿平

作者:吾玉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4-23 07:56:5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妆师卿平》的主角是卿平慕容斐,吾玉,妆师卿平小说主要讲述了:这样的女人,若不是贵为公主,恐怕一生都不会有人敢娶。慕容斐被送来时才刚满十四,比二公主小了整整七岁。
节选

遇上慕容斐时,少年正被高高地吊在宫门前,满脸愤恨,眸欲滴血。他是邻国东穆的小王子,被送到息良来与二公主“和亲”,表面上是当驸马,实际上只是一个被皇室遗弃的可怜质子。彼时卿平接任母亲的妆师一职,刚刚入宫,侍奉在二公主左右。母亲对她多有叮嘱,息良上下也无人不知这位二公主的“特殊”——从母胎带出来的心智不足,堪比几个成年男子的力气和食量,肥硕而丑陋的容貌,蛮横暴躁的脾气,嗜血残忍的爱好……用慕容斐的话来说,久是“又傻又凶的臭肥婆!”这样的女人,若不是贵为公主,恐怕一生都不会有人敢娶。慕容斐被送来时才刚满十四,比二公主小了整整七岁。息良国君正好愁着女儿的婚事,东穆作为臣服的小国,投其所好,给息良连夜送来了一个现的驸马,俊秀美貌的皇族少年,堪堪抵了十座本要献出的城池。皆大欢喜种,唯慕容斐握紧双拳,如遭奇耻大辱,血红了眼。婚事这便定了下来,只等慕容斐过完十五岁生辰,就正式迎娶二公主。而在这之前,她被安顿在了二公主的永乾宫,陪伴王女,不,确切地说,是供二公主玩乐解闷。卿平不止一次看见慕容斐被吊起了,倔强的少年怎么也不肯配合二公主的“游戏”,每每死不低头,被暴戾的二公主施以各种惩罚。这一次,二公主更是拿出了自己心爱的长鞭,一鞭鞭狠狠地抽下去,肥胖的脸颊一颤一颤,挂着兴奋快意的笑。“说,你还顶不顶撞我了?给不给我当马骑?”鞭风如雨中,永乾宫个个心惊胆战,静若寒蝉。慕容斐被她抽得遍体鳞伤,献血飞溅中却始终抿紧双唇,瞪着二公主不发一言。卿平看在眼中,呼吸急促,几次三番都想迈出脚,耳边却响起母亲的声音:“进了宫只管做好自己的份内事,闲事莫理,卿平,清贫,母亲宁愿你清贫一世,默默无闻,也要平平安安。勉力平复下翻滚的情绪,卿平咬紧唇,再不忍看少年。那样的年纪韶华,总让她想起早逝的阿弟。阿弟是饿死在她怀中的。她那是无能为力,绝望得几乎崩溃,如今又只能眼睁睁看着,拼命压下那汹涌漫上的愧疚。好不容易二公主打累了,骂骂咧咧地抡着胳膊休息,满宫人都舒了口气时,慕容斐却忽然一口血水吐去,不偏不倚地吐了二公主一脸。少年扬眉一笑,露出血森森的牙齿,对着那个肥硕的身影比出挑衅般的唇形:“死……肥婆……”满堂大骇,二公主勃然大怒,擦了把脸就想冲上去,那恐怖的架势像是要将慕容斐撕烂。就在这狂风暴雨之时,一袭素衣霍然出列,一下跪在了二公主面前:“公主息怒,若打死了驸马,后果不堪设想。”正是脸色苍白的卿平。她此话一出,永乾宫鸦雀无声,吊在半空中的慕容斐也怔了怔,眸光复杂地看向她。倒是二公主,认出了这是平时为她梳妆的小宫女,不怒反笑:“你是晴仪的女儿?你说说,能有什么后果?”卿平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望向二公主饶有兴致的模样,犹犹豫豫地说:“公主殿下会……沦为新寡。”话音刚落,宫人们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二公主却歪着头,想了半天后,哈哈大笑。她素来喜怒无常,也不知卿平哪点让她欢喜了,许是从来没有宫人敢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她颇觉新鲜,竟然扔了长鞭,拍拍手,似累了样向里走去。“你进来为本宫更衣梳妆,要梳最漂亮的流云髻。风声飒飒,夜阑人静。

遇上慕容斐时,少年正被高高地吊在宫门前,满脸愤恨,眸欲滴血。

他是邻国东穆的小王子,被送到息良来与二公主“和亲”,表面上是当驸马,实际上只是一个被皇室遗弃的可怜质子。

彼时卿平接任母亲的妆师一职,刚刚入宫,侍奉在二公主左右。

母亲对她多有叮嘱,息良上下也无人不知这位二公主的“特殊”——从母胎带出来的心智不足,堪比几个成年男子的力气和食量,肥硕而丑陋的容貌,蛮横暴躁的脾气,嗜血残忍的爱好……

用慕容斐的话来说,久是“又傻又凶的臭肥婆!”

这样的女人,若不是贵为公主,恐怕一生都不会有人敢娶。

慕容斐被送来时才刚满十四,比二公主小了整整七岁。

息良国君正好愁着女儿的婚事,东穆作为臣服的小国,投其所好,给息良连夜送来了一个现的驸马,俊秀美貌的皇族少年,堪堪抵了十座本要献出的城池。

皆大欢喜种,唯慕容斐握紧双拳,如遭奇耻大辱,血红了眼。

婚事这便定了下来,只等慕容斐过完十五岁生辰,就正式迎娶二公主。

而在这之前,她被安顿在了二公主的永乾宫,陪伴王女,不,确切地说,是供二公主玩乐解闷。

卿平不止一次看见慕容斐被吊起了,倔强的少年怎么也不肯配合二公主的“游戏”,每每死不低头,被暴戾的二公主施以各种惩罚。

这一次,二公主更是拿出了自己心爱的长鞭,一鞭鞭狠狠地抽下去,肥胖的脸颊一颤一颤,挂着兴奋快意的笑。

“说,你还顶不顶撞我了?给不给我当马骑?”鞭风如雨中,永乾宫个个心惊胆战,静若寒蝉。

慕容斐被她抽得遍体鳞伤,献血飞溅中却始终抿紧双唇,瞪着二公主不发一言。

卿平看在眼中,呼吸急促,几次三番都想迈出脚,耳边却响起母亲的声音:“进了宫只管做好自己的份内事,闲事莫理,卿平,清贫,母亲宁愿你清贫一世,默默无闻,也要平平安安。

勉力平复下翻滚的情绪,卿平咬紧唇,再不忍看少年。

那样的年纪韶华,总让她想起早逝的阿弟。阿弟是饿死在她怀中的。她那是无能为力,绝望得几乎崩溃,如今又只能眼睁睁看着,拼命压下那汹涌漫上的愧疚。

好不容易二公主打累了,骂骂咧咧地抡着胳膊休息,满宫人都舒了口气时,慕容斐却忽然一口血水吐去,不偏不倚地吐了二公主一脸。

少年扬眉一笑,露出血森森的牙齿,对着那个肥硕的身影比出挑衅般的唇形:“死……肥婆……”

满堂大骇,二公主勃然大怒,擦了把脸就想冲上去,那恐怖的架势像是要将慕容斐撕烂。

就在这狂风暴雨之时,一袭素衣霍然出列,一下跪在了二公主面前:“公主息怒,若打死了驸马,后果不堪设想。”

正是脸色苍白的卿平。

她此话一出,永乾宫鸦雀无声,吊在半空中的慕容斐也怔了怔,眸光复杂地看向她。

倒是二公主,认出了这是平时为她梳妆的小宫女,不怒反笑:“你是晴仪的女儿?你说说,能有什么后果?”

卿平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望向二公主饶有兴致的模样,犹犹豫豫地说:“公主殿下会……沦为新寡。”

话音刚落,宫人们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

二公主却歪着头,想了半天后,哈哈大笑。

她素来喜怒无常,也不知卿平哪点让她欢喜了,许是从来没有宫人敢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她颇觉新鲜,竟然扔了长鞭,拍拍手,似累了样向里走去。“你进来为本宫更衣梳妆,要梳最漂亮的流云髻。

风声飒飒,夜阑人静。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