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傅家这便是他报复她的方式吧-言情小说阅读

这便是他报复她的方式吧

这便是他报复她的方式吧

作者:锦儿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4-23 07:51:4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跟我回家 第2章 开木仓吧 第3章 履行义务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这便是他报复她的方式吧》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苏黎傅云笙如烟小说这便是他报复她的方式吧阅读。这便是他报复她的方式吧该小说讲述了:“啊——!”如烟吓得惊叫。柳泉忙拉住苏黎:“你别这样,这种人不值得你动手。”几个粗使婆子十分会看眼色,顿时对如烟拳打脚踢,发了狠地打。
节选

傅云笙突然有些慌了,出声制止道:“苏黎,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开木仓!”她脸色不改,置若未闻,一步一步朝他们走近。傅云笙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怒吼:“该死的,我让你站住!”苏黎依旧手握扁担,缓步前行。傅云笙的手紧了紧,心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却依旧给木仓上了膛,做最后的抗争:“苏黎,你当真不怕死吗?”所有人的心都在提着嗓子眼,苏黎却面容无惧,任由着傅云笙的木仓口抵住她的胸口。她兀自勾起嘴角,声音决绝:“傅云笙,除非今天我死在这,不然,这个女人休想进傅家的门!”语罢,她一手举起扁担,还没打下去,傅云笙就扣下了扳机。“嘭——!”子弹打入血肉的声音。苏黎垂眸,子弹直接打到她的旧患上,木仓口依旧冒着白烟。这个男人用同一只手,开木仓打了她两次,都打在同一个部位上!剧痛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状况,苏黎抬眸问他:“傅云笙,你当真如此恨我?”“对,我恨你!我恨不得你立即去死!”听到回答,苏黎就连肩甲的痛都感觉不到了。她兀自勾起嘴角,惨笑出声:“呵,呵呵……呵呵呵……”苏黎一边笑,一边掉眼泪的样子,看得人莫名心慌。傅云笙只觉心口一窒,莫名地难受。……三日后,整个傅家大宅张灯结彩。唯独苏黎的南苑冷冷清清的。此刻,苏黎躺在床上,肩甲处新伤加旧患让她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不是她认输了,而是,傅老爷子恳求她网开一面,别让傅家的骨血流落在外。苏黎不能不看傅老爷子的情份,因为她的命是傅老爷给的。她十三岁双亲过世后,被傅老爷带回傅家当童养媳,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二十三岁嫁给比她小三岁的傅云笙,再到成为少夫人的这三年有余,傅老爷子从未亏待过她半分。当她看着傅老爷子,撑着拐杖来到自己的床边,一边咳嗽一边恳求她:“小黎,我这一辈子做的最大的错事,大约就是让你嫁给傅云笙,我的错,我认!但能不能看在这么多年,我从未求过你的份上,网开一面,让那个女人生下孩子?我这把老骨头时间不多了,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一眼傅家的骨血,走得也安心一点。”话已至此,苏黎就算天大的不甘愿,也不得不妥协。小青蹲在床边,替她上药,看见丑陋又巨大的伤口,不忍心道:“这伤口本就没长好,如今又打了一木仓,创口大了一倍都不止,柳泉大夫都说了要是创口再大一些,这手就彻底废了!”苏黎双目无神,望着屋顶不出声。小青知道苏黎难受,想着跟她说说话,骂一骂傅云笙也是好受一些:“少爷真是太过分了,竟然对夫人下这么重的手!那个贱女人哪点比得上夫人,长得又丑又黑的,还是个千人枕万人骑的,那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傅家的种都还不知道呢,竟然要以平妻的身份迎她进门,有够臭不要脸的!”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声响,小青循声望去,看见穿着大红褂子的如烟双手捧着茶杯,站在门边。

傅云笙突然有些慌了,出声制止道:“苏黎,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开木仓!”

她脸色不改,置若未闻,一步一步朝他们走近。

傅云笙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怒吼:“该死的,我让你站住!”

苏黎依旧手握扁担,缓步前行。

傅云笙的手紧了紧,心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却依旧给木仓上了膛,做最后的抗争:“苏黎,你当真不怕死吗?”

所有人的心都在提着嗓子眼,苏黎却面容无惧,任由着傅云笙的木仓口抵住她的胸口。

她兀自勾起嘴角,声音决绝:“傅云笙,除非今天我死在这,不然,这个女人休想进傅家的门!”

语罢,她一手举起扁担,还没打下去,傅云笙就扣下了扳机。

“嘭——!”子弹打入血肉的声音。

苏黎垂眸,子弹直接打到她的旧患上,木仓口依旧冒着白烟。

这个男人用同一只手,开木仓打了她两次,都打在同一个部位上!

剧痛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状况,苏黎抬眸问他:“傅云笙,你当真如此恨我?”

“对,我恨你!我恨不得你立即去死!”

听到回答,苏黎就连肩甲的痛都感觉不到了。

她兀自勾起嘴角,惨笑出声:“呵,呵呵……呵呵呵……”

苏黎一边笑,一边掉眼泪的样子,看得人莫名心慌。

傅云笙只觉心口一窒,莫名地难受。

……

三日后,整个傅家大宅张灯结彩。

唯独苏黎的南苑冷冷清清的。

此刻,苏黎躺在床上,肩甲处新伤加旧患让她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是她认输了,而是,傅老爷子恳求她网开一面,别让傅家的骨血流落在外。

苏黎不能不看傅老爷子的情份,因为她的命是傅老爷给的。

她十三岁双亲过世后,被傅老爷带回傅家当童养媳,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二十三岁嫁给比她小三岁的傅云笙,再到成为少夫人的这三年有余,傅老爷子从未亏待过她半分。

当她看着傅老爷子,撑着拐杖来到自己的床边,一边咳嗽一边恳求她:“小黎,我这一辈子做的最大的错事,大约就是让你嫁给傅云笙,我的错,我认!但能不能看在这么多年,我从未求过你的份上,网开一面,让那个女人生下孩子?我这把老骨头时间不多了,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一眼傅家的骨血,走得也安心一点。”

话已至此,苏黎就算天大的不甘愿,也不得不妥协。

小青蹲在床边,替她上药,看见丑陋又巨大的伤口,不忍心道:“这伤口本就没长好,如今又打了一木仓,创口大了一倍都不止,柳泉大夫都说了要是创口再大一些,这手就彻底废了!”

苏黎双目无神,望着屋顶不出声。

小青知道苏黎难受,想着跟她说说话,骂一骂傅云笙也是好受一些:“少爷真是太过分了,竟然对夫人下这么重的手!那个贱女人哪点比得上夫人,长得又丑又黑的,还是个千人枕万人骑的,那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傅家的种都还不知道呢,竟然要以平妻的身份迎她进门,有够臭不要脸的!”

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声响,小青循声望去,看见穿着大红褂子的如烟双手捧着茶杯,站在门边。

最新书籍
更多